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时代,企业如何打造不对称竞争优势

数字化转型,对于企业用户来讲,是过程还是结果?IBM说:数字化重塑是过程、旅途,目标是认知型企业。

认知型企业”是IBM一年前提出来的一个概念,要弄懂这个概念,首先还要先了解IBM所定义的传统企业数字化应用的三个递增阶段:首先是数字化,这可能就涉及手机、电脑等终端的数字化创新;然后,数字化转型涵盖的范围更广泛了,不仅局限在终端领域做的应用或开发,而是涉及整个企业,从业务场景、业务创新、业务革新的变化,让数字化概念能贯彻到行业整体转型中去;再者就是数字化重塑,这里需要能让客户重新认识自身企业文化、产品线、产品质量、产品服务,最终得满足客户体验,产生颠覆性改变。所有与企业相关的各个层面,都以数字化的手段实现某种改变,最终帮助企业实现颠覆性的改变——成为一个具有“认知型”特征的企业。

很显然,所谓“认知型企业”已经不再是企业简单地对IT技术的应用这么简单,而是通过从外而内、从内而外地进行数字化深入应用,而完成的一次有关自身企业形态、管理体系和组织架构的改变——而所谓“认知”,则是指经历了这次彻底数字化洗礼,企业与IT系统之间的关联,已经不再是支持业务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的工具,而是与企业业务、管理、经营、文化等各个方面,都融合在一起。从而在未来,企业的IT系统将自动在外部收集、了解客户需求,再充分发挥人工智能的优势,对内部的平台、架构、数据、人才等关键的企业内核任务作出反应和决策,从而更好地帮助企业实现更有效管理和更高效的运营。

一个认知型企业需要拥有敏捷创新型的文化、一个有竞争力的业务平台、一个被真正改造的工作流、指数级增长的技术、广泛的数据来源、新一代的技术应用,以及一个安全可信、开放的混合多云基础架构。”麦俊彦,IBM大中华区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总经理,日前在IBM发布《认知型企业:发挥人工智能优势,全面重塑企业——七大成功要素》的中国洞察时,强调了企业成为认知型企业的重要特征,以及实现认知型企业的7个关键要素,分别为:平台、数据、架构、工作流、敏捷文化、人才和信任。“我们在这里需要强调IBM车库文化,也就是说:认知型企业时一个面向所有企业的、非常宏大的远景,它不是一步到位的概念,因此在走向这个终点的过程中,不同的企业会有不同的需求:他们可能着重于某一个层次发展,继而往上或者往下发展,并不是说所有这些都做齐了,才是第一阶段的认知型企业。”

在IBM迈向认知型企业的七个关键要素中,除了云计算、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等技术类元素外,最能从全局上和思考方式上,帮助企业实现某种程度改变的,是“平台”的概念。

在IBM的定义中,“平台”从战略角度讲,能够帮助企业明确变革的方向;而从执行角度讲,则可以明确任务的目的和意图,从而使得企业更有目的性地利用变革技术重新定义关键流程和工作流。

平台分为小平台、中平台、大平台:小平台是企业级的平台,所做的具体工作是整合自身的资源和能力为自身服务,目的是降低增效,盘活存量;中平台,是产业级的平台,本质上是整合了自身的资源和能力为天下服务,达到的目的就是赋能创收,发展增量;平台发展的终极阶段,也就是孵化变量、共创共赢的阶段,我们建立的平台就是生态级的平台,生态级的平台本身是整合了天下的资源和能力为天下服务。”李胜峰,IBM大中华区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全球整合企业战略总经理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平台型的战略是认知型企业的第一个核心要素,因为如何从宏观上规划企业的业务、如何将包括认知计算与人工智能等技术真正有效融入到企业的各个业务和流程中,都需要一个融合了企业核心业务和能力的业务平台。

在IBM商业价值研究院2018年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目前有28%的企业最高层主管在积极投资于平台业务模式的实践。在IBM的研究报告中提到了一家中国大型民营企业通过平台战略支撑业务创新的案例:这家业务覆盖矿业、水泥、化工、医疗和金融服务的企业,希望能够结合自身传统优势业务,孵化新的业务模式——利用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等,打造面向公众服务的健康管理平台。但是企业面临的问题是:在健康管理领域,竞争者云集;商业模式和业务发展策略并不清晰,更重要的是,该企业当时对于数字化技术和平台化业务的理解都比较缺乏。最终,这家企业通过数字化重塑和设计思维的方式,设计了商业模式和用户场景,通过知识工程、人工智能和自然语言理解等核心技术搭建了业务平台,并以混合云的方式完成了数字化产品的部署。

平台的本质是消除了供求关系当中的信息不对称,从而挤压出新效率。”在接受采访时,李胜峰强调:定义平台的价值,要看在整个产业链、生态圈中,是不是消除了信息不对称,是不是能够挤压出新效率。“这是评判我们到底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平台的原则:它可以是内部平台,可以是企业级平台,可以是产业级平台,也可以是生态级的平台。如果是认知的,竞争力就更强。”李胜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