摩拜和哈罗已卖身,ofo小黄车遵义开闭门会:坚决反围剿!

有传闻称,近日,ofo小黄车选择在遵义召开闭门会议,透露出全面独立发展、号召全员打响反围剿战役、降成本做盈利等诸多火爆信息。

共享单车市场经过三年的发展,头部仅剩下三家企业:ofo小黄车、摩拜单车和哈罗单车。而摩拜单车卖给了美团,成为帮助美团导流、提升估值的工具。哈罗单车作为后来者,全面委身于阿里巴巴,成为提高支付宝用户活跃度,芝麻信用使用率的工具。

只有ofo小黄车放弃与摩拜的合并、拒绝滴滴的全资收购,选择一条不当别人工具的路线,独立自主的去发展。自2018年5月之后,这种格局就变得非常明显。

外界对共享单车企业的担忧主要是:共享单车企业能否依靠自己赚钱,而不是依靠投资人输血。如果自己没有造血能力,就不具备独立生存和发展的条件。

这是新生事物,能否赚钱?并没有人验证过可行性。摩拜单车、哈罗单车已经放弃验证,接下来验证的任务就只能由ofo小黄车来完成。

这对于ofo小黄车来说是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脱离投资人输血,以后要依靠自己造血。而遵义会议也是中国红军、中国革命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在遵义开会的意义非凡,ofo应该是想让全体员工清楚公司的现状、机遇、困难和未来,并同心协力,众志成城的去完成目标。

80后创始人当白富美,90后创始人坚持理想

从传闻资料看,在遵义的会上,ofo小黄车联合创始人薛鼎说:“ofo从无到有,到成长为全球最大的出行平台,经历过很多事情,这是我们对理想坚持的结果,也是坚持正确的价值所必须经历的过程。”“我们为了坚持独立发展,放弃很多东西,很多人不理解,甚至很多人成为敌人……”

这些年,很多创业公司的目标很简单——找爸爸。从创业开始的所有工作,都是围绕着被阿里巴巴、腾讯等巨头投资、收购。

“找到爸爸”之后,就可以不用再努力了,就财务自由了。摩拜单车认美团做“爸爸”之后,一些80后创始人就把其他同龄人彻底抛弃了,据说一转身就从穷记者变成了亿万富豪,变成了“白富美”。此前,口口声声的“失败了就做慈善”,不过是假装圣母的Cosplay。

而ofo小黄车的五位90后联合创始人却为了独立发展放弃滴滴的更多投资,放弃与摩拜合并后委身美团,接着又放弃阿里巴巴的控制。如果这三次套现发财的机遇摆在你的面前,你会怎样选择?这对于绝大多数创业者来说,简直是天上掉下来大馅饼,一种被幸福砸晕的感觉。

卖掉ofo小黄车,拿着套现的财富去做投资,当教父,炒一炒区块链,吹一吹牛,打一打高尔夫,不满30岁就变成了钻石王老五,人生赢家。这难道不比天天苦逼加班,绞尽脑汁想用户体验、运营方法、盈利模式,搞得28岁累的看起来就像是48岁更让人惬意么?

可惜,北京大学的这五位90后高材生却选择了后者,为最初创业的理想而走独立发展的道路。这让我这位奔四的80后感觉肃然起敬。

我们这个社会,这个国家,需要一群这样有激情,愿意奉献的年轻人,而不是一群为了套取巨头融资的“投机分子”“吸血鬼”。这不会推动社会的进步,也不是创业的好榜样。只为被收购的创业,也创不出什么真名堂来。

勇于尝试,敢于创新 

现在国家鼓励“万众创新,大众创业”,希望通过激发创业的热情,推动经济发展。同时,也鼓励社会容忍失败,并非成王败寇。

特斯拉的创始人马斯克被认为是疯子,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在质疑声中越挫越勇。Facebook的扎克伯格,也是一路坎坷,一路艰辛,成就了全球最大的社交帝国。

我想这也应该成为广大媒体、社会民众对创业者共同的衡量标准。也只有这样的创业环境和舆论环境,才能诞生真正的创新。

90后创始人薛鼎说,ofo小黄车创办之初,穷到账户里只剩下400元钱,当他想要与创始人摊牌、散伙的时候。大家坚定的选择“继续干”,这成就了ofo小黄车如今的格局。创业需要资金,钱很重要,也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人,是在座的各位ofo小伙伴。

这很有道理,比如,腾讯的马化腾在创业初期,也曾四处找钱,想把QQ卖给别人,但最终几位创始人还是坚持了下来。而现在呢?谁还买得起这只勇猛无敌的企鹅?

共享单车提供了从地铁、公交到家的最后一公里,是三公里短途出行的刚需,是绿色出行的重要方式之一。无论对用户,对社会,都有着无可辩驳的价值。巨头们愿意投资、收购共享单车企业,更充分说明它在支付入口、网络信用、流量获取方面的商业价值。

有价值的东西,为何要扔掉?盈利模式,可以去寻找,很多时候模式也是被逼出来的。这也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的道理。从泄露的会议现场照片看,ofo把自己比喻成蜂巢,其中用户是业务核心、单车是业务载体、运营作为效率来源、成本是业务流转基础、信用作为持久发展的保障、交易是盈利手段。

前几天,有媒体报道,ofo小黄车拥有2000万辆,仅用2个月的运营,就实现了营收破亿元。其实简单想一想,2000万辆车,每辆车能收益5元钱,就有1个亿的总营收。每天上千万次的骑行,这背后有庞大的流量,可以做的盈利模式还是很多的,关键是多多探索、试验。比如,用户骑着小黄车去麦当劳,立即给你发送麦当劳的优惠券,让ofo小黄车变成为商家导流的入口。

再比如,整个城市的小黄车集体升级某家公司的广告,让ofo车体成为城市的feed流,再配合二维码工具,完成线上线下融合交易。

盈利模式需要大胆创新,不断地去探索,我相信一定能找到合适的模式。

写在最后:

目前,共享单车的使用习惯已经不再需要通过补贴、免费的措施去培养。这种粗暴的免费玩法,只是两大互联网生态阵营之间的决斗。这场决斗,唯一的赢家是巨头,不是社会,不是用户。

网约车、网络订餐等行业血淋淋的事实都证明了这一点。共享单车现在需要的是利用技术、运营的手段解决乱停放、信用缺失、车辆损毁等问题,而不是利用价格战抢地盘,继续搞不正当竞争。

而委身于巨头的共享单车企业,就像是“不识五谷,不分六畜”的富二代。有钱花,有钱造,谁去思考如何服务用户,如何规范行业,如何靠自己生存?

当巨头的目的实现,没有自我生存能力的共享单车企业只能成为“弃子”,被所有人丢弃在创业的垃圾堆里,永远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