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控制从超能力到黑科技,有机遇也有风险

人脑会强大到什么程度?漫威英雄的超能力自不必说,《来自星星的你》中都教授也擅长意念控制,《阿凡达》男主能够控制功能强大的义体,走下银幕变身黑科技的意念控制更是造福人类,可以帮助病人翻书,可以操作iPad,可以让无人机起飞,可以控制智能家居。特斯拉的老板Elon Musk就有一家名为Neuralink的公司,专门研究脑脑机交互,脸谱的小扎也有实验小组在解决意念高速打字,黑科技似乎正将人脑变得无所不能。

严谨的说,意念控制并不是一个科学的提法,正确的表述应该是脑电波控制或者脑机交互,也就是把人类的脑电波变成机器能够识别的特殊信号,然后完成各种操作,它既不是骗人的超能力,也不是纯粹的科幻,而是已经进入实用阶段的新技术。

但在热闹的探索热潮中也有不少争议。比如现实中到底能干什么,贵不贵,是否实用等等。理论上说,脑电波控制可以做任何事,但究竟做什么,取决于人类的意愿,对于残障或其他有特殊需求的人士,这项技术不啻为福音,但变成大众化的福利,最核心的需求当然是懒,无非是去做我们能做但不愿做的事情。

这又牵连出另一个问题,这个技术贵不贵。

至少现在能够用到的功能并不贵,比如长春理工大学几名学生研制的“人体意念控制书籍自动翻页系统”,只花了7天时间,就是通过TGAM脑电波模块提取脑电信号,采集端将电信号转化成数字信号,再通过蓝牙模块与STM32单片机通信,检测人是否眨眼,一旦捕捉到眨眼信号,系统就认为已经完成阅读,立即发送命令以启动自动翻书装置。

这个TGAM脑电波模块在某宝145元包邮,再加上相应的机械装置等等,价格完全可以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所以这并不是象牙塔里的高大上,而是亲民的黑科技。

这个技术的普世化有两个瓶颈:一是人脑非常复杂,目前的脑电波技术还无法完全提取思维变成数字信号。只能进行简单而基础的脑机交互,所以适配场景有限。

二是对控制者有较高要求,也就是需要进行一些必要的思维强化训练,去适应意念操作的方式。举个例子,你想关闭灯光,并不是在心理默念一下关灯就行了,你需要静摄心神,调整思绪,达到一定的专注程度,才能完成指令的下达。

也就是说,意念控制的高阶应用有一定的用户门槛。

人类脑波有4个阶段,

3赫兹以下是深度睡眠状态,4-7赫兹是初级睡眠,14-30赫兹是紧张敏感状态,但专注力下降,8-13赫兹是最放松时刻,工作和学习的效果最好,目前的应用主要是开发这一层次的脑波控制潜力,最合适的还是医疗和健康方向。

如果全面普及很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社会问题,首先是对人类心智的影响。

科幻电影《未来战警》就描述过受到意念控制的仿生代理机器人,代替主人进行生活、工作和社交,现实社会变成了一场巨大的虚拟游戏,真正的人类反而宅在家中。

影片的最后一幕,失去控制的帅哥美女代理机器人齐刷刷倒在街头,蓬头垢面、不修边幅的真实人类这才怯生生的返回现实世界,简直是最好的反讽。

有控制就有反控制,人脑可以操作机器,具有AI能力的机器会不会反过来控制人类。

人脑有1000亿个神经元、10000亿个“配套”神经胶质细胞,分别控制着思考、情绪、记忆等高级功能,脑机互动会带来什么风险,都没有明确的界定。

很久之前,好莱坞惊悚电影《入侵脑细胞》就有利用技术手段进入连环杀手大脑寻找破案线索的桥段,说明脑机交互确实存在被人为入侵甚至被黑的可能。

未来的人脑通过连接着千万种神经元的无线植入器成为一个超级终端,与外部世界进行联机交互,不需要任何学习成本获得足够的知识储备,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差异有可能被迅速抹平,这是否超出了普通人所能理解的范畴?

目前全球尚没有国际认可的脑机交互管理规范,只是一些不具备强制力的原则,比如禁止联网传输脑机交互数据、禁止远程操控等等,远远跟不上技术进步,未来能否预防潜在风险,避免成为黑客泛滥的真空地带,都在考验人类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