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AI公司“出海纪”

客观地说,相比于发达国家,中国的商业形成时间更晚,因此即便有工业产品以“made in china”的标签畅销全球市场,也仅仅是工业产品出海的成功案例,绝大多数的中国本土传统企业,依然将国内作为主要市场。然而在互联网时代,这种情况正在发生一种微妙的变化:有这样一批中国本土的互联网公司,他们将目标市场锁定在了海外。

跟很多互联网公司一样,赤子城的员工都有自己的“花名”,刘春河的花名是仓颉,一个发明了汉字的人。在他的办公室,有一套非常完整的功夫茶具,但实际上,赤子城员工基本都是90后,而且刘春河本人也是85后。

“我一直想要做些不一样的事儿,当时考虑问题的逻辑是,要创立一个公司,就要先创立一个组织,而成立一个组织最关键的,就是要汇集一些志同道合的‘江湖好汉’ 。”刘春河说,赤子城的名字源自老子的《道德经》。当初想到这样的名字,一方面当然是“书生意气”——彼时的刘春河本人,也还是一位在北京邮电大学模式识别实验室攻读研究生学位的研二学生——希望可以找到赤诚相见的伙伴;另一方面是野心,希望能够始终如一地坚持一种与商业本身无关的企业价值观。“虽然当时我们还没有注册公司,只能说是一个组织,但是我们希望可以创立一家伟大的公司,并且能够向用户传递美好而善良的价值。”刘春河说。

2009年9月1日创立了“赤子城”后,跟大多数那个时代的学生创业者一样,创业之初的“赤子城”并没有想好自己的主要业务是什么,直到技术出身的刘春河敏感地察觉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当时的人才培养方向与未来市场对人才需求之间,存在巨大的缺口。抓住未来市场的机会,赤子城将“移动互联网编程培训”作为公司的主营业务。

“后来复盘时我发现,这段经历实际上对赤子城组织的形成、企业价值观的形成、核心力量的形成、战略战术逻辑的形成,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培训的过程中,很多学员成为了赤子城的员工。“现在公司大部分管理人员和业务骨干,都是我那个时候的学生。”刘春河说。

在移动互联网的大趋势下,显然没有人希望一直替他人做嫁衣。于是在2012年底,赤子城在公司内部孵化的多个项目当中,选择了做Solo Launcher,从此正式踏足移动互联网行业。

Launcher实际上就是基于安卓系统的桌面启动器,是安卓系统中的主要程序组件之一。用更容易理解的话解释:Launcher实际上就是帮助使用安卓系统的用户,定义所有与UI相关的设置,如手机屏幕背景、图标排列方式、铃声…… 从而实现用户个性化使用要求。

“我们这种从0开始创业的人,可以说一直徘徊在生死边缘,我们探索了很多方向,失败过很多次。我们做过培训、外包……技术圈所有的事儿我们几乎都做过,甚至做过电商。所以我们总结了很多失败的经验。”既然选择了Solo Launcher作为主要业务方向,那么刘春河就要回答两个问题:产品如何做到差异化?用户市场在哪里?

“工具必死。但是在当时的市场上,众多的安卓Launcher产品还都是以工具的形式存在,仅仅是为用户提供工具级别的功能,并不能做到千人千面的应用。”刘春河将Solo Launcher定义成移动互联网的个人用户入口,因此赤子城的Solo Launcher,虽然表面上是安装在安卓手机上的操作系统,但是其本质是一个AI推荐引擎,其可以通过不断的自我学习,可以根据用户的使用习惯和爱好,为用户推荐不同的功能和应用。“这是一件挺美妙的事情。”刘春河认为。

而在市场选择上,赤子城面对中国市场移动互联网井喷式的发展趋势,意识到未来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行业必将是一个由行业巨头主导的红海市场。于是刘春河将目标市场定位在海外市场:“产业的发展是有外溢效应的,意思就是,只要你强大了,你就会影响到周边。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过程中的技术、模式和创新理念,完全可以用以去改变周围的市场。这是一个技术和商业结合的规律。”无论是产品形态还是市场策略,后来都证明刘春河做了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2013年初,Solo Launcher仅用18天就开发完成并上线在海外市场推出。作为移动互联网的基础入口,Solo Launcher迅速获得全球用户的积极反馈。截止到现在,赤子城旗下的SoloX产品矩阵已拥有超过6亿的全球用户,覆盖全球200个以上的国家和地区。

因为中国公司在那个阶段选择出海的并不多,所以赤子城并没有太多的同行经验可以借鉴,但是由于身处在移动互联网行业最活跃、最发达的中国市场,赤子城到海外市场开拓商机有一种坐上“时光机器”的感觉:海外市场的移动互联网产业状态,基本都落后中国市场3-5年甚至更久。“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种’降维打击’,依靠的就是先进与落后的时间差。”刘春河说。

并入快车道的赤子城目前正在进行产品和业务体系的优化和调整,形成了“一核四用”的战略体系:以SoloAware人工智能引擎为产品的技术核心,分解成内容推荐算法、智能投放算法、智能创作算法和智能视觉算法,分别映射到对应的四大应用场景内:产品矩阵SoloX、广告服务平台SoloMath、内容电商平台SoloBuy以及刚刚推出的智能视觉平台SoloEye。“中国公司出海,最关键的问题是做好本地化。这不难理解,目前在中国市场存在的国外公司,也往往是本地化程度非常高,对中国市场用户非常熟悉的IT厂商,比如微软和IBM;相反,那些过分强调自己特色,不重视本地用户需求、法律法规的公司,都会非常快地被淘汰。”刘春河说,他的目标是把赤子城做成一个“全球化的中国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