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美芬:给职业女性的三点忠告

 

在今天,不可否认的是众多优秀女性已经用自己所取得的成绩,证明了女性同样可以在职场当中获得足够的尊重和地位。然而2018 年年底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8 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有一组令人沮丧的数字:以目前的变化速度,要花108年时间才能完全消除全球性别差距,而实现职场性别平等则需要202 年。

“是否真的有比较多的男生在社会里面占到更高的职位?肯定是的。但是我不觉得这一定是有问题的。因为这种现状具有一定历史背景和现实状况,需要让时间冲淡这些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情况一定会慢慢改变。”苏美芬,VMware 大中华区市场部高级总监用一口软糯的香港普通话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造成这种局面的两方面原因,首先对于IT 行业需求量最大的科学技术专业,女性就读的比例本身就比较低,因此在整个领域当中,从事相关工作的众多普通职员比例中,男生比例天然就会更高一些;另一方面,在女生比例偏低的IT 行业中,过去几十年坚持从事这一行业,并取得成绩的女生比例自然也会偏低。因此在这一领域当中,女性领导者或者高级别人才女性的比例也会偏低。

事实上,在社会的普遍价值观当中,对于女性在职场当中的地位已经得到了最普遍的认同和尊重,因此越来越多的企业也制定了相关制度,以保障女性获得更公平的对待。“我们都会定期收到人事部门提供的报告,其中一项就是部门员工的男女比例,而且这个比例会成为考核部门领导的一个指标。”在苏美芬看来,这不仅仅是一家企业为了表现某种“政治正确”的秀,而是处在当下这个竞争激烈的商业环境中,多元化的员工组成,不仅更加有利于企业自身形成一个更加健康、有生机、有正确价值取向的企业管理文化体系。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多元化的员工组成,能够使得企业拥有更多的选择性,根据不同工作岗位对从业者在性格、能力、知识体系和思维逻辑等方面的要求,选择更合适的人,从而形成一个更具竞争的企业业务能力。

“以我们公司为例,我们不仅不会区别对待男女员工,同时也不会区别对待不同种族、信仰等,甚至也不会歧视一些比较特殊的人群。”苏美芬谈到2018 年VMware 在新加坡组织的一场关于邀请自闭症人士实习的活动,“也许很多人会说,自闭症患者是不是不够灵活?其实他们身上有很多优点:专注。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同一个时间去处理几件事情很容易,但是要在一个小时里只做一件事却非常难。对于自闭症人群来讲,这一点儿都不难。因此,请他们来VMware 做那些更需要专注力的工作,就能够在实现他们自身价值的同时,为VMware 的业务提供更多的竞争力。”

应该说,整个社会氛围和企业认知,都已经为女性从业者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公平待遇”——虽然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因此对于那些初入职场的女性和对工作拥有更多“企图心”的女性来说,如何让自己在工作当中获得足够的成就感,则是一门需要不断摸索才能解决的难题。此时一些成功者的经验和忠告,也许更有价值。

忠告一:职业规划当中,千万不要短视,只注重眼前的利益。

事实上苏美芬在加入VMware 之前,最初曾在飞利浦和摩托罗拉工作过。真正进入IT 圈是在2000 年,苏美芬进入当时全球知名的存储公司Veritas,随着2005 年Veritas 被赛门铁克收购,苏美芬成为赛门铁克大中华区市场部负责人,主管大中华区和韩国的市场部管理工作。直至2016 年离开赛门铁克、加入VMware 前,苏美芬在这家公司整整服务了16 年。

对于跨国公司的中国区员工来说,按照一般的职业规划,一条明确的发展轨迹是从大中华区到亚太区,再到美国总部,最后成为跨国公司管理层中的一员。但是到2015 年,赛门铁克公司宣布将拆分网络安全和信息管理业务,将Veritas 以80 亿美元的价格出让以后,当时虽然赛门铁克提供给苏美芬从大中国区升迁到亚太区工作的机会,但是苏美芬婉拒了这个机会。

“毕竟我在存储、安全这个行业已经那么多年,很难在这个领域再接触很新鲜的东西,留在那里,我可以学的东西相对没那么多。另一方面,当时VMware 转型的初步成功以及对于跨云应用的业务方向和公司定位,让我感受到我可以有机会参与IT 领域的前面,学到更新的东西,这给我未来的机会要更大。如果我不去改变、学新的东西,我可能就不会再去改变,就会一直呆在自己的舒适区。”虽然苏美芬一再强调自己并不是一个在职位上非常有野心的人,只是在学习新知识方面非常有好奇心,但是她同样强调对于所有的从业者来讲,职位的晋升非常重要,只是针对每一处在不同职业发展阶段的人,需要考量和平衡的因素会有所不同。因此个人在职业规划和面临职业决策时,视角不能太窄:

“也许我们都应该从自己人生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职业规划,短期的胜利不代表长期收益。因此年轻人一定不要太短视,要选择一条能够走得更远的方向,以及一个能够不断学习提高自身的领域。”苏美芬说。

忠告二:女性在职场上能够取得多大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身的努力。

“我们当然要持续呼吁全社会能够给女生一个公平的职场环境,但是千万不要陷入另外一个极端:无论在工作当中遇到什么挫折或者不顺利,都认为是因为自己的女性身份造成的。这实际是对自身价值的一种贬损,从另外一个角度,这甚至可以被看作是来自女性群体内部的一种性别歧视:对自身性别的歧视。”苏美芬也承认刚刚工作之初,也曾遭遇到一些职场当中的“区别对待”,但是她更愿意相信,那只是一些资深员工对于职场新人的“磨砺”。她以个人的成长经验总结说,女性到底能够在职场上取得多大的成绩,更多来源于你到底付出了多少努力,和你自己有怎样的能力。我觉得要解决女性在职场中被不公平对待的一个最核心的东西,就是自己要足够强大。

在苏美芬所管理的团队当中,虽然是市场部门,但是男女员工的比例基本是平均分配,而且在苏美芬管理团队的过程中,首先考虑的是员工的性格,而不是性别。“你问我是否看到很多女性在公司里比男生的竞争力低吗?坦白说,我没看到公司让女生感觉比较辛苦。比如说同一个职位,男生跟女生去竞争的时候,是否男生比较有优势?我不觉得,反而真正得看谁更有能力适合去完成这个工作。”

忠告三:用理性的思考去面对和解决工作上的压力。

职场压力,实际上对于男性和女性来讲都是一样的,但是对于更敏感和情绪化的女性来讲,缓解工作压力显然需要一个更有效的方法。

苏美芬管理的部门是一个与其他部门合作最多的部门,可以想象这其中一定需要非常大量的沟通、理解、平衡等方面的工作,以在考虑各方权益的基础上,实现部门绩效和公司整体利益两者的最大化,这其中的艰难自然就会转化成管理者的工作压力。

“跟闺蜜聊天,跟自己的家人聊天,这些肯定可以缓解工作压力,而且女生现在也非常爱运动,运动也是释放压力的另一个方法。但是对我来讲,最常用的减压方法就是思考。”关于运动,是苏美芬在反驳笔者认为运动仅是男性释放压力的方式。而且在她看来,与家人和朋友倾诉工作当中的压力,最终得到的只是认同感,这对于解决带来工作压力的具体问题,并没有建设性的价值。因此常常需要出差的苏美芬,就会在飞机上,客观条件不允许打开电脑和手机的情况下,认真地、理性地对遇到的具体问题进行思考和分析,找到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方法和角度,从根本上解决工作压力。“获得认同感,的确是释放压力的一个出口,可是要真正解决问题,只有让自己安静下来,去思考和分析,对我来说这更有用。”

写在最后

在呼吁职场男女平等的问题上,我们常常担心因为过分刻意关注女员工,而为这一群体带来另外一种隐形的“区别对待”,这令我们常常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在关爱和伤害之间寻找到更具说服力的平衡点,而忽略了对女性自身努力的鼓励以及更有价值的职场规则指导。采访苏美芬的过程中,她一直在强调在现代社会的商业机构当中,女性员工不被区别对待已经具有了相当的社会价值基础,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更多的鼓励和方法指导,将为更多的职场女性获得事业成功提供最大的帮助。而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苏美芬的这些忠告也不仅仅适用于职场当中的女性,对男性同样适用——相信这也是一种来自形式的男女职场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