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数字技术的商业观察者
登录×
观察
2023-12-29

AI时代的转折点,帕特·基辛格的长远目光

时间: 2023-12-29 编辑:

“动荡年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曾以这句经典名言在提醒我们,要想...

“动荡年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曾以这句经典名言在提醒我们,要想赢得变化和竞争,需要先审视和刷新底层理念。而技术革命的转变、新旧动能的迭代,往往只有通过剧烈的动荡才能够实现“基业常青”。无论是哪种变革,它都不仅局限于企业战略发展和业务的调整,需要的是理念的蜕变和升级。所以才会有后半句:“而是仍然用过去的逻辑做事。”

纵观企业和社会的重大变革,无一不是从思想观念的转变而发生的。2003年,迅驰移动计算技术以整套移动计算解决方案成为了英特尔出色的笔记本电脑技术。这不仅是一枚处理器,同时对便携性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时隔20年,当技术成熟度达到临界点时,英特尔发布了最新的酷睿Ultra处理器。这是一款以AI PC为基石,即继承且增强了酷睿家族前代处理器性能上的优势,又首次开辟了AI神经网络处理单元的集成。

探究英特尔酷睿Ultra的意义所在,我们可以在2023年12月14日英特尔在纽约举办了”AI Everywhere”活动中找到答案。会前英特尔CEO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在接受外媒福布斯(Forbes)的采访中,着重提到酷睿Ultra涵盖了设计、NPU、微架构等重大改变。当然,也为“无处不在的AI”做足了铺垫。

可能与“迅驰”一样,英特尔想要将酷睿Ultra打造为具有深远影响力的处理器。而英特尔迈出的这一步,不仅想要划分出AI时代的分界线,也想要通过创新来寻找新的动能和新的增长极。这也就意味着英特尔身份的转变,需要从底层设施工程师转为产业蓝图的描绘师,以全局的视角描绘出市场的需求,从而一一点缀到蓝图中。

庆幸的是,英特尔有在耐心的收集用户的反馈。“先让一部分艺术家AI起来”,便是英特尔目前与之最好的互动。

英特尔与AI主题紧紧相扣

与AI主题相扣,是基辛格带领英特尔前进路途中的明智选择。早在今年的九月份,基辛格在美国加州圣何塞市英特尔on技术创新大会中表示:“AI正在催生全球增长的新时代。”并且还指出基于算法和应用,芯片技术的提升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突破,从而带动了“芯经济”的全面发展。换句话说,芯片产业将会成为AI增长的核心引擎,技术的迭代,也势必会促进新一轮的AI变革,并以此得到普及且融入用户生活,释放人们的创造力和生产力。

换个视角来看,半导体其实对于经济增长的重要性与日俱增,甚至早有人将芯片比作为石油或更普遍的能源。因为数字化早已成为各种形式的生产重资投入,会影响大多数的经济活动,缺乏芯片便会导致生产严重中断。例如疫情期间,芯片需求突然暴增,而供应链的中断则造成了巨大的瓶颈。在此背景之下,英特尔推出了IDM2.0计划,想要以代工的形式,恢复芯片的正常供应需求,

而今,如果没有高度专业化的芯片,现代人工智能也无法实现。神经网络(从 AlphaGo 到 AlphaFold、Midjourney 到 ChatGPT)在过去十年中为每一个重要的人工智能突破提供动力的基本算法架构都依赖于这些芯片。因此,英特尔选择与AI主题紧扣,频频以AI为方向的发展也就不足为奇了。

基辛格称英特尔的新方法是“20年来最大的平台变化,也是40年以来最大的架构变化。”的说法更加生动。毫无疑问他所说的是“整个小芯片设计、神经处理、微体系结构、CPU和GPU的重大转变。” 这些设备的性能和灵活性似乎也在证明这一重大转变的智慧。而从设计上讲,这些进步也与英特尔在过去几年中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扩张其制造设施和技术时引入的新生产节点密切相关。

AI PC则是芯片架构转变的重要承载产品之一。

PC产业的转折点

芯片架构的转变,源于随着技术不断呈指数级发展,而使半导体设计变得越来越复杂。PC作为应用大模型的主要终端,也许在迭代的需求下,最有可能将产生新的爆发机会。

因为智能设备是用户触达最直接的载体,而生成式AI和LLM的飞速发展,也深刻改变了个人生活与工作模式。加速各行各业的智能化转型,会发现AI的发展正由软件主导转向硬件+软件的并行式驱动。与AI模型结合,PC将会带来结构设计、交互方式、内容以及应用生态等创新。融入PC,AI的价值将会被放大,而加入AI,PC的形式也将发生改变。AI PC将会以异构的方案(CPU+GPU+NPU)结合轻量化AI模型软件,实现离线式的生成AI应用。

也因此,根据研究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AI PC将会在2025年成为市场主流产品,2026年AI PC的销量将会占整体PC销量的一半以商,并在2027年的出货量占比达到60%,也就是说每三台笔记本电脑中,就会有2台为AI PC。同时AI应用的结构发生变化,可能会使生产力与创造力并发出新的效能、安全性与个人化的特征。

英特尔在2023年的on技术创新大会上认为,AI PC将会是PC产业未来的关键转折点。但是,AI PC的发展需要硬件厂商、操作系统厂商、软件和模型厂商的深入结合。以办公本为主,算力的主要来源是CPU;操作系统则是调用硬件的能力;软件是基于操作系统的研发,来决定生态的丰富程度;AI模型便是生态产业链的集合。短期内,AI PC的发展基本已确认,多元且细分,这也导致目前AI PC还有两个问题,对于厂商来说,不同产业游升级的成本如何控制?对于消费者来说,多元且广泛的应用合适可以满足不同的使用需求和娱乐需求。

大厂一一布局AI PC领域,其中包括英特尔、微软、英伟达、高通、AMD等。厂商的积极性,对于AI PC的未来成长保持着乐观的态度,使之未来的5年,有望受惠于AI PC相关的产品。但是,AI PC的发展仍有许多疑问,展望未来,这既是厂商技术之间的内在博弈,也是产业链、生态发展的格局考验。

暗流涌动的AI PC时代

作为产业升级的概念,AI PC对于产业的推动是具有一定帮助的。AMD和英伟达目前并没有急于热衷这个趋势,依然专注于服务器但并不排除此外的大动作。苹果则凭借大内存、MLX AI框架以及用户丰富的体系完善苹果生态与发展。当然,如果从系统来划分的话,生态开放的Windows可能会在AI PC的时代中,有所成就。

Windows系统现今划分为x86与arm架构的版本,其中,x86与CPU厂商英特尔、AMD紧密相连,arm版则与高通有着长期的合作。从出货市场占有量来看,17Q1季度AMD出货量市场占率仅有18%,但是却在逐年增长,23Q3达到了35.1%,英特尔为62.6%。arm端,高通新一代X Elite PC处理器在高通AI引擎下,具备75TOPS(高算力),可以运行130亿参数模型。再加上自研的Nuvia架构,有望掌握arm端的AI PC先发优势。

可以说还在处于雾里看花的AI PC,实则已暗流涌动。但是当福布斯记者问道基辛格英特尔在人工智能方面与竞争对手有哪些区别的时候,他列举了三个因素:产量、开放的软件环境和真正端到端的方法。基辛格指出,英特尔在数据中心、边缘和客户端的市场份额都很高,所以当人们在谈论产量时,英特尔实际上在计算领域的各个领域都提有一席之地。这也是英特尔成为ISV(独立软件开发商)的不二选择。具体来说,英特尔预计在2023年底之前出货几百万片Meteor Lake芯片,并于2024年生产数千万颗Meteor Lake、Lunar Lake和Arrow Lake芯片。

“除了能生产大量芯片外,英特尔还大力倡导开放的软件环境。”基辛格说:”这正是ISV的动力所在,因为这不仅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巨大的目标市场,而且使他们能够轻松地实现目标。我认为英特尔在开发者工具方面做得很好,它允许合作伙伴进行专门设计,以充分利用其芯片上的CPU、GPU、NPU和加速器内核。以NPU为重点的设计是最简单的,我认为我们会看到ISV将其作为笔记本电脑的重点。

写在最后:

迈出酷睿Ultra的那一步,在AI时代里转变的那一刻,基辛格已经想到了英特尔的压力与时代下变化的交叠之处。回顾过往,英特尔的创始人在算力未开源的时代,使人们的生活逐步发生了改变,而展望未来,事实上英特尔所改变的并非是用户的各种习惯,而是迎合时代的趋势,转换视角,与用户共同前行。这是英特尔伟大的一步,也是基辛格最具远虑的一步。

目前为止,基辛格与它的团队已经实现了他所宣布的大部分宏伟计划。不过如果说,有哪家芯片公司能够将AI应用从客户端到数据中心以及两者之间各个角落的战略,那一定是英特尔。要知道AI领域的其他公司也各有所长,特别是英伟达,在人工智能中心训练和推理芯片市场上,处于领先的地位;AMD则有强硬的领导力和自己的计划,他们也在数据中心AI芯片和个人电脑AI处理器方面大有作为。

但是,如果英特尔还像过去三年那样胆大且精准地去执行不同阶段的战略规划,那么竞争对手将很难在人工智能新品市场上追到英特尔。因为这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更为重要的是,英特尔有适合他们自己业务增长的一套理论。

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数字商业时代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