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绒安全:新的商业模式 可能是新的机会

能够保证企业可持续性的发展,往往离不开两个概念:“产生价值”和“带来利益”,这两者在众多企业管理者看来,并不是新鲜的名词。20年前恶意程序肆在互联网无忌惮的散播着,为金山、瑞星等杀毒软带来了价值与利益。

不过用户却不愿买单,订阅模式一度陷入僵局,直至2008年360打破了安全软件收费模式之后,获得了庞大用户群体的支撑,且顺利抢占了数以亿计的软件安全市场。除此,360还开辟了另一条商业模式,并呈现了相应的软件载体,即集杀木马、实时防护、修补漏洞等技术为一体的安全管家,为个人用户解决了终端的各种问题。不过因为商业合作,也带来了占用内存、篡改主页、软件捆绑等方式,使用户受尽困扰,因此被网友称之“全家桶”。

安全管家培养了一批用户,但对于部分个人用户来说并不能接受。因此有的企业卖了口碑赚了利益,有的企业却坚持着自己纯粹的想法——做技术。

2017年元旦,火绒对腾讯官方程序进行报毒、自动拦截等处理,而它属于后者。

各行其道的安全软件

曾有统计数据显示,高达60%的PC软件都会在安装过程中动手脚,最普遍的就是捆绑安装其他软件,有时甚至捆绑4、5款之多。

能够看到安全管家实际上表现在“送”,可核心价值是“控制”——对资源的控制、对客户的控制,从而实现自动性、长期性、排他性收入目的。然而对个人用户的控制,并不能否定其所带来的正面效果,其中360就凭借出色的表现而达到了一定的杀毒水准,所以也是诸多用户既爱又恨的产品。

相对安全管家,火绒安全2018年关停了流量业务,走了与360卫士等软件不同的道路,单纯的保护用户终端信息不被劫持。同时火绒安全没有植入广告、软件等内容,其大小仅20多MB,病毒库更精简为3MB。此外作为核心技术,火绒杀毒引擎OEM,则被火绒创业合伙人马刚称为“护城河”,并得到了一批安全软件厂商的青睐采用。

如今市面普及的安全软件,走了两个不同的路,一个是凭借着多方的控制,面向资金主。一个是仅凭单纯目的,面向个人用户。而后者还一度被投资者质疑,不做任何的流量概念要如何推进市场?不过在2017年10月,火绒安全得到了市场的肯定——拿到了安全厂商天融信的一千五百万融资。马刚表示:要拿很好的业绩来给投资人证明,做纯粹的安全软件是有价值的。

如何来走下一步?

管理学大师德鲁克说过:“当今企业的竞争,不是产品和服务的竞争,而是商业模式的竞争。”

马刚在曾经的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们自己算过,如果我们无所不用其极,弹窗、劫持用户首页、更换用户浏览器、捆绑安装软件,一年可以轻松赚到两千万,但瓶颈来得很快。

抛下流量的火绒,仅凭杀毒引擎的出售,并非长久之计,“只是勉强维持我们的生存”。不过对于“断生”的火绒团队来说,其实早在2017年9月就拿到了企业安全软件销售许可证,并且于2018年5月份正式发布1.0。企业级软件采用了收费模式,可以免费试用三个月,“在得到了充分的调试和试用之后,再决定是否购买。”

虽然To B和To C市场需求不同,一方是以局域网内杀毒为主,一方是以预防流氓软件为主,但底层技术不变,两方互有交集,所以只是需求不同。当然,其本质的不同还是所针对的操作用户的不同。“一个是通过网管控制中心控制企业电脑,或者指挥个人操作,但是C端是个人用户来控制。”

需求层所带来的用户变化,是每个时代中的技术所应有的一种体现。从卡巴斯基、赛门铁克的产品变化中,就能够清楚的看到其所带来的价值变化。然而商业模式的不同,所产生的效应大不相同,从360的国内版本和国外版本中,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两者的差距,国内版本更适应中国特有的商业模式,其所呈现的不同版本更贴合个人用户以及市场流量的需求。而能够从独有的商业环境中,依然坚持着自己的价值观念,也难能可贵。

也许火绒安全的行为方式,并不能适应当今的安全软件行业,可是它却走出了安全行业固有的行为模式。至于未来如何发展,其实早在马刚的那次采访中,就有所表示:“尝试新的商业模式,对火绒来说或许有更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