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城:成为一家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公司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从老子《道德经》里的这句话,诞生了一个词,叫做“赤子”。用以比喻那些对于某些事情有所坚持的人,就好像初生的婴儿一样,纯粹、执着,且拥有无限的动力和可能。

赤子城的由来

2009年9月1日是“赤子城”创立的日子。这一年也是刘春河在北京邮电大学模式识别实验室攻读研究生学位的第二年。

“我一直想要做些不一样的事儿,当时考虑问题的逻辑是:要创立一个公司,就要先创立一个组织,而成立一个组织最关键的,就是要汇集一些志同道合的‘江湖好汉’ 。”于是有了“赤子城”这样一个既学生气,又有些中国传统哲学味道的组织名字。

“虽然当时我们还没有注册公司,只能说是一个组织,但是我们希望可以创立一家伟大的公司,并且能够向用户传递美好而善良的价值。”刘春河强调,他创立赤子城,最大的希望是能够始终如一地坚持这样一种与商业本身无关的企业价值观。

跟大多数那个时代的学生创业者一样,创业之初的“赤子城”并没有想好自己的主要业务是什么,直到技术出身的刘春河敏感地察觉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当时的人才培养方向与未来市场对人才需求之间,存在巨大的缺口。抓住未来市场的机会,赤子城将“移动互联网编程培训”作为公司的主营业务。

“后来复盘公司的这段经历,我们认为这个阶段实际上为赤子城组织的形成、企业价值观的形成、核心力量的形成、战略战术逻辑的形成,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刘春河当时也没有将培训本身作为一种生意,在他的观念当中,做培训不仅仅是编程技能本身的教学,更多的是对学生心智、价值观的培养。因此他非常希望能够用自己的“赤子精神”去影响这些比他年轻的学生。“现在公司大部分管理人员和业务骨干,都是我那个时候的学生。”

在培训业务逐渐稳定以后,刘春河开始在学生当中选择有共同价值观的加入“赤子城”,并且在公司内部建立了孵化机制:探索以不同的方式进入“移动互联网”这个朝阳行业。

“我们这种从0开始创业的人,可以说一直徘徊在生死边缘,我们探索了很多方向,失败过很多次:我们做过培训、外包……技术圈所有的事儿我们几乎都做过,甚至做过电商。所以我们总结了很多失败的经验。”

破局者SoloLauncher

在许多次失败的尝试后,刘春河在2012年底认准了一个方向,他选择了做Solo Launcher。这对于赤子城来说,是一个分水岭。

Launcher实际上就是基于安卓系统的桌面启动器,是安卓系统中的主要程序组件之一。用更容易理解的话解释:Launcher实际上就是帮助使用安卓系统的用户,定义所有与UI相关的设置,如手机屏幕背景、图标排列方式、铃声…… 从而实现用户个性化使用要求。

既然选择了Solo Launcher作为主要业务方向,那么刘春河就要回答两个问题:产品如何做到差异化?用户市场在哪里?

“工具必死。但是在当时的市场上,众多的安卓Launcher产品还都是以工具的形式存在,仅仅是为用户提供工具级别的功能,并不能做到千人千面的应用。”

赤子城的Solo Launcher,虽然表面上是安装在安卓手机上的操作系统,但是其本质是一个AI推荐引擎,其可以通过不断的自我学习,可以根据用户的使用习惯和爱好,为用户推荐不同的功能和应用。

“这是一件挺美妙的事情。”刘春河认为。

事实上在2013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已经高歌猛进地经历了第一个阶段的市场洗礼,正呈现出一种井喷式的发展趋势。在中国市场上,以开发安卓Launcher产品为主的企业并不在少数,作为后来者,仅凭产品本身脱颖而出的机会依然不大,赤子城显然需要一些出其不意的战略和战术,才有可能杀出重围。

任何产业的发展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从小到大,从散乱到集中,最后总是会形成几个头部的公司,来主导整个行业。

预见到未来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行业将是一个由行业巨头主导的红海市场,以及当时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全球领先优势,刘春河将目标市场定位在海外市场:“产业的发展是有外溢效应的:只要你强大了,你就会影响周边。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过程中的技术、模式和创新理念,完全可以用以去改变周围的市场。这是一个技术和商业结合的规律。”无论是产品形态还是市场策略,后来都证明刘春河做了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2013年初,Solo Launcher仅用18天就开发完成并上线,并从此开启了赤子城的加速旅程。

作为移动互联网的基础入口,Solo Launcher在海外市场一经推出,就迅速获得全球用户的积极反馈。累积下载量突破一亿,截止到现在,赤子城旗下的SoloX产品矩阵已拥有超过6亿的全球用户,覆盖全球200个以上的国家和地区。

因为中国公司在那个阶段选择出海的并不多,所以赤子城并没有太多的同行经验可以借鉴,但是由于身处在移动互联网行业最活跃、最发达的中国市场,赤子城到海外市场开拓商机有一种坐上“时光机器”的感觉:海外市场的移动互联网产业状态,基本都落后中国市场3-5年甚至更久。“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种‘降维打击’,依靠的就是先进与落后的时间差。”

赤子城也因此获得了资本市场的关注,从2014年6月至2016年5月间,共获得5轮累积金额数亿元的融资。

“中国公司出海,最关键的问题是做好本地化。这不难理解,目前在中国市场存在的国外公司,也往往是本地化程度非常高,对中国市场用户非常熟悉的IT厂商,无论是微软还是IBM;相反,那些过分强调自己特色,不重视本地用户需求、法律法规的公司,都会非常快地被淘汰。”刘春河说,他的目标是把赤子城做成一个“全球化的中国公司”。

布局“一核四用”

并入快车道的赤子城,在接下来的过程中,不断进行产品和业务体系的优化和调整。并逐渐形成了“一核四用”的战略体系:以SoloAware人工智能引擎为产品的技术核心,分解成内容推荐算法、智能投放算法、智能创作算法和智能视觉算法,分别映射到对应的四大应用场景内:产品矩阵SoloX、广告服务平台SoloMath、内容电商平台SoloBuy以及刚刚推出的智能视觉平台SoloEye。

SoloX产品矩阵中,包含个性化、安全、杀毒、音乐、健身、美容、摄影、休闲游戏等类型的应用,这使得SoloAware拥有了足够的数据给养。

SoloMath覆盖全球的10亿多设备,每天承载50亿次的广告请求,让SoloAware在流量、算法方面持续迭代。

大量的数据和反复打磨的算法让SoloAware变得更加智能,与此同时SoloAware也不断地对SoloX和SoloMath进行反哺。SoloAware为SoloX产品矩阵提供了越发精准的个性化推荐,构建了成熟的千人千面内容推荐体系。SoloMath 在SoloAware的加持下,可以更精准地洞察用户的基本特征和行为模式,细化出上千个用户标签,从而完成个性化触达。

由于算法和数据的加持,SoloAware对于用户的兴趣爱好、需求习惯有了更深的了解。结合内容电商的大风口,赤子城通过与国内合作伙伴的共同努力,SoloAware智能引擎孵化出针对内容电商这一场景的产品SoloBuy。

SoloBuy通过海量数据整合及多维度数据分析,指导内容的生产与优化,从而不断提高用户进店率、购买率及使用粘性等。

SoloEye则是赤子城突破原有产品边界的智能视觉感知平台。SoloEye在识别方面,开发了“红外/可见”智能识别模块,集成高精度热成像传感器和4K可见光传感器,可同时录制、传输热成像与可见光影像,能够与多种主流无人机平台无缝结合,提供便捷直观的操控,在严苛环境下也能够稳定工作。

算法方面,SoloEye的AI识别算法,具有灵活的可编程性,可对目标进行实时检测、识别和跟踪,也可将GPU训练的算法迁移植入,实现边缘计算。目前SoloEye视觉感知平台可用于无人机巡检和农业生产之中。

写在最后

跟很多互联网公司一样,在赤子城的员工都有自己的“花名”,刘春河的花名是仓颉,一个发明了汉字的人。在他的办公室,有一套非常完整的功夫茶具,但实际上,赤子城员工基本都是90后,而且刘春河本人也不超过35岁。创业不易,以创新的方式获得认可,更需要勇气和智慧,同时,也需要更多的坚持。或许,这就是赤子城和刘春河能取得这些成绩的主要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