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商业观察的IT媒体
登录×
商业
2020-03-16

VMware的终端侧技术地图

时间: 2020-03-16 编辑:

“其实从十几年前的黑莓时代,移动邮件就已经普及了,在国内外很多企业用户都用了很长时间。随着几年前手...

其实从十几年前的黑莓时代,移动邮件就已经普及了,在国内外很多企业用户都用了很长时间。随着几年前手机APP的兴起,更多移动办公应用开始普及:派工、CRM等。”李映博士VMware大中华区战略发展副总裁强调:实际上“移动办公”已经具备了实现的技术基础,尤其是最近几年,随着终端硬件、系统的不断升级,用户体验得到进一步提高;5G的普及,促进了很多新的业务场景,而且云化的概念不断被接受,也使得移动办公的数字化方案,门槛更低。“中国在移动化的消费机市场,走出了自己的道路,领先世界,企业市场也是类似的趋势。李映说。

移动办公从来都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只是一场2020开年的疫情,让移动办公再次成为企业级数字化建设的关注点。对企业用户而言,他们迫切需要弄清楚:移动办公到底是应对疫情的应急手段,还是一个可能在未来成为长期工作状态的新模式?另外,这样一种可能改变现有企业工作方式的新模式,是不是通过使用如视频会议系统,就你能够实现?从更深层次来讲,这种移动办公的模式,与企业现有IT架构之间,到底该是怎样一种逻辑关联?

 

“移动”办公元年

“从技术的发展角度看,趋势是优化生产工具、提高生产效率,和蒸汽机技术一样,新兴的IT技术也是如此,企业可以安排员工随时随地地开展工作,从而提高效率,提升企业的竞争力。”在李映看来,所谓“移动办公”必然成为一种趋势,一种改变现有工作模式的全新工作方式,一方面是技术发展的必然,另一方面,也是社会进步的需要。

在现有的商业环境中,新兴企业的冲击力很大,但是规模往往越来越小,而且业务创新能力越强,业务流程就更短。这在很大程度上,就需要所有企业的员工都能够随时响应工作需求。另一方面,随着在网络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一批劳动者成为主力,他们的习惯、喜好也成为影响未来工作模式很重要的一项考量。

“他们要什么?他们喜欢什么?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开展工作,给他们喜欢的劳动工具,必然会提升公司的生产力。”李映认为从社会进步的角度看,新一代的劳动者普遍习惯于新IT技术在消费级市场快速普及,因此移动设备能够满足其一天内几乎所有需求,因此他们自然对企业级工具也有类似的要求:“所以向移动办公这种方式转换,将不仅仅是可选项,而会像手机支付、手机打车一样成为企业的必选项。”

 

三位一体的“云办公”

如何从全局规划“移动办公”的IT架构逻辑?

众所周知,现在的企业IT架构是个分布在云-网-端的复杂结构,三者之间彼此融合、互相关联。如果将移动办公看成是终端数字化的一种体现,其必然与另外两者之间,达成某种源自IT基础架构的有效整合,才能使得这种移动办公与企业的数据、业务流程等紧密相关,最终成为一种可以固定下来的工作模式。

VMware为例,我们都知道“跨云”是其最大的企业技术标签。从计算虚拟的传统业务,到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网络虚拟化、存储虚拟化,再到私有云、混合云,以及云原生,VMware构建了一种从私有云到混合云、公有云,甚至边缘云的“云+网”操作平台。而在此“云-网”平台基础上的VMware Workspace ONE,则是一个面向终端侧的应用。用Pat Gelsinger最常讲一句话,三者结合才能真正“建立了一个让用户可以通过任意云、在任意设备上,连接任意应用的工作模式”。

“Workspace ONE经历了十几年的市场磨炼,是一套比较全面的方案,适用的场景也很多:常见的配发设备的强管理,员工自带设备的应用分发,手机邮件,安全接入,多因素认证,最近比较多的是Mac管理,Win 10管理,还有随着企业云化后,各种类型的APP做统一身份管理。马上,还会提供应用性能分析,AI协助等。”因此在李映看来,Workspace ONE的能力和成长性源自VMware自身“云+网+端”的强大的生态系统,因此对于众多的企业用户来讲,如果考虑构建“移动办公”模式,就必须考虑如何将三者进行充分整合,考虑硬件、APP、网络等各个方面的彼此配合,“这是一个需要从规划、实施到日常运维的一套完整IT架构逻辑。”

 

移动办公的价值

移动办公真的只是为了满足新世代员工“社交工作”的喜好吗?也许有一部分是,更多的,还是企业自身优化业务流程的需要。

“大多数人知道要做,却不知道为什么要做。”李映认为,通过终端侧的数字化,会使企业很多业务流程从一开始就脱离传统,不再需要一堆纸质审批单、打一堆电话。所有的信息都是数字化采集,数字化呈现,数字化存档。因此终端侧的数字化,可以说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基础。同时在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通过应用终端侧技术,配合企业的各种制度,就能够让企业的现实业务路线更清晰,推进更简单,少走弯路。“最后带来的益处有两个大的方面:一是节流,让企业工作效率更高,充分发挥设备和人的价值,同时避免出错的风险;二是开源,新设备、新场景会形成很多业务创新的可能,让企业能够差异化竞争。”

在采访的最后,李映重点强调改变传统模式过程中,“人”的作用:对于应用企业来讲,不要想当然,要认真了解人的改变,工作方式的改变,才有工具的改变。同时,要重视终端侧的效益,对其有一个相对全面的认识:做一个中长期的规划,并不断修正。技术和市场发展很快,以前觉得不可能的,现在可能已经流行了,成熟了。项目也许为了眼前,但规划要覆盖3到5年。最后,“要以业务为核心:我们看到很多企业用户,其内部的业务边界正在融合、重新界定,HR、 IT、 采购、业务,甚至企业文化,都会涉及其中。”

 

写在最后

对于员工来讲,2020年是“移动办公”元年,但是对于企业来讲, 2020年将是继续深化“数字化转型”的关键一年:以往的转型成果将在现在和未来得到展现,无论是移动办公还是远程协作,都应该是企业以往基于“云-网-端”不断优化的结果,而不是一蹴而就的孤立应用。这既是对以往工作成效的检验,也是对未来工作方向的一次校正。

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数字商业时代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