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商业观察的IT媒体
登录×
观察
2020-04-20

“补位”出道的在线教育

时间: 2020-04-20 编辑:

谁也不曾想到,在线教育会以这种方式进入大众的视野: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在线教育成了全球中小学生,...

谁也不曾想到,在线教育会以这种方式进入大众的视野: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在线教育成了全球中小学生,甚至大学生的标配。而且从目前的情况看,这种情形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突如其来的全球新冠病毒,在让整个人类社会的商业、经济和娱乐全面停摆的同时,被限制在家的广大学生族群,不得不接受以在线教育——这种以往被边缘化的教育形式——的方式继续自己的课业。

相对于学校教育而言,网课减少了学生族群外出和聚集的风险,因此一时间,上亿的老师、学生涌向线上,形成了蔚为壮观的流量洪峰,不同机构、学校推出各式各样的线上直播、录播课……参与其中的人越多,关注的人也越多,而且甚至可以说,在线教育是整个疫情隔离期间,带给人们更多的积极和乐观:在国外的学生家长表示,要利用2台电脑给4个孩子上网课真的“太疯狂”之际,中国的家长间已经开始交流“错峰”上课的诀窍。

从行业发展角度看,与其他行业受疫情影响不同的,当下的情况为在线教育提供了难得的凸显其价值的机会。相对而言,传统的线下教育则成为了疫情之下的重灾区,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曾公开发文写道,这场疫情,为新东方带来了严峻考验,新东方地面课堂全面停课。

好在新东方能够看清事实迅速做出了响应,停课并协调转线上。即使新东方的在线系统并未就绪,且大多数老师没有在线授课的经验,同时家长学生是否愿意接受线上授课也是未知数……但是,所有这些都无法阻碍新东方转变授课模式的决心。否则接近三十年的新东方,也许会山崩地裂。

不容观望的紧急状况

一位北京线下舞蹈机构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原本每年春节后的半个月即可做到平时一个月的流水,没有想到因为疫情的影响,直到二月底依然无法开业。如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正常营业,可能直到五月份都无法缓过来疫情所带来的影响。

据了解,这位线下舞蹈机构负责人所有的北京四家线下门店因为无法正常开门营业,每个月将面临20万的资金压力。其实在2月6日就已有线下教育“破产”的事件,IT职业教育企业兄弟连教育正式宣告品牌“破产”,成为了疫情影响下,被现金流压垮的首家线下培训机构。至此之后,又相继出现了明兮大语文、百弗英语倒闭的消息,同时,在3月16日,儿童体能培训机构“趣动旅程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正式宣布破产。

根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培训机构影响”在线问卷调研结果显示,超过90%的机构表示存在大的影响,目前机构经营存在“部分困难”或“严重困难”。79%的受访机构表示账上资金仅能维持3个月以内,8%的机构甚至只能支持半个月以内。有13%的机构能够支持3~6个月,只有7%的机构能够支持6个月以上。

营收减少、场地租金、人力成本……都在考验着每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生存能力,而目前学校未开学,也意味着多数线下机构仍将继续承受压力。所以需要训练场地、对场馆的依赖性高、课程非刚需的素质教育机构更是首当其冲。

但是,不得不承认在危机来临之时,还会伴随着机遇。

一边是线下教育培训机构的受挫,另一边在线教育迅速迎来了“补位”流量的爆发期。可以说疫情对于行业的重塑和改变,对于部分教育机构是难得一见的机会,所以纷纷推出自己的免费课堂以及技术支持。而据艾瑞咨询统计,近30家线上培训机构向全国中小学免费开放了教学直播平台或是线上课程。

包括新东方、51talk、作业帮和猿辅导等品牌的课程资源,也有希沃、科大讯飞和好未来等品牌的技术支持。能够看到,虽然此次疫情加速了互联网在教育领域的渗透,但是与其他的“互联网+”业务一样,在线教育同样需要解决两个核心问题:找到合适的方式促进新兴IT技术与业务的融合;以及,打破现有传统格局,构建创新的竞争规则。

技术与业务的融合

“我们希望通过将AI技术引入到在线教育,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质量的问题。”2010年成立的海风教育一直是技术派的倡导者。其创始人、CEO、首席班主任郑文丞在两年前推出K12海风智学中心时,声称这是“在线教育领域首个落地的AI应用成果”。而AI原本就是在线教育领域最常用的标签。

虽说海风教育当时推出的AI系统,能够通过精准的人脸识别,以及各类基于人脸表情的复杂分析,判断学生当前上课注意力情况,并且还能对学生、老师的语音进行转义分析,对其所说语义、语气进行判断,从而让老师真正了解学生的兴趣点,更有针对性地提高上课效率。但是很显然,这套系统完全把IT技术作为工具的系统,并没有真正融入到教学过程中,因此市场没有给出相应的回响。甚至在2019年中,海风教育被传出已经被由好未来投资的轻轻家教“合并”。

与技术派的海风教育不同,智课教育算一个实战派: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韦晓亮曾经在新东方工作过近10年,是新东方20年的“功勋教师”。而且智课教育也强调“教育+科技”的价值——创始人韦晓亮个当年学的专业就是人工智能,甚至出版过一本人工智能方面的译著——因此在构建整个智课教育价值体系、管理体系和业务体系的同时,智课教育也开发了包括智能教学系统Smart、选校帝和CRM在内的系统平台——与技术派的做法不同,智课教育更重视IT技术在内容研发过程中的价值

USKid是智课教育旗下少儿国际教育品牌,从几年前开始,智课教育就围绕USKid打造了一个覆盖课程体系、教材、动态课件、视频和游戏类必备教辅等四方面标准化内容的“中央内容厨房”。疫情期间,USKid仅用6个小时的部署,就将云端的课程,通过中央厨房smart智能学习系统推送到了教师和学生端。

“整个产品体系由线上外教教学+线上互动课件+线下个性化构成闭环逻辑。”时艳涛,认为从业务逻辑上讲:To C,USKid有完整闭环式的教学模式;TO B,USKid则在输出有价值的教学系统。而且,针对教育过程的管理,“USKid的教学系统包括有学员管理、课程管理、外教管理和中教管理,还有数据运营管理……孩子所有的上课调课联系记录都会在系统当中,其内容通过系统会分发到各个教学室,然后老师在上课的时候打开系统,就会进入到自己的授课房间。”

技术不是重点,业务才是。这是一条铁律,对于在线教育行业同样适用:将技术融入到业务的每一个环节,才真正有可能为业务提供助力,而不是为了技术而技术。

在线教育的新规则

由于疫情的影响,在线教育的用户渗透力得到了意外的提高,全国各地的学生涌入线上教育平台,因此下沉市场的圈层意外被打通了。

有数据显示:自1月22日开始,为教育机构提供在线教室直播系统的ClassIn后台注册机构开始暴增,最高的时候一天之内登录学生人次超过160万,同时在线的学生人数超过了35万。相比平时的学习高峰期,用户数又突然翻了近10倍。

在寒假前期,ClassIn网络稳定性受到了考验。按常理来说,平台的网上资源、云服务器、带宽等都是需要经过两个星期左右的调试才能上线的,但这段时间完全是“一边开飞机,一边修发动机”的状态。可以说大量用户短时间内的涌入,让平台在师资方面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且最近一个月以来,多家在线教育几乎所有的教师都是007的状态。

所有的一切都表明,原本形势平缓的在线教育市场,被一次突如其来的加速打破了既有的发展节奏,一场更突然,也更激烈的竞争就这样意外展开。

在1月27日,新东方在线宣布免费提供春季班直播课程。2月2日,作业帮也公布了免费直播课的课表,覆盖了K12各个年级的主要学科,从早8时至下午5时40分,几乎与学校教育类似。与此同时,更多原本不属于教育行业的玩家开始对这一领域虎视眈眈:阿里巴巴旗下的钉钉计划成为学校在线教育的平台。其他玩家也看到机遇,互联网三巨头BAT全部入局。除此之外,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相继宣布联合其他机构,提供免费课程。

这种情形下,资本的进入几乎是意料之中的事:3月31日,猿辅导宣布完成G轮10亿美元融资,融资完成后,猿辅导估值将达78亿美元,成为中国未上市教育企业中估值最高的公司。相比于2018年底,这项数据几乎翻了一番以上。

于此同时,在线教育也在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高频人事震荡:2020年3月,在线教育行业的标志性企业VIPKID宣布任命原学习教学服务中心、客服中心负责人刘欢晋升为集团COO(首席运营官),负责公司销售中心、LP中心、客服中心业务,向创始人及CEO米雯娟汇报。4月3日,小盒科技宣布公司创始人刘夜将不再担任CEO(首席执行官),由公司联合创始人贾晓明出任CEO一职;随后几乎同一天,尚德机构宣布公司首席财务官李亦鹏离职,首席战略官吕露将担任CFO,并将继续担任公司首席战略官……

紧锣密鼓地入场,高频的行业人事震荡,都预示着,这个行业的规则正在改变和重构当中,我们都无从得知未来的在线教育会怎样,因为一切都还仅仅是一个开始,但是无论如何,在线教育行业都不该被作为一个可以快速收割的市场,一个可以让资本主导的市场——因此除了商业层面的规则,更多还需要一些底线。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未来学校实验室副主任曹培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强调:在线教育最重要的工作不是美化界面、增加功能,而是扩充网络资源、优化系统配置、简化操作流程,切实提高网络学习平台的并发处理能力,用简单的方法保障最多的学生能够正常上课,满足用户数量的井喷式增长。同时,充分发挥在线教育的独特优势,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全面采集并利用学生的学习过程数据和教师的教学过程数据,识别学生的真实学习状态,开展针对性的学习分析、问题诊断和资源推送,为每一个学生提供量身定制的学习方案。此外,合法性的问题也反复被提及: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民办教育研究所所长董圣足认为:全面转入线上教育最先应该关注的是资质问题。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在线教育行业的竞争存在一个基本行业底线,教育的底线。

写在最后

一场突如其来的肺炎疫情让刚刚经历生存大考的在线教育快步进入高光时刻,但是疫情终将被战胜,当线下的教学与课堂恢复如常,在线教育还会继续逆袭吗?学乐云创始人陈冬华认为,这次疫情让教育系统和教师、学生、家长第一次认认真真的使用和体验教育信息化产品,这对市场的成熟度、用户的认知、教育信息化行业的发展来说,至少有着一个5年的加速。而良师致胜创始人肖松柏则以企业发展的角度看到越成功就需要越谨慎,这次疫情爆发,暴露了很多经济发展掩盖的问题,这可能是一次刹车,让我们反思生命的意义,企业经营的意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数字商业时代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