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耀辉:让Adobe在中国“生根”

在外人看来,黄耀辉掌舵Adobe中国遇到了好的时机,一边是个人创造和消费内容增长的趋势显著,一边是企业对数字化的迫切需求。其实,Adobe能在中国扎根,最不能忽视的是黄耀辉的领导力魅力以及他对中国市场的坚持。

喜爱音乐的黄耀辉曾把一次Adobe的B2B产品营销活动办成了一场音乐剧。而他本人更是声称“如果不是在Adobe工作,我或许会是一个星探,发掘一个伟大的摇滚乐队。”如今,他在Adobe做着类似的事情:发掘一群甘心将优质数字体验带入中国的“死忠”。

黄耀辉的个人魅力还体现在“执着”,他信奉爱尔兰的剧作家塞缪尔·贝克特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要勇敢地去尝试,失败了也不要紧,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增长自己的智慧,一样的错误相信你不会再犯第二次”。经过了4年的努力,终于在2016年11月,黄耀辉将Adobe Creative Cloud (Adobe CC)引入中国大陆市场,并且首次向大陆客户推出一种全新的订购模式和定制化的云交付模式。事实上,这对于Adobe中国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它开启了Adobe面向客户数字化转型的业务。

从创作美轮美奂的视觉图片、流畅交互的视频和应用,到管理跨国企业的全球性市场活动,黄耀辉领导的Adobe中国团队正在为每个人提供设计以及数字体验所需的一切,他正在让Adobe扎根中国,并希望Adobe能够通过数字体验来改变世界。

Adobe的“星探”

“选音乐人才需要很专业的技能,要听懂他的音乐;而公司选人,重要的是看他有没有热情,是否愿意学习和付出。”这是黄耀辉识人的一个窍门。在他看来,Adobe需要一群有热情,能勇敢去尝试的人。

关于团队的建设,黄耀辉积累了很丰富的经验。比如,他强调团队一定要多元化,也就是团队的人员背景最好有差异,这样大家才会产生不同的想法,进而碰撞一些新的创新的点子。在黄耀辉的团队里,多样化是个“硬指标”,包括性别比例、年龄构成、大家的行业背景。“我会尽可能让团队有个多元化的背景”,黄耀辉表示,大家有不同的思维和思考方式,能够更好的交流,能帮助团队成长。

无论是选人,还是构建团队,都是为了推动创新。黄耀辉允许团队成员犯错,鼓励他们一直尝试,并去接纳失败,然后从失败中汲取经验和教训,这是实现创新的关键。

“我喜欢看网球,很多人喜欢网球的人都知道在大满贯男子单打斩获20次冠军的罗杰·费德勒,不过,瑞士也有个名将叫瓦林卡,他和费德勒对战的时候总是输,但是他却能够屡败屡战,永远都不放弃,正是这种精神让他后来拿了三届冠军。”黄耀辉常常用这个故事鼓励员工,而对那些总是失败的员工,他也会想办法争取一些外部资源进行帮助。“能够勇敢的去尝试,并接纳别人的帮助或指导,这是我最看重的。”

执着的“拓荒者”

把总部的人带到中国,让他们感受中国的变化,这是黄耀辉过去几年经常做的事情。“我要让他们近距离地了解中国市场的机遇和快速发展的活力。”黄耀辉表示。

中国市场的特殊性或许让Adobe总部对它的认知带来了不确定性,而黄耀辉一直都在做“修补”认知的工作,在他看来,总部应该及时了解中国市场的变化,尤其是那些即将成为Adobe业务增长的变化。

2012年,Adobe CC面市,这是Adobe推向个人和企业的新产品。但是,因为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巨大的差异,该产品很难在中国落地。为这件事最着急的是黄耀辉,“CC作为一个基于云平台的,采用订阅模式的新的平台,充满了很多不确定性,我们也不知道中国市场能不能接受这种模式。”黄耀辉一直都在寻找CC进入中国市场的理想时机。

“我们用了4年的时间,做市场调研、咨询合作伙伴,我们甚至还针对网上的一个社区专门做了一个调查,询问他们Adobe的产品能够接受的理想价格是多少。”黄耀辉表示,4年的过程中,Adobe中国团队设想了不同的价格设定。

但是,对黄耀辉来说这还远远不够,说服总部不仅需要有说服力的数据,更需要一些沟通的智慧。黄耀辉汇报给总部的数据证明了中国市场的潜力,比如,在非专业的创造方面中国现在是很有潜力的市场,在专业创造方面中国现在仅次于美国,是全球第二大市场。与此同时,黄耀辉也向总部传递了中国政府对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的积极态度。

为了让总部的更好地了解中国市场的特殊性,黄耀辉邀请总部的高层来中国,比如让他们感受中国强大的移动支付的普及。“我带他们的第一项体验就是不带钱包,只用一部手机在北京吃喝玩乐。”黄耀辉表示,体验之后他们重新认知了这个市场的活力和发展潜力,到现在他们也都用微信在沟通。

正是黄耀辉的执着,总部决定支持在中国市场推出CC。“支持主要体现在产品管理方面,因为除了产品本身以外,长期还要看本地市场究竟有哪些需求,需要在产品上增加一些什么功能。”在黄耀辉看来,这是一个长期的持久性的工作,要想真正做好产品和服务,就需要对市场不断的深入了解。

数字化体验的领导者

如今,企业都在面对数字化转型,Adobe也不列外。

“我们所有的消费者都在接触数字化、移动性,包括互联网,它会利用这些工具进行消费,检索信息、娱乐、还有传统一些银行的业务,包括网上订餐等,所以说消费者现在的注意力是很多竞争对手都想要分走的。如果你的体验做得不好,转瞬之间他就会转向其他的服务提供者。”黄耀辉看到了Adobe面临的挑战。

Adobe最近的一次是转型至云服务,与此同时,Adobe 的云解决方案由2016 年正式发布的Adobe Sensei 支持,通过Sensei 这样的框架和智能服务,利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能力来应对不断增加的体验需求和愈加复杂的体验挑战。

“公司能够实现成功转型的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在于它的体验。现在我们的体验一定要做得好,具有个性化,要高度一致。而且它的形式要非常优雅,能够无处不在,能够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准确地送达到正确的受众。”黄耀辉表示,好的体验包括图像匹配、理解文档含义和情感、精确瞄准关键受众等等,Adobe也在充分地改善数字化体验的设计与交付。

在黄耀辉看来,Adobe也是一个技术整合能力的平台,借助Adobe的云功能,无论是Photoshop还是Dreamweaver,或是Premiere Pro,首先内容是体验的第一步,然后是内容投放的背景。“现在我们有了Adobe Experience Cloud,它可以智能地收集和分析客户的情况,能够告诉你你的客户现在在寻找什么,这样能在最合适的时间把精确的内容和信息从头到尾地推送给你的客户。”黄耀辉解释道。

“有了一个良好的体验,下一步就要做精准的营销。我们可以精准的给感兴趣的人发送邮件,或做更精准的广告营销活动,并不断地向客户推送,直到最后他做出一个购买的决定,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闭环。”黄耀辉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