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sane EI-Khoury ,赛普拉斯的“多面手”

他是一个玩改装车的“高手”,是一个引领职场人进阶的“导师”,他也是一个本色客串的“工程师”,更是一个有战略眼光的CEO,他就是Cypress(赛普拉斯)CEO Hassane EI-Khoury

Hassane EI-Khoury每天会花1-2个小时,用赛普拉斯汽车级的产品改造福特野马,并试图把它变成高科技的美国肌肉车。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个疯狂的举动,不过,对他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享受的过程。

“我最享受的是亲手做和电子元器件有关的工作,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或许,Hassane EI-Khoury也是第一个把实验室“搬”回家的CEO,在他的家里有赛普拉斯的所有套件以及一个完整的电子实验室,实验室里有3D打印机、供电系统、PCB线路板的烘干系统,以及一辆在被改造中的1969款的福特野马。

Hassane EI-Khoury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改变赛普拉斯的命运,过去两年,他将公司的毛利率从39%提升到47%,创造了这个行业的奇迹,保持了在无线WiFi/蓝牙集成芯片市场和全球汽车NOR闪存市场的双料冠军地位。赛普拉斯原董事局主席对他的评价是:他是一名变革的推动者,并具有强有力的领导力和判断力。

如今,在Hassane EI-Khoury提出的赛普拉斯3.0战略中,他希望抓住IoT的发展机会,让赛普拉斯在面向汽车、工业应用和消费电子等领域带来更多创新和领先的技术,包括提供连接、计算和存储等差异化解决方案,帮助客户实现数字化转型。

从改装车开启的一段“姻缘”

“我最幸运的是每天醒来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Hassane EI-Khoury说的是关于改装车的事,他喜欢车,更喜欢用自己的方式改变它们。

事实上,因为改装车的爱好,让Hassane EI-Khoury走进了赛普拉斯。在2007年,赛普拉斯决定开始建立汽车行业的业务,彼时在一家汽车供应商工作的Hassane EI-Khoury认为,他能够帮助赛普拉斯把这个业务做起来。

“除了非常注重质量,他们也有很强的工程设计和创新的文化。”这是Hassane EI-Khoury对赛普拉斯的最初印象,他也一语道出自己为何选择这家公司,“我认为汽车行业需要高质量和创新的结合,赛普拉斯具备了这两种特质。”

加入赛普拉斯的第一份工作是应用工程师,“赛普拉斯有一系列能够用到汽车的先进技术,所以在改装车这件事上我希望能展现出我的愿望,动手做出能够在车内实现的技术,把今天的汽车和接下来五年乃至十年无法实现商用化的前沿技术结合在一起。”Hassane EI-Khoury从萌生这个想法开始就亲自动手做,他改造的对象是一辆1969款的福特野马,他表示这辆车改装的时候绝对不使用现成产品,因为他觉得这些产品还不够先进。

近日,在赛普拉斯举办的“芯动中国”20周年庆典上,Hassane EI-Khoury向媒体展示了这辆被改造过的福特野马,也实现了他多年来的一个愿望,那就是让1969款福特野马在50年后的今天展现在大家面前,让每个人看到汽车和高科技结合的可能性。

成长为CEO的“平衡点”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公司的CEO。”Hassane EI-Khoury认为,自己每天工作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把自己应该做的工作做好,做到极致。“很多人太多关注自己下一步做什么,其实,他们应该把眼前这一步先走好。”

Hassane EI-Khoury评价自己的进阶是一个自然的发展过程,自己的经验对每个人都受用,那就是找到“平衡点”。他所谓的平衡点是指,对本职工作和进取心的平衡,如果只做本职工作没有进取心,就不会走太远;如果进取心太强或者急于求成,就没法为下一步的工作做好准备。“我甚至认为找到这个平衡点比从工程师成长为CEO更难。”

事实上,从Hassane EI-Khoury在赛普拉斯的这段履历,是能够看到他对“平衡点”的准确把握。他将自己在赛普拉斯的11年划分为三个阶段,而第一个阶段是学习,就占了将近一半的时间。“我过去学的是系统工程,所以在赛普拉斯我需要花更多时间学习电子、半导体。”Hassane EI-Khoury对于这些知识和经验,大多是从同事和客户那边学到的。

进入的第二阶段是“做”,这个阶段Hassane EI-Khoury担任了公司的业务总监和整个公司执行副总裁。“除了学习以外,有一些事情也要教别人做,在这个阶段的工作中是以‘做’为主的,包括形成战略、执行,发展业务,因为我管理的部门里有很多人,我承担的责任也更重。”

成为公司的CEO,在Hassane EI-Khoury看来是在赛普拉斯的第三个阶段,他认为自己的职责在于“赋能”。“我认为这个阶段的主要工作是帮助赛普拉斯的每个人让他们在工作上成功,做到最好。”

对Hassane EI-Khoury来说,做好“赋能”的关键是信任团队。“我认为失败的领导常见的模式是雇佣一个有能力的人,让他告诉团队的每个人该怎么做。”Hassane EI-Khoury表示,用一个人,只要确保在期望值、目标上,和他达成一致,他会拿出他的工作成绩,他会放手去干,在目标一致的情况下,即使出现了问题,问题也会很快得到解决。“我必须要信任那些把芯片技术做好的人,并且通过我的指导让他们成功。”

每年Hassane EI-Khoury都会带主要团队负责人到公司外面开一天的会,开这个会的目标并不是让大家意见一致,而是达成的目标要协调一致,在他看来这是让公司业绩能够持续稳定增长的关键。

保持工程师的“本色”

在Hassane EI-Khoury的家中,有一套完整规模的电子实验室,这里随处可见赛普拉斯的产品。原来,他每天还要花时间亲自做一些和电子元器件相关的工作,在他看来,赛普拉斯所有的客户都是工程师,而他们每天要做的工作是提出解决方案。“如果我的客户是这样一个群体,那我内心深处就要保持工程师的本色,这样我才会设身处地的为客户考虑问题。”

“作为CEO,你可以通过PPT了解你的客户,但是你还要想办法研究提供给客户的产品,去发现产品的潜在问题,去改良它。”Hassane EI-Khoury总是能赢得客户的信任,原因却很简单,因为当他给客户介绍赛普拉斯的时候,都是基于他个人的使用经验而非市场营销的资料。

不仅如此,通过亲自设计和改造产品,Hassane EI-Khoury个人也做了很多创新的尝试。以改装的野马为例,该车已经能够用指纹识别启动,而不需要携带任何钥匙。“其实,指纹传感是一项非常复杂非常困难的技术,如果我们能够做出一款指纹传感的产品,这会让像我一样兼职工程师的CEO都能够便捷的应用,那会在市场上有非常广泛的用途。”

Hassane EI-Khoury在赛普拉斯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但凡是自己用赛普拉斯产品的时候,如果需要向公司内部人员求助,就说明这个产品的技术文档做的不够好。“因为我们需要客户拿到我们的产品之后,有了技术文档指导,他们可以独立的、迅速的、不间断的开展工作,他们越是能够快速不间断的自助完成工作,他们获得成功的几率越大。”所以,Hassane EI-Khoury通过自己在实验室的反复实践,以帮助产品的完善,“我要求我们的产品从软件、应用和代码层面就能够帮助客户简单便捷的创建出他们的系统。”

Hassane EI-Khoury也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赛普拉斯的创新精神,在他看来,让赛普拉斯保持在创新的前沿,靠的是每个人的努力,赛普拉斯全球6500名员工都是创新的推手,无论是研发还是业务的创新,他们都会把想法写下来提交。“我们在审视所有的想法之后加以采纳变通合并,以此不断推动创新。”

赛普拉斯的某款电容感应的产品,是基于可编程系统的,而它正是赛普拉斯在欧洲的一个团队提出的想法,现在已经成为了一款非常成功的产品。

初见成效的赛普拉斯3.0战略

在2016年接任赛普拉斯创始人成为第二任CEO时,Hassane EI-Khoury亲历了公司收购博通无线物联网业务的过程,此举进一步巩固了赛普拉斯在汽车、工业、智能家居、可穿戴以及高速增长的物联网市场的影响力,也促使Hassane EI-Khoury提出了赛普拉斯3.0战略的决定。

“赛普拉斯的增长速度必须要超过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平均增速。”Hassane EI-Khoury为赛普拉斯规划的3.0战略制定了一条主线,在这条主线要求下,赛普拉斯需要找到超过平均市场增速的高增长市场细分领域。

经过两年的磨合,赛普拉斯3.0战略初见成效,2018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收入为5.82亿美元,同比增长9%,毛利率提升660个基点,同比增长45.9%,每股收益翻番至27美分。

如今,在该战略的指引下,赛普拉斯正加速从技术型公司向解决方案型公司转变,专注于物联网、汽车、消费电子及工业应用四大终端市场,提供连接、计算和存储等差异化解决方案,并获得了市场的高度认可。

“我所说的解决方案包括了客户所有可能用到的赛普拉斯的产品再加上软件,这样能够加快客户生产和投放他们系统的速度,这也就是赛普拉斯3.0的要点,也就是用解决方案的方式进入占领更多高增长市场。”Hassane EI-Khoury解释道。

在Hassane EI-Khoury看来,物联网是一个超级大的市场,尽管赛普拉斯具备了边缘器件需要的计算、连接、存储这三个技术,但是在物联网的应用中,仍然缺失一些东西。为此,赛普拉斯也开展了生态方面的合作,比如和阿里云的合作。“客户需要用我们的产品,可以从阿里云获取,一些产品的设计需要用到传感器,我们会使用合作伙伴的传感器。”Hassane EI-Khoury表示。

“所以我们不需要成为一家云服务的供应商,我们只需要在各大云平台上寻找云服务供应商的合作伙伴。”Hassane EI-Khoury解释,赛普拉斯的生态战略是在边缘计算当中提供由计算连接存储组成的平台,然后和云计算、传感器合作伙伴这些生态链上的合作伙伴进行合作。“我们的战略是打造一个由合作伙伴组成的生态系统,在这样一个生态系统中每家公司提供自己最好的模块,就赛普拉斯来说,我们最好的能力体现在计算连接存储这个平台。”

记者手记

喜欢冒险,不怕失败

在接受《数字商业时代》记者采访时,Hassane EI-Khoury调侃自己喜欢冒险,在他看来,因为有冒险精神才可以让赛普拉斯的创新和工程设计取得成绩。不过,Hassane EI-Khoury强调冒险并非冒失,要评估风险承担的结果,不能超越冒险和冒失的界限。

事实上,把实验室搬到自己家就是Hassane EI-Khoury冒险精神的体现,他在做几乎其他CEO不可能做的实践,实验室的一次次实践换来的是他对赛普拉斯产品无懈可击的信任。在旁人无法理解这位CEO的疯狂举动时,他却用自己的方式赢得了客户赢得了市场认可。

作为领导者,Hassane EI-Khoury的冒险体现在“用人不疑”,他能充分授权下属做事而自己甚至不去过问,他希望让有能力的人自己做决定。最终,赛普拉斯聚集了一批真正有能力的人,他们为赛普拉斯创造了新的价值。

不过,比起修正赛普拉斯的战略,其他冒险似乎对Hassane EI-Khoury并不算什么。这是他对未来市场判断后的决定,而新的战略也意味着赛普拉斯的“重生”。“有些风险是值得冒的,否则你会被市场淘汰。”就像面对物联网这个大市场,赛普拉斯希望参与其中的红利,即便是别人搭台,自己也要上去。“就算会失败,我也要去尝试,努力发现问题并纠错。担心失败不等于拒绝变化,但是一旦犯了错误就要尽早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