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商业观察的IT媒体
登录×
新基建
2020-06-16

“新基建”大潮下的企业数字化转型

时间: 2020-06-16 编辑:

VMware 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郭尊华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从春节假期至今,VMware和其他公司一...

VMware 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郭尊华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从春节假期至今,VMware和其他公司一样经历着较长时间的远程办公时期。疫情期间的隔离措施好像使一切都放慢了速度,但是VMware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郭尊华表示他和公司高管们的感受相同——工作似乎变得更加忙碌了。疫情期间,VMware在中国市场的员工们并没有因为在家办公而有丝毫懈怠,原因有两点:第一是因为VMware不断创新,推出很多新技术,员工和合作伙伴都花了很多时间去掌握新技术;第二是跟客户的交流变得更加密集和频繁,疫情凸出了数字化技术的必要性和急迫性,因此,“我们与客户的交流一场接一场。”然而很多企业受到疫情的影响,IT采购的计划都被迫搁置,市场大环境呈现出下降、前途未卜的状态,各行各业陷入停摆——这多少让业内人士们感到有些不安。

2020年3月,中国国内的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复工复产成为产业界的共识。此时,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提出“加快推进国家规划已明确的重大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的号召,一时间,“新基建”让经历了疫情的中国企业看到了来自政府层面的政策指引。“新基建新在哪里?中央已明确表示,新基建与传统的基础设施建设有着非常大的不同,新基建不是大水漫灌,更不是新瓶装旧酒。”4月2日,郭尊华通过VMware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署名文章《5G,工业互联网和下一代企业云,新基建的“芯”》,对“新基建”给予极大的肯定并表现出十足热情。

新基建”蓝图下的IT和业务

郭尊华在文章当中强调:从短期来看,新基建对本年度经济恢复和GDP增长会有巨大的直接贡献,新基建项目会创造出大量的需求,从而拉动上游产业的发展;长期来看,新基建对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引领效应更具意义。

作为一个从“企业信息化改造”时代就服务中国企业,迄今已经近30年的资深IT企业管理者,在接受采访时,郭尊华认为“新基建”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是因为新基建所强调的除特高压、轨道交通和新能源以外,还包括5G、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等四个以数字和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重点方向,这实际上是从国家的层面进行投资,为广大企业搭建了一个新的使能平台,“通过使能各行业各领域的转型,推动下游产业提质增效,从而使整个国民经济大幅度实现数字化转型,最终大幅提升国家竞争力——这些是新基建的核心价值。”郭尊华说:“个人认为这一政策方向很伟大。这就像为企业数字化转型踩下了油门,从政府侧层面为企业数字化转型表明了决心,由此将对企业对于数字化转型的认同和计划都起到加速作用。”

郭尊华在《5G,工业互联网和下一代企业云,新基建的“芯”》一文中,对包括5G、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等在内的新技术在未来将发挥的重要作用,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他认为:5G是实现中国互联网经济从消费互联网向工业互联网转型的基础,是产业升级的关键。而在5G的基础上,更多的经济活动从线下转移到线上,物联网、边缘计算和工业互联网等也将开始大量部署和应用:“企业的数字化基础设施无处不在,全产业融合时代、云网融合的5G时代即将开启。”然而对于企业而言,无论是新基建还是包括5G等在内的新型数字技术,最终都要真实作用于现实的业务,才能被接受和认可。

“我一直认为,数字化转型不是去转型基础架构,而是转型应用、带给客户的体验、交付给客户的解决方案,以及与客户、合作伙伴和员工之间的关系。”从应用企业现实的业务升级角度,郭尊华认为:在现有的云计算基础架构的基础上,企业需要投入更多的关注在最终面向现实业务的各种应用上:应用就是生产力,因此云基础架构作为开启这一未来的最基础技术和应用,数字化企业的云建设要与企业应用的开发与交付无缝集成。

“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帮助一些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就必须要在应用层帮助客户。”郭尊华说。

众所周知的一点:从IT基础架构到面向业务的应用,再到企业现实业务,这条能力传导路径如何能做到真正无损有效,始终是困扰IT系统提供商和企业用户的一个难题——从信息化时代到云计算时代。直到2019年8月VMware宣布推出Tanzu,将VMware原本在基础架构层的跨云能力,向前拓展到了云原生领域,从而在技术上,将IT能力与企业的现代应用(Apps)密切关联在一起。

郭尊华称,这就相当于“打通了任督二脉”,从技术上为企业提供了一个从IT基础架构到业务现实应用的统一解决平台,使得基础架构能够感知应用,从而在保证应用推送、管理、运维的同时,基础架构可以提供应用所需要的高效率和安全性——这也是郭尊华强调的“在应用层帮助客户”的真正含义:IT不仅仅只提供服务,支撑业务,而是要引领业务的转型。

应用企业的“新基建”秘诀

“企业必须要深思熟虑,想好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如果今天还是搞虚拟化,那思路就停在十年前了。今天必须考虑自己的应用层怎样现代化,要好好利用多云的环境,同时保证安全,又有一些弹性;企业必须能够主导、管理和控制,而不是说没了一个公有云就没办法。”在接受采访时,郭尊华反复强调:对于企业用户而言,一定不能急功近利,更不能“一窝蜂”,只要速度不要质量。企业自身的“新基建”必须要考虑长期效应,数字化转型更多要强调可持续性,能够为企业提供持续业务数字化的基础和动力。

为此,郭尊华认为,在“新基建”大潮下的企业数字化转型,要重点关注几个方面:首先,是企业的领导人要对数字化转型有清晰的认识,要对“新基建”有深刻充分的体会,明晰数字化企业、数字化社会能够为企业带来怎样的价值和长远效益。第二,企业的IT部门要改变传统的认识,企业的CIO要更贴近业务部门,其在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要更加主动与业务结合,而不是被动等待需求和响应需求,从而在根本上,做到以IT转型引领业务转型。第三,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除了选对关键技术外,企业要更多掌握主动权和控制力,“企业的多云环境不是公有云厂商来控制企业:不管是公有云的资源或者是私有云,不管是公有云A、公有云B……公有云所有的资源都是归企业控制、管理和利用,而不能让企业被公有云控制,陷入被动的境地。”

“我记得是在2015年,北京用了43个小时,对三元桥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整体置换架设。”郭尊华用“旧基建”的例子来解释企业“新基建”的原理:应用企业要想更有效率地通过新基建获得持续性的能力,除了理念和规划外,对于企业IT基础架构,应该利用容器、Kubernetes等技术,将服务器虚拟化、存储虚拟化、软件定义网络和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等,做得越简单、越模块化越好。因为如果不简单、不模块化,就很难做到自动化。不做到自动化,就意味着企业所有的IT资源都需要运维。如果把更多资源放在一个该自动化、却没有做到自动化的地方,那么企业就只能投入更多人力去做运维。那代表什么呢?企业能够花在应用场景创新方面的资源会变少。”

而基于模块化的云架构部署,企业实际上不仅获得了未来运维和升级的便利,而且实施效率也能大大提高。“IT的部署到底是选择‘工地做法’还是‘工厂做法’?工地做法是买来原材料,现场制作安装;工厂做法则是利用预制的模块到现场拼装。两者的效率是不同的。”郭尊华说,“作为一个技术的提供商,我们不能给客户搭一个工地,而是希望能够整合好,配套好,为用户提供一个能够高效部署、自动化运营、灵活升级的IT基础架构。”

写在最后

新冠疫情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从4月份开始因为“新基建”的推出有所缓解。2020年5月3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采购经理指数显示:2020年5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和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均保持在临界点以上,其中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为50.6%,比上月小幅回落0.2个百分点;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6%,比上月上升0.4个百分点,我国经济运行恢复势头稳中向好。

“我之前在给同事开会时说:Whatever the challenge is , whatever it takes ,  let us make success together,我们志在成功。”郭尊华对2021财年接下来的业务非常乐观,他认为“新基建”的国家政策在全球经济面临新冠疫情重创的情况下,给了所有企业更多的信心,新基建不仅只是一个技术,还是一个信心和美好未来的期盼。“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郭尊华引用一句古诗来表达自己对于未来的期待。(撰文/丁海骜)

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数字商业时代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