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Flyer:打破移动广告的“谎言”

在人们纷纷认同的“流量红利”枯竭、经济处于“调结构”时期之下,不可避免地也会影响到广告主投放需求,对价格、负载率、支付、利润率更有着显著的压制。据《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现实,截至到2018年6月30日,我国网民规模达8.02亿,其中手机网民达7.88亿,占比高达98.3%。

广告平台格局初步显现,高流量平台成本水涨船高。所以狂欢之后便是广告主的焦虑期:什么才是对自己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但这似乎还只是广告主所需要考虑的表面问题,因为焦虑的积累如洋葱一样,层层揭开后,流量有效性、虚假流量、热门过后如何打造品牌等“催泪”问题纷纷暴漏。

平台不断地抢占着“流量重地”,广告主也在不断地寻找平台“机遇”。两者看似紧密关联,但双方却因为广告作弊在一步步试探性地走向对立,打击广告作弊,平台和广告主应该加强合作,共同抵御。。

平台:数量以外,质量愈加重要

从传统的电视广告发展至今的热点营销,广告营销见证了时代的变化,同样诠释了对未来的疑惑。

某营销从业者在关于广告的相关报道中说曾说过:“短短十年,却像经历了几个世纪。”广告业务从传统的广播电视到微博、微信,其过程更像是花蕾的成长过程,一步步的蜕变,逐渐展现出了自己的魅力。过程美好,但是瓶颈却不断。毕竟广告是以内容为支撑点,如何轰动业界,挣脱旧体制的束缚的思想更是永不过时。

站在任何时代中任何领域的广告,似乎都逃不脱一波波创意热词被提及、遗忘,即使放在以流量为王的今日也是如此。微博的发迹一马当先杀出重围,成为了热门话题的聚集地;几年之后的微信,则代替了微博变味新流量入口,催生体量轻、信息量大、互动性强、且极其适合在朋友圈传播的新方式,但是也产生出了新的作弊方式,其中的泡沫愈发膨胀。

据统计,仅因移动广告作弊浪费的费用,就从2012年89亿美元发展为2017年143亿美元,同时不论是iOS系统还是Android系统,广告作弊的现象相差无几,这逐渐引起了广告主的重视,

看似庞大广告费用,拨开云雾来看,一切其实都没有那么美好。如果讨论究竟是因为流量红利逐渐枯竭还是因为创意、热门的缺失,任谁都无法进行判断。不过,这个时代其实也并没有那么的糟糕。AppsFlyer中国区总经理王玮表示:“但是我们会联合行业里面其他的合作伙伴,从只看成本只看数量,到去看ROI,去看综合的用户质量,更丰富的更多样的监测手段。往这个方向去发展,或许还需要一段的时间,但是这个方向我觉得还是比较清楚的。”

 

广告主:投放以外,还需加强监测和防御

著名“营销先驱”John Wanamaker曾经提出广告界的哥特巴赫猜想:“我在广告上的投资有一半是无用的,但是问题是我不知道是哪一半。”

数字媒体与技术带来了肉眼可见的营销变革,但是同样也催生了很多新的岗位需求,做为数字营销的从业者和观察者很容易就能发现其中的荆轲。毫不夸张的说,数字营销就像一道边界线,左边是拿到广告投放资金无比狂欢的平台,右边则为极度焦虑等待效果的广告投放主,因为一旦投不出效果,还有可能被打假号主点名自毁品牌。

王玮认为:“广告欺诈影响的就是广告投放的效果,关于App应用的作弊行为,与点击和安装有关。在我们三年前开始研发的产品Protect360功能上,甚至能够直接屏蔽掉部分应用的作弊安装行为,并且不会使之进入归因流程。”

除了产品具备反欺诈功能之外,AppsFlyer还会在每年发布一次《广告平台综合表现报告》。为客户提供广告投放效果及相关服务的同时,还会收集行业最核心的广告转化数据,通过最前端的用户的转化和渠道的表现,把用户的行为也累计入数据库中。

近期AppsFlyer发布的2018年7月份到12月份的半年时间里,总共收集了超过200亿次的应用安装,其中涵盖了不同的门类,而且增加一些了新的维度:增长指数与ROI表现。王玮通过报告简单的描述到:“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潮流逐渐降温,获客难度会越来越大,成本也在增高。在这个阶段中,某些App公司其实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老用户,所以现在很多广告主开始把注意力从新客户转向了对老客户的激活,来挖掘已有客户的价值。”

此外,王玮表示,视频广告对某些广告主来说具有非常好的转化率和后续用户质量,所以这种切入点可以给广告主带来一个独特价值,并且也往往是一个中小平台能生存下来,甚至是发展壮大的关键。

写在最后:

从CTR的数据显示来看,2018年中国整体广告市场仅微涨2.9%,互联网广告从2017年的12.4%放缓到2018年的7.3%。野蛮生长的时代在远离, 2019年已然过去近4个月,在愈发精细化话的广告投放趋势下,AppsFlyer能够帮助广告主进行投放质量的监测,同时又会为广告主挑选高效的投放渠道。

机会的流向去留不定,不总是垂青所有人,却也总是眷顾那些敢于迎接时代、善于寻找合作机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