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波尔图

“生活大致平静,心中总有波澜。”没有人能把人生的一切都安排好,而路上的一切奇遇和偶然,才是真正让它最美丽的原因吧。

波尔图

相信很多人在出游之前,都会准备好一张密密麻麻详细的旅行清单。每天行走怎样的路线,坐哪一趟车,吃哪家餐馆。但我的旅行记录似乎是由一大堆不靠谱因素组成的。

五年前的一个机会,让还是懵懂学生的我在葡萄牙的小城市Leiria 生活了半个月的时间。拿出短暂的周末,随手抄起一本《葡萄牙》旅行攻略,就直接踏上了去波尔图的火车。不敢想象五年前还是个没有GPS,没有wifi,没有随身葡语词典,相机还没有如今手机像素高的年代。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的时候,需要满街寻找公用电话,掂着手里几枚样式不同的欧元硬币,拨通国际区号焦急的等待接听。

走在波尔图完全陌生的街道,无法不被大片的蓝白瓷砖所吸引。这里也是一座瓷都,却不像中国那样的沉稳精巧,葡萄牙人把这大航海时代的珍贵礼物用到了极致。装饰的瓷砖繁密而精致,大片大片地覆盖着整座建筑。墙上的每一个丰富的手绘图案都描述了一个深远的故事,讲述着这片土地的兴衰往事。

就连市中心的火车站也被蓝色瓷砖所铺满,如果不说明,还以为这里是一座博物馆。圆拱形的大窗瞬间映入眼帘,上面的钟让我想起国王十字,可满墙的蓝白瓷砖又把我拉回了葡萄牙。原来这里曾是一所修道院,直到1916 年才为交通所用。天花板、墙壁和地面上错综的瓷砖及马赛克,都让这本来空荡的候车大厅美如画。为了节省时间,我们买好了通宵开往辛特拉的火车票,便开始了波尔图一日游。

惘然出行的不可控因素也是难免的,波尔图的Se大教堂偏偏在这一天关起了大门。有稀疏游客围着这座哥特式及巴洛克式混合的建筑,惊叹着它的精美和雄伟。在圣水池那里接了满满一罐泉水之后,我们沿着台阶下行,渐渐靠近杜罗河。波尔图的街道也是坡路交错,一幢幢房顶错落的房屋沿着山坡铺展开来,充满一股朴实的气息。狭长的一条条小路两边是颜色各异鲜艳的小楼,好似组成了一截截迷宫,每个转弯都有不同的风景在等着我们去探索。

在街上漫无目的游荡了许久,来到了一座从未曾了解过的São Francisco 教堂。进教堂的门票要4 欧元,我不顾一行人的疲惫和反对,坚持要进去看看。屋子外面刺眼的阳光被白色大理石反光的更加强烈,教堂的门一推开,里面的昏暗让眼睛突然失去了视觉。渐渐地,一丝一丝金色的光芒漫进眼眶。一进门来,满目的金碧辉煌已让人失去了呼吸的意识,只得不停放大自己的瞳孔,来吸收更多的色彩。走进才发现这光芒竟然都是来自木头。欧洲13 世纪的巴洛克建筑,复杂错综的木质花纹从头到脚贯穿整个教堂。阳光穿过哥特玫瑰窗不偏不倚洒在石棺上,让冰冷的灵魂得以温暖长眠。耶稣在我们头上,众神在我们头上。回过神来,海鸥像在催促我们,带我们离开时间静止的这一刻。教堂里面是禁止拍照的,我只得在网上搜罗来图片,来填补我言语的空白。

波尔图这座城市,还是一座大大的葡萄酒酒窖。转角走到河边,我们看到了好多神秘的标志。一个身着黑披风,头戴佐罗一样的帽子举着酒杯的人物图像出没在大街小巷。Sanderman,这是他的名字。手中的葡萄酒杯隐隐约约,有侦探一般神秘的气息,又有贵族一般高贵的气质。河边最大的字母灯牌下面,正是Sanderman 的这家最古老也最赫赫有名的酒厂。我和另一位朋友决定脱离行动缓慢的大部队,去追赶这渐渐要西落的太阳。我们约定在午夜12 点在火车站集合,做出这样的决定连自己都有些后怕。我们完全语言不通,也没有联络方式,还是义无返顾地只管向前走。

三步并作两步,我们走过了横跨在杜罗河上的桥。正是埃菲尔铁塔的设计者打造出了这样一座铁桥,让人和火车在河两岸行动自如。脚下是一艘艘竖起桅杆的小船,运送着一桶桶陈酿的葡萄酒,将它们送到欧洲各地。显然这已是几百年前的事情,如今他们已经变成了给游客展览的摆设。太阳渐渐西沉,Sanderman 酒窖已经不再接待游客了。突然一丝犹豫功课没有做好的遗憾涌上来,看着眼看就要天黑,心里一大堆的不舍得。正沿着河边漫无目的地走着,Calem 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这是另一幢著名的酒窖,而距离最后一次参观讲解还有半个小时时间。

我们决定先去喂饱自己。夕阳刚刚好,照在水面闪闪发光,也映得街边的小房子镀上一层玫瑰金色,暖暖的让人不禁升起一种感动。我们坐在靠水面不远的一家街边的小店,没有阳伞的遮挡,没有汽车的干扰,单纯呼吸着傍晚的空气沐浴一天中最后的阳光。一对夫妇面朝着河水,没有人说话,静静的望着来往的人们,徘徊的船只。小店里只有一位满头白发的老爷爷经营着,点菜倒水上菜擦桌都是一个人。完全不懂得葡语的我们只点了菜单上最普通的火腿芝士三明治,和那些最简单的早餐一样,硬硬的面包,只加了一片奶酪一片火腿,可是就着夕阳,和着空气中似乎飘着的葡萄酒香气,我尝到很多新的味道。

晒过日落的我们走进了酒厂。昏昏暗暗的灯光下,讲解员一步一步带我们探寻着葡萄酒的文化,波尔图的历史。越走向酒窖的深处,酒桶的规格便越来越大,一架高高的梯子直通到两层楼高的酒桶顶上,厚重的木桶不仅仅在保护里面香醇的葡萄酒,更为它们增添了木的香气。瞬间想起了电影中看到,在庄园收获葡萄的时候,男人女人挽好衣袖裤腿,赤脚在巨大的木盆里踩来踩去,舞蹈着,嬉笑着,即使溅到满身是紫色的果汁,也难抵挡通的一声打开酒瓶塞那一刻嗅觉味觉的顶级享受。在休息区,桌上早已摆好了各式葡萄酒等我们免费品尝。将一红一白两杯Calem葡萄酒,均匀的在桌上画圈将他们充分和空气接触,深深呼吸一口。波尔图的红酒的酒精味道很是浓重,甜味也很满,却不觉有单宁的苦涩。

回到了杜罗河旁,我们静静看着日落,抓不住它的尾巴。橘黄色,浅粉色,淡紫色,深蓝色,像被水溶过之后就这样向无尽的天际散开来。满身钢筋的铁桥横跨在杜罗河上,微风吹过脸庞,看河上的小船在静静的水面上拉出一条长长的涟漪,渐渐散开,晕染在心里。海鸥在头上盘旋,夕阳越发透出它的韵味。胃里的葡萄酒还在温热的翻腾,河对岸的传统葡萄牙民谣Fado 的曲调还在响着不停,有人在弹有人在唱。华灯初上,对这个极度陌生的城市,却充满感动。

“生活大致平静,心中总有波澜。”没有人能把人生的一切都安排好,而路上的一切奇遇和偶然,才是真正让它最美丽的原因吧。

那时候拍下的每张照片,现在都需要仔细调高它的锐化度和清晰度,还好故事还很鲜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