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允松:云计算市场的“匠人”

 

青云QingCloud CEO 黄允松

尽管10.8亿元人民币的D轮融资,让青云QingCloud创下中国云计算行业财务性融资单笔最高金额的记录,但是,黄允松依然凭借对云计算的一颗“匠心”,踏实的继续着“直上青云”的梦想。

最近发生的两起融资事件,格外引人注目。先是ofo宣布完成D轮4.5亿美元(约合31亿元)融资,然后是青云QingCloud宣布完成D轮10.8亿元人民币的融资。同样的D轮融资,却有可能面对截然不同的命运,前者或许很快会成为中国下一个“滴滴”,但命运已然被资本主宰;后者虽然离中国的“AWS”还有距离,至少路仍然在自己的脚下。

在云计算这个超大体量的世界里,10.8亿元甚至不能撬动中国一个区域的市场,但是如果翻开青云QingCloud的“青春修炼手册”,仍然会感叹这个成功“以小搏大”的公司。

“穷孩子”的养成记

2012年,黄允松离开了工作十年的IBM,与另外两位小伙伴一起,创建了青云QingCloud。在接受了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后,青云QingCloud正式向公有云市场启航了。

“云计算能够大幅降低全社会使用和利用新技术的门槛与成本。”这是黄允松创建青云QingCloud的初衷,但是,彼时的他想要给别人省钱之前,先要做到自己如何省钱。从少买机器不招人到两室一厅的商住办公房,三个创始人用最低的成本开始启动那个在当时看来还很遥远的梦想。

2013年7月,青云的公有云上线。“当时,青云没有市场部,自然也没有向市场投放广告做宣传。”黄允松描述了当时的场景,除了业内一些专家知道并试用青云的公有云平台外,几乎没有人知道青云的公有云服务。

有了“产品”的青云QingCloud很快迎来了B轮融资,金额是2000万美元,这在当时也是中国云服务市场上最大的单笔融资。不过,想要“盈利”对青云QingCloud还很远,按照黄允松的说法,云计算就是一个薄利甚至不赢利的行业。

事实上,即便是Twitter、Pinterest这样的公司在融资的早期也并不是以盈利为目的。青云QingCloud与它们相同的是早期没有收入,而在融资后开始有契合市场需求的强大产品。

所以,B轮融资的主要用途还是在提升产品性能上,为了让自己的数据中心更适用于中型网络,黄允松一出手就是400万元买了两个B段资源,当时帐上只剩下不到1000万元。而这些IP资源就用在了今天青云要建的BGP骨干网,BGP骨干网也让黄允松自己掌握了网络资源。

2016年3月,青云完成了C轮融资,金额是1亿美元。而在短短一年时间后,青云又完成了D轮融资。

“这应该是我们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市前的最后一次融资,接下来我们会开始启动IPO相关的流程。”在度过创业最艰难的那几年后,黄允松和他的青云QingCloud终于改变了“穷孩子”的命运。

对云计算的“匠心”

如果说,早期的青云QingCloud被市场解读成一家新锐的、技术优势明显、初创的云计算公司,那么,在经历了不断的发展,完成了四轮融资之后,青云不再是青涩的初创公司,而是一家企业级云服务商,也是一家云计算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

“现在的我们更希望成为一家基于云计算的综合企业服务平台。”黄允松表示,今天的青云QingCloud的业务形态不仅包括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和托管云,还包括IT咨询服务等也是青云的业务范围。“基于云计算的综合企业服务平台是在我们推出AppCenter和云生态的战略之后,逐渐清晰的市场定位。”

无论公司业态、规模怎么变,青云成立之初定下的愿景和使命却不变:改变生态,让企业用户使用IT设备资源时,就像用水、用电一样方便和自由。

就像一个“匠人”,黄允松和他的青云QingCloud把云服务“雕琢”的更敏捷、经济、弹性、轻盈,进而帮助整个社会降低IT复杂度,从而提高各个行业业务创新的效率。

几个实例也足以证明黄允松的“匠心”精神。目前中国云计算市场上,少有公有云和私有云同时快速发展,并且都有着很强竞争力的云服务商。因为在这两个市场上,竞争态势非常不同,友商也不同。但是,青云却能够在公有云和私有云市场同时发力。

原因却很简单,因为青云QingCloud的产品成熟度极高。黄允松和他的团队打造的公有云服务是经得起检验的,无论是多租户还是复杂环境,这使得青云QingCloud的产品成熟度越来越高。这就是“熟能生巧”的道理,而青云的私有云相当于把经过公有云验证的QingCloud云平台部署到企业的数据中心里去。如今,青云QingCloud已经为很多用户包括银行、航空行业交付了一站式混合云服务。

今天,做为一家基于云计算的综合企业服务平台,青云QingCloud的产品涵盖IaaS全部组件、PaaS(主要是编排服务),比如数据库、缓存、大数据平台、对象存储等通用性的编排服务,以及由AppCenter构建的的企业应用交付与管理平台和企业级应用市场。

尽管已经踏上的了“上市”的征程,但是黄允松仍然希望给用户再来实实在在的服务。比如,2017年黄允松给青云QingCloud一个重要战略方向就是转向以应用为中心,深入企业的业务场景。“不是包装出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解决方案PPT,而是让用户摆脱以资源为中心的视角,能够真正以应用为中心、以业务为中心。”黄允松希望用户打开云平台时,第一眼看到的是业务的整体架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