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一场真正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Oracle

“The Faster Growing Cloud Company(成长更快的云公司)”,当这样红色的广告牌出现在美国旧金山,就意味着:一年一度的oracle open world的就要召开了。

2016年9月19日,oracle open world 2016甲骨文全球大会如期召开。而对于全球的IT从业者来讲,更关注的是:甲骨文和甲骨文公司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技术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这位传奇的、喜欢挑战的“秩序的破坏者”——今年又会如何挑战整个行业。

事实上,与往年相比,拉里•埃里森今年的表现相当的平和和从容,只有在谈到新推出的产品时,一向不讨论价格的他,第一次谈到了产品的价格:“我们的第二代IaaS与AWS相比,计算能力高2倍,内存多2倍,存储大4倍,输入/输出多10倍,而价格则要比AWS低20%。”

激进的甲骨文也许并不可怕,但是一个从容自信的拉里•埃里森,一定会让整个行业的其它系统提供商感到紧张。

因为按照普遍的技术发展规律和商业规律:在一项技术的成熟度、市场接受度都达到一定的高度后,原本“用技术争夺用户”的竞争就将很快演进到“用技术+价格决定市场”的阶段,从而达到强者更强,排除弱者的市场清理作用——尤其是对于云计算市场来讲,消除泡沫对于市场和用户的价值不言而喻。甲骨文和拉里•埃里森的目标当然不是某个具体的云服务提供商,其更希望通过一场有效的”市场清理“,在云计算市场获得足够的领导力。显然,一场对云计算市场的全面清理显然已经势在必行。

作为全球最大IT企业之一,当然,价格一定不是甲骨文清理市场的主要手段,技术,依然是拉里•埃里森和甲骨文最大的杀手锏——在过去的一年,甲骨文用了13%的营收,将近52亿美元用于研发。

如果说从2006年开始涉足SaaS产品的研发,从3年前甲骨文正式推出SaaS服务开始,全面改造自己的ERP、HCM等应用管理软件,是一种局部“云化尝试”的试水(甲骨文声称很多软件是基于云计算的特点重新撰写的代码),那么2015年oracle open world宣称要将甲骨文改造成一个由云计算技术驱动的软件公司,则是一种战略层面的全面“云化调整”。到了2016年的oracle open world,拉里•埃里森显然已经为甲骨文从技术、产品、服务做了非常清晰的市场定位和发展战略,制定了更具战斗力的战术布局。

因此在拉里•埃里森的主题演讲当中,花了一多半的时间来讨论甲骨文的SaaS、PaaS、IaaS和DBaaS各自的技术优势,以及彼此之间能够为用户带来的应用价值叠加。

首先,SaaS是甲骨文云计算应用最先进入用户视野的产品。在过去的多年当中,甲骨文在SaaS领域的应用持续不断推出,已经形成了相当完整的企业级应用。这里的“完整”不仅仅是说功能上的丰富,更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基于云计算重写的应用,并非各自独立的云应用,而是彼此关联,且与底层的PaaS、IaaS融为一体——应用本身的“完整”,也使得用户实际上省去了未来对不同应用之间的整合和集成的工作,为数据和信息的应用构建一个更无缝的环境。

第二,对于PaaS来说,拉里•埃里森强调更多的,是甲骨文提供给用户的自由和灵活特性。在甲骨文提供的PaaS服务中,用户可以选择部署在各户本地防火墙以内,也可以选择部署在甲骨文Cloud公有云端,但是两种部署方式,用户实际上所获得的产品、架构和技术,所能获得的服务,甚至用户的操作方式和使用感受是完全一样的。这实际上也是为目前应用最广泛的“混合云”,提供了一个更高的标准:用户随时可以决定数据和应用的迁移。“当你应用其他云系统提供商的PaaS系统时,你可以体会到这种灵活性吗?不!你只能被它们牢牢困住,要做迁移数据是非常困难的。”拉里•埃里森说。

第三,至于IaaS,是整个云计算领域竞争最激烈,也是云计算领域的互联网公司最具市场优势的部分。从甲骨文官方发布的数据来看,此次更新的第二代IaaS产品,除了包涵“成本更低、性能更优”的Bare Metal云服务器(bare metal cloud servers)外,还包括Oracle Ravello云服务(Oracle Ravello Cloud Service)和Oracle容器云服务(Oracle Container Cloud Service)。值得注意的是: 首先,OracleBare Metal云服务的区域性部署由三个完全不受故障干扰的高可用域组成,因此使得用户对于数据安全、容灾和备份方面更佳有保证;第二,OracleBare Metal云服务提供了业界最佳企业工作负载性能的超高密度计算服务器,和公有云产品中最高IOPS(每秒输入/输出操作次数)及最大带宽的存储服务器,因此能够比竞争对手的云,快10倍的吞吐量和IOPS。

最后,从2012年10月1日发布Oracle 12c,迄今已经有4年的时间,此次作为甲骨文独特云构架DBaaS的Oracle数据库12c终于发布了第二个版本,只是此次推出的Oracle数据库12c版本2是作为PaaS的核心存在,这也是甲骨文数据库产品的第一次率先基于云平台推出。

说完了从SaaS到PaaS、IaaS的全线云产品的技术优势,事实上,拉里•埃里森尤其饿强调了甲骨文云产品区别于市场上其他产品的核心优势在于:将三者进行了全方位的整合,并由此带来的应用效能和价值的叠加效果。

事实上,作为“成长更快云公司”的注脚,是大会召开前一周发布的2017财年第一财季的业绩报告,报告显示:第一财季甲骨文公司在 SaaS 和 PaaS两项业务收入上升了将近80%强,已经连续第二年超过其它云服务提供商。这可能也是甲骨文要用比竞争对手低20%的价格做IaaS市场推广的原因之一:强调能够为用户提供从SaaS、PaaS到IaaS全线贯通云服务的甲骨文,将通过更广泛的IaaS应用和部署,一方面持续拉动SaaS、PaaS的持续高速增长,另一方面更加重要: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从用户层面体现甲骨文云服务的技术优势和应用价值,从而带动甲骨文全线的云产品获得更多用户的认可。

从技术和应用层面上看,这种整合的价值在于:

第一,真正能够解决企业IT架构的问题,把架构层和平台层打通。以往企业级IT应用的“小型机+存储”的模式下,对于数据的应用和管理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并不会因为采用云计算而自动消失——在云计算基础上的架构层和平台层分割,事实上对于用户来讲问题依然存在。但是通过将架构层和平台层打通,实现两者的融合,不仅解决了IT架构的缺陷,而且也因此减轻自身维护系统的压力——所有的维护工作都转由云服务商来完成。

第二,云计算的三层架构,实际上是市场分割的结果,是人为造成。但是从对IT系统的应用角度讲,三层之间并非只要配置完整,就能发挥最大的效率和效益。事实上,需要在三层之间做更多的优化才能发挥每一层最大效能。在拉里•埃里森的主题演讲当中,演示了属于PaaS层的Chatbot(聊天机器人)如何被应用于用户的SaaS层,从而改善用户人机对话模式的——从这个角度讲,实际上也解释了包括机器学习、移动应用、AI等大量围绕在PaaS和IaaS层的工具,被真正被用于SaaS层的逻辑可能。

显然,对于云计算来讲,三层真正实现融合所能发挥的应用价值叠加效应一定更明显,对于用户来讲,也更具有商业价值和应用价值。

无论如何,一场云计算市场的真正竞争正在因为甲骨文的全力加入而正式拉开了序幕,或许这也将成为云计算市场走向成熟的一个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