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奕:GoFun出行的“赛道”没有捷径

“任何试图想要弯道超车的赛手,都必须正视自己的能力,因为摆在眼前的赛道都是每个人第一次经历的。”GoFun出行CEO谭奕用这样的比喻来告诫自己,共享汽车进入的是一个中长赛道,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从杜蕾斯的社交网络推广到服务老人的高品质电商,谭奕的“脑洞”行为为他赢得了“懂互联网”这个金字招牌,BAT公司为招揽他开出数百万年薪,为了得到他,原美丽说创始人徐易容甚至放出狠话“不签约就别走”。

谭奕最终的选择是共享汽车,他并非要证明自己能够玩转共享模式,而是他看到这是一个未来5年乃至10年能成为下一个BAT的行当。一边是在城市限购的大势之下,“有本无车”群体的迅速增长;一边是分时租赁这种高性价比的中短途出行选择。在谭奕看来,自己选择了正确的人生赛道。

“共享”不是烧钱

共享单车的遭遇已经让外界开始对“共享出行”提出质疑,当这个问题提给谭奕的时候,得到的回答是:“从第一天开始,我们没有烧过任何一分钱。”在他看来,GoFun出行并未为扩大规模而盲目烧钱,而是在探索不同类型城市的盈利规律,为规模化盈利准备条件。

事实上,GoFun出行确实没有做过任何浪费的市场行动,包括不计代价的用户补贴。GoFun出行的运营投入,一方面用于提升车辆的安全、稳定性,以及支付车辆维修、用户行为习惯的教育成本,包括交通违法,更重要的是用于学习和储备。

“我们在不断的摸索前行,从原来的双轨定价到现在单轨定价,”谭奕认为,国内共享汽车行业极其复杂,积累和学习是绕不过去的。“很多共享汽车企业在单个城市做到盈利,但规模扩大到其他城市后却发现难以盈利。究其原因,每个城市的出行环境是不一样的,你必须去了解这个城市。”

谭奕提出了“一城一策”的战略计划,他认为,没有办法将某一城市经验简单复制到全国,必须在同类城市中学习,才能知道怎么去做。任何个别城市的经验,都难以覆盖区域差异的复杂性。所谓的“一城一策”的城市布局战略已经成为GoFun出行的核心竞争力,即每个城市都有不同的汽车投放策略。“没有任何两个城市是完全一样的。”每个城市的城市规划、消费人群和习惯都存在差异,通过GoFun出行本身经验积累和现有的大数据指导,再结合实际走访情况,GoFun可以在一周内完成城市调研,分析用户行车轨迹和出行路线,以便于更合理布局车辆在城市中的投放位置。

“这也正是我的价值所在,我带领团队一个坑接着一个坑的跨过去,我告诉他们没有捷径,每进入一个城市都是重新学习的过程。”谭奕为GoFun出行打造了自身“壁垒”,根据国内知名第三方数据机构易观9月份统计数据显示,GoFun出行在全国整体车辆规模已突破3万辆、平台月活跃用户已超151万。

技术的比拼

“未来理想中的共享汽车不再是单边租赁的过程,而是通过多种现代及未来的技术作为依托,逐步实现从单边到双边,进而发展至多边的城市网络化服务。”谭奕认为,GoFun出行作为共享汽车行业的领军品牌,力争通过多种技术手段,逐步将这一“理想化”的状态转变成现实。

“共享汽车是科技加持传统为基础的行业,但它毕竟是互联网。通过智能硬件、后台系统以及我们对整个车后系统,AR、VR及大数据的应用,使这些技术应用赋能这个行业,可以极大提高运营效果和效率。”谭奕举例,如AR和VR实景导航可以帮助用户快速找到车,大数据AI应用以及算力的应用可以在APP热力图上显示用户经常停车和去的地方,告诉用户如何布置车辆,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放对的车型,提升效率。而智能终端方面,车内还会有行车记录仪,对疲劳驾驶、烟驾、酒测提醒,这些智能产品在终端里面形成安全确保。

谭奕还认为,区块链的应用解决了共享汽车最为关键的“信任”问题。GoFun出行作为第一家将区块链技术运用于共享汽车行业的企业,通过利用这一划时代的突破性技术,初步构建了一道搭载于用户和品牌方之间“信任”的桥梁。

事实上,凭借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技术特点,从根本上解决了“共享经济”中一直横亘于大众心中的症结——信任。通过为用户和车辆创建数字身份的方式,记录用户的身份信息、信用记录,车辆登记信息、运营数据等信息,使所有数据“上链”,充分保证数据的安全可信和不可篡改。

“未来,自动驾驶技术也会对产业赋能。”谭奕表示,GoFun出行已集定点预约取还车、自动代客泊车、编队调度等自动驾驶技术成功应用于量产车上,使得GoFun出行成为第一个规模化、商业化、场景化落地自动驾驶技术的共享汽车平台。

据了解,GoFun出行自行研发的自动编队技术已经能够实现5辆车以上车辆排队的调度。“工作人员在夜间对车辆进行补电操作时,不再需要逐一到停车点对车辆进行补电和维修,可以依靠车辆自身实现列队调度,极大地提升了运营效率,降低了运营成本,也给用户带来更多使用的快感和便利性,真正实现了用APP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难题。”谭奕介绍,预计将于2019年底,率先在成都实现1000台自动驾驶车辆的投入运营。

同时,通过将车厂数据与平台进行打通,共享汽车为自动驾驶提供了完善的道路测试平台,从数据采集到自动驾驶技术的升级形成良性循环,可以掌握最真实的用户使用场景,相比私家车与出租车等,共享汽车行业对平台内车辆拥有所有权,这也意味着在共享经济的浪潮中,共享汽车行业为自动驾驶技术提供了落地的最佳场景。

一场真正的“马拉松”

2018年伊始,伴随而来的是共享汽车的行业洗牌,这个结果在两年前谭奕刚踏入该行业就被其预测到了。

“真正比拼持续发展能力的阶段才正式开始。”谭奕认为,没有做好准备的公司不可能在下一个拐点处拥抱盈利,而不盈利的公司再没有生存的可能。在他看来,人才储备,科技创新能力,用户洞察能力与本地化运营体系将成为共享汽车的决胜点。

GoFun出行一直在做各种积极的储备。在谭奕看来,出行服务是两端都很“重”,一端是科技,一端是应用的落地。GoFun出行通过投入基础车型,先锻炼、适应科技的发展,以及找到这种运营平台的承载力,打造自己线下的承载力量。一方面重在线下网格化运营,另一方面,现在的积累能够为未来更好的搭载创新技术奠定基础,更好的服务更多人群,实现更多共享。

配合GoFun APP4.0版本发布,GoFun邀请了业内顶尖的UI和UED设计公司EICO加盟,提供了全套先进的交互体验和用户体验设计。同时根据用户使用需求进行产品革新,从取车到还车等一系列运营规则进行革命性升级调整。

人才储备是GoFun出行终局思维的另一重心。2017年GoFun曾发起“百城千人”行动,旨正在为不竭扩张的共享出行市场吸纳并培育高精尖的专业人才。同时针对业务骨干,GoFun出行还设立了“黄埔训练营”。培训内容涉及心理学、管理学、营销学、品牌文化等,用实际案例进行讲解,配合城市实地训练,为行业内培养了大量高级管理型人才。在GoFun出行看来,GoFun出行不但为年轻人提供一个撬动将来的事情机遇,还能提供职业生活的历练。经过两年的发展,GoFun出行积累了一大批懂运营、懂技术、懂互联网的优秀人才,他们已经发展成为公司内部的企业家和合作伙伴,是公司发展的坚实力量。

“现在我们是一个月进入四个城市的节奏。”谭奕表示,GoFun出行战略版图正以迅速猛烈的架势不断扩大,不断推动共享汽车普及的同时,也给当地市民带来了切实的便捷服务。它开启的加盟模式,希望通过集合社会各界的资源与力量,让更多企业和个人有机会深度参与共享汽车,更好推动行业的良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