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莲: 靠谱的实践派

4

“每隔一段时间,我都要去找个更接近自己内心的地方与自己独处一下,可以放下所有的浮躁,认真面对自己。”陈玉莲,科闻一百副总裁、北京分公司董事总经理向笔者讲起最近的一次只身去雅典旅行。

当时正值金融危机肆虐,整个欧洲都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慌张和不满情绪当中。虽然,行前身边的朋友都劝她要慎重考虑经济危机对当地治安状况的影响,但是陈玉莲依然只身拖着一只行李箱踏上了只属于自己的旅程。

“事实证明,当时的雅典是非常安全的,当地人也非常热情,非常友好地为我指路,甚至每次我拿出地图查看的时候,都会有人主动问我,是不是需要帮忙。”轻声细语的陈玉莲,一幅典型南方女子的长相,清秀纤细,但是骨子里,却是那种对自己认定的东西很少妥协的人,喜欢亲身去尝试和验证,典型的实践派。她不喜欢“叛逆”这个词,并且认为自己还是很“传统”的,但是与同辈人相比,文艺且倔强的陈玉莲多多少少显得有些“任性”。陈玉莲出生长大在福建,在兄弟姐妹当中,她并不是得到长辈关注最多的一个。用她自己的话说,因为她所有做的事情,都是在父母可接受的范围,例如从来不给家人惹麻烦。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从很小的时候起,陈玉莲就必须独立面对很多困难,想办法解决问题。这也造就了今天的陈玉莲,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回迎难而上,很少想到放弃。

陈玉莲是中国第一批投身公关事业的先行者。

1999 年,在北京实习了半年的陈玉莲作出了一个跟同辈完全不同的决定:放弃了去科研院所工作的机会,成了第一代的“北漂”。而且她又选择了一个跟自己大学所学的机械电子专业完全不同的领域——刚刚成立3 年的蓝标。当时,陈玉莲对家人和同学解释“公关公司”时,最常说的就是:根你们单位宣传科做一样的事。

“第一年,我的爸爸妈妈一直以为我在设计院工作。”陈玉莲承认当初进入这个行业的确有些莽撞,但是能够有幸成为行业的先行者,她始终认为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当时我的工位左边是这家公司的大老板,右边是这家公司的二老板,而我所服务的对象,是刚刚出现的互联网公司8848。”

当时的互联网经济刚刚到来,中国一下子涌现了非常多的第一代互联网公司。与今天的创业企业不同,当时不仅整个社会都不理解这些互联网公司到底靠什么赚钱,甚至创立这些公司的人自己,也不知道盈利模式是什么。

当时的陈玉莲当然也想不通这些公司的产品、业务模式和商业架构之间的逻辑关系,但是对于她来讲,一个理工科出身的人,总是希望弄清楚事件之间的关系,找到其中的规律,才能更具针对性地帮助这些公司做有效的PR。

更让陈玉莲思考的一点是:PR 本身的规律和方法论是怎样?其如何与甲方公司的市场需求相匹配?如何从更高的视野去规划和考量每一项PR工作的价值?

当时的市场和甲方并没有给中国第一代的PR人更多思考的时间,虽然缺少理论知识的支撑和全局思考的高

度,但是越来越多国外大公司进入中国市场,为当时的公关领域提供了很多具体执行层的流程和规范。

虽然常常写新闻稿、做发布会、做线上线下活动,但“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始终是困惑陈玉莲的一个问题。

直到2005 年加入科闻一百,陈玉莲才发现,除了工作流程更加精细、规范外,原来PR 工作是有一整套完整的方法论和知识体系来遵循:那些自己已经做过几百次、谙熟于心的PR 流程和规范,就像是一颗一颗的珠子,完全可以利用更有效的PR 方法论和更全局的视野,将其串成先,进而织成面,从而形成一个条理明晰、组织完整的PR 全局图。

在陈玉莲看来,所谓PR,事实上是以公司品牌为出发点,综合运用多种传播手段的一个完整知识体系。从这个体系出发,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进行推广更具效率和价值,是有一定的规律和规则可以遵循的。

这一刻,对于陈玉莲来说,颇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而其职业生涯,也由此进入了快车道。在同事眼中,平时也会跟同事讨论孩子、美食和化妆的陈玉莲并不算是一位严厉的“霸道女总裁”,但是实战出身的陈玉莲总是能最直接地发现最核心的问题,而且在工作时间的陈玉莲,总是保持一种对工作严谨到追求完美的程度。

“很少有客户会不满意我们的服务,因为我对员工的要求,往往比客户的要求更高;而我对自己的要求,往往比对员工的要求还高。”陈玉莲承认在现在的公关公司,女性从业者比例偏高,但是完全不同意笔者用《甄嬛传》

的后宫来对比公关公司,因为在她看来,作为一个成熟的行业,以及科闻一百32 年的历史,已经在公司内部形成了一个统一的价值体系和管理制度框架。而作为一名管理者,她所要做的,就是要在这样一个管理框架下,调动每一位员工的积极性,保证科闻一百的所有员工,都有统一的行动目标,了解自己在团队当中的位置和价值。“因此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职业方向,即便在事业上有野心,也会将其变成自己努力工作的动力。”

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妈妈的陈玉莲依然保持自己的某些爱好,天气好的时候,会骑自行车上班;在工作之余,也喜欢跟三五闺蜜和好友喝茶聊天。而工作对于陈玉莲来说,除了是满足自己学习需求、人格独立的基础外,也是为了两个孩子——她希望自己的孩子从小就知道,人是要为这个社会做些事情的,而且,也要让孩子从小就体会父母的艰辛。

笔者后记

与笔者见过的众多公关圈的成名人物所表现出的外向和伶俐不同,陈玉莲沉静,文艺,讲话轻声细语。但是对待工作又表现得干练、缜密。陈玉莲对记者讲起当年刚入行时,每次在外地做活动,都会将会议资料拷贝多份,以防丢失或者磁盘实效。即便这样,会议前几天每晚睡觉都会在脑子里一遍一遍过流程,弄得自己很疲惫。讲到这些,陈玉莲并没有感慨,只是平静地叙述一个事实。从来不肯承认“事业有成”这样说法的陈玉莲认为,如果想要取得比别人更多的成绩,就要比别人投入更多的精力去学习;在遇到阻力和困难时,比别人坚持更

久一点,更晚一些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