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数字技术的商业观察者
登录×
人物
2020-07-13

联想凌拓:“新基建”是一场数据驱动的中国创新

时间: 2020-07-13 编辑:

联想凌拓首席执行官 陆大昕 “新基建并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就明...

联想凌拓首席执行官 陆大昕

“新基建并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就明确了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定位,随后‘加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被列入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联想凌拓首席执行官陆大昕认为,“新基建”战略的提出是经过长期酝酿、水到渠成的 一个过程,而选择在目前全球经济充满变数的时间点正式推出,则是基于对中国经济短期和长期两方面的 考虑。

陆大昕认为:从短期看,国家布局“新基建”是为了满足振兴当下经济的现实需要。因为新冠疫情对 全球经济造成的冲击显而易见,“从以往经验看,基础设施建设对经济社会的引领带动作用十分明显。有 数据显示,基建增速每提升1个百分点,拉动GDP增速0.11个百分点左右。”因此在这种情形下 :“新 基建”的拉动作用将带领巨大资金的投入,这将会带动人民就业、企业发展、公共配套等资源的投入,能 够极大缓解由于疫情所导致的经济压力,成为国家稳投资、扩内需和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途径。

而从长期看,新基建则是培育社会发展新动能的必然要求。传统基础设施建设经历二十多年的高速增 长后,整个市场正趋于饱和。整个社会需要找到新的方式,让改革开放政策所带来的人口红利继续向前延 续。“也就是说,从人口红利过渡到数据红利,从劳动密集型社会过渡到数据创新型社会。”陆大昕说。

在陆大昕看来,“新基建”对于中国社会和经济生活的影响,将随着对IT应用的不断融合和深入而逐渐展开:首先,随着“新基建”的不断建设与发展,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将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从而推动制造业、农业、服务业等传统企业进行数字化和智能化的转型升级,加快创新步伐 ;进而,在企业转型过程中,“新基建”会重新划分人与机器的功能,这将为企业带来新的发展模式——在衍生新产品和新服务的同时,还可实现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的一体化路径。最终,随着企业业务转型和产品不断推陈出新,企业将变得更有竞争力,从而为自身赢得更多发展机会。

“新基建”的企业数字索引

事实上,单纯从理论层面分析,“新基建”强调的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 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 这实际对于企业级用户而言,在眼花缭乱的IT技术面前,缺少了一些能够实际应用于实践的指导。因此对于企业来讲,需要一个角度:如何将这些理论 落实到企业实践?

“新基建实际上是围绕数据应用而开展的基础能力整合的建设项目,因此企业级用户需要紧紧围绕对数据的应用和管理展开自己的‘新基建’规划。”陆大昕强调,作为企业最核心的资产,数据的管理与使用将决定企业是否可以顺利借新基建之势,释放数据红利。而抓住了“数据管理和应用”这一核心,对于应用企业来讲,就相当于抓住了企业新基建的索引。

而企业真正要在这一个成长周期解决的数据管理问题,陆大昕总结了“多快好省”四个维度——多,爆炸性的数据增长;快,数据创造和传输过程中,如何提升效率;好,产品稳定可靠且足够先进;省,要更经济,符合数据创造的边际成本模型。

4月20日,国家发改委首次明确了“新基建”的范围: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和创新基础设 施三个方面,分别对应的是IT技术打造的能力基础、IT技术在传统基础设施基础上构建的综合应用场景 和IT技术赋能的未来创新三个递进的应用场景。从某种程度上看,这三方面的“新基建”内容的实现, 都需要依赖IT技术实现,但在具体需求上又有所不同,所需要的IT技术和产品也不同,所需要实现的 目标更是不同。而如果应用“数据管理和使用”这个企业新基建的核心指标,结合“新基建”的三个层 次,那么实际上企业用户就能更快根据自身的业务类型和场景,找到更符合自己的“新基建”思路,从而 完成自身的业务蜕变。

“信息基础设施”是“新基建”最基础、也是影响企业侧最广泛的领域。因此也会涉及相当多的新兴 IT技术和能力,包括打造数据承载的基础,如代表通信网络基础设施的5G、物联网、工业物联网、卫星 互联网等;还有实现数据转化的技术,如代表新技术基础设施的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还包括最核 心的能够满足对海量数据进行管理及分析的技术,如代表算力基础的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等。

“如果说数字化转型是新应用、新场景的需求侧, 那么涵盖了5G、AI、数据中心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就是新手段的供给组合。”虽然涉及到繁多的IT能力,但是陆大昕认为“信息基础设施”事实上要解决的,是“要构成一个数据从采集到决策的完整数据链,从而支撑数据成为新的生产要素并发挥重要作用”,为企业级数字化转型赋能。从这个角度看,结合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需求,实际上“信息基础设施”所要实现的目标,就是“敏捷高效地管理海量数据, 并且保证其能够在当前网络环境下,以及在未来的 5G 环境下,数据能够保持迅捷流通。同时,保证企业级用户能够以更简化、更经济、更具性价比的方式获得。”

“新基建”的第二个方面是“融合基础设施”。“这方面的新基建实际上着眼于:对传统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智能化升级,涉及的每一项基础设施都将包含多项信息基础设施的应用内容,因此需要实现数据的汇集与打通。”陆大昕举例说:例如智慧交通中的智慧出行、车联网,将在 5G、云计算赋能下得到快速发展;自动驾驶产业则需要人工智能技术支持;智慧能源涉及能源生产、储存、供应到消费的全产业链,因此需要及时高效地对各类能源的数据进行交互和融合,并在各环节之间实现协同。而智慧交通与智慧能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广义上智慧城市框架下的一部分,后者涉及的信息基础设施则更为广泛而多样:5G 与物联网作为信息的“高速公路”加速实时高效连接互通 ;人工智能、区块链作为夯实的“路基”用以助力智能化及互联互通;数据中心提供数据作为实现智慧城市的基本要素。“因此在我看来,‘融合基础设施’实际上就是要打破数据孤岛、充分实现 数据的融合共享。”陆大昕说。

陆大昕强调,对于企业用户而言,数据的融合涉及两个层面:其一,融合基础设施的内部,保证数 据可以无缝流动;其二,融合基础设施之间的数据,使其也同样融汇贯通。其中,前者的目标主要是打通 边缘、核心与云端,并让数据流动于多供应商之间,这涉及到对多供应商的集成管理;而后者从根本上来 说,就是在万物互联、人机智联的数字时代发展数字经济,让“新基建”为数字经济提供新动能。

最后要讨论的“创新基础设施”,是“新基建”的三个方向中最具有想象空间的部分:其更多强调的 是对数据管理和计算能力的要求,通过让高效可靠的数据管理解决方案和计算能力相结合,最终为科技创 新提供发展的引擎。这其中,包括以数据为核心,支撑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产品研制的重大科技基础设 施、科教基础设施、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

“从具体需求的角度看,‘创新基础设施’的目标落实到数据管理诉求,实际上可以总结为:提升数据处理速度、提升数据分析能力和保护核心数据安全。” 陆大昕说。

联想凌拓的“数据”地图

不难理解,“新基建”的IT属性使得其将始终围绕数据的产生、使用与支持展开价值的发掘,因此在“新基建”时代,数据必然会备受重视、其价值也将被新技术不断挖掘。

这对联想凌拓来说,显然是个绝好的机会去施展其在数据创新方面的独特优势。“实际上联想凌拓 提供的Data Fabric战略强调的就是数据无缝流动,涉及如何保存数据、如何做数据的合规性、如何做数 据治理、如何帮助企业去做数据创造。”从某种程度上看,联想凌拓的产品理念的确与“新基建”各个层 面对数据管理的要求不谋而合。

从技术层面上看,实际上联想凌拓Data Fabric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其囊括了以云计算为代表 的新兴技术基础设施和以数据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因此可以帮助企业将数据输送到两种形态的基础设施,从而实现云上云下的业务打通,实现跨多云的数据交互。这完全符合“新基建”当中“信息基础设施”打造完整数据链的需求。

而Data Fabric天然地就支持融合基础架构或混合型企业,通过整合管理平台,简化工作流、提升 效率;通过软件定义存储管理解决方案、混合云解决方案让数据在云端、核心、边缘自由流动,而非困在各类软件和数据服务提供商及设备提供商各自的“孤岛”上,从而实现开放资源共享、数据打通融合。这又是打造“融合基础设施”的关键能力。

至于联想凌拓提供的全闪存及混合闪存阵列、闪存与 NVIDIA DGX 高性能计算机结合的ONTAP AI,以及数据中心容灾备份解决方案等,则是从速度、分析能力和安全等各个层面,符合构建一个跨边缘、核心和云端的“创新基础设施”的三大数据管理诉求。

“当我看到发改委对于新基建的定位时,再回头看 Data Fabric,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陆大 昕说。

毋庸置疑的一点是 :“新基建”市场是未来的蓝海,无论对传统企业,还是对新兴行业而言,都有 很大的投资和拓展空间,尤其是对新兴IT行业更是如此。从本质上讲,“新基建”是以IT基础设施为代 表的新型基础设施,因此势必会应用到各种IT技术和产品,从而为该行业带来更多的市场机会。但是从更长远来看,随着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与IT结合得越来越紧密,其也将会对整个IT行业提出更多的要求,无论是在技术能力方面、行业知识方面,甚至是在生态构建等方面。

“新基建对于各个行业的发展都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通过国家层面的引导,调动企业的积极性,让更多的企业了解在新基建背景下,在数字化、智能化时代,数据的管理和创新能力具有重要意义。”陆大昕强调,过去,企业对于数据管理的需求,可能更多考虑的是合规性、数据治理;而今天需要考虑的数据管理,更多地向数据价值、数据创造倾斜。“这就需要我们用全新的方法,提供更智能、更贴合数据价值创造能力的解决方案,来解决这一‘剧变’ 过程中的问题。”陆大昕说,这正是联想凌拓一直坚持在做的事:在传统的数据管理能力之上,去赋予企业数据创造的能力,从而在这场数据驱动创新的变革中勇立潮头。

 

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数字商业时代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