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商业观察的IT媒体
登录×
资讯
2016-08-29

“慢生活”下的“慢生意”

时间: 2016-08-29 编辑:

生活在快时代,从起床到睡觉,每个人都匆匆忙忙。我们为什么要回归、怎样才算回归慢生活? 8月28...

1

生活在快时代,从起床到睡觉,每个人都匆匆忙忙。我们为什么要回归、怎样才算回归慢生活?

8月28日,慕思第八届全球睡眠文化之旅从北京出发,本次慕思全球睡眠文化之旅活动以“回归慢生活”为主题。呼吁人们回归慢生活。慕思总裁姚吉庆携手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及众多媒体、商业、时尚界的精英人士共同出席现场活动。

 

慢生活是对经济发展的调整和回归

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回归是历史的规律。从2012年第二季度开始,中国经济逐渐从过去的高速增长中慢下来,越来越多的产业也开始一个存量调整的阶段,进入个位数增长,甚至负增长的时期。秦朔在现场举出一个数据:今天中国整个社会融资总额40%-50%不是勇于创新,不是用于技术改造,是用于偿还旧债。“我们为什么要慢下来,是因为我们的经济增长方式出了问题。”

相较于过去的比快,秦朔认为,现在到了比慢的时刻。他曾经在曼哈顿皇后区看到慕思的品牌专卖店,“我感觉很吃惊,和周围美国的超级卖场和一些专业市场相比,慕思两层专卖店,不仅仅包括床,包括沙发等等,给我的感觉周边的品牌店属于第三世界,而慕思品牌专卖店属于第一世界。这样一种变化我相信不是一日之功,可能是十年,甚至更久。”慢下来才能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我在想,我们可以问自己,什么是慢生活、硬生活、软生活。思考什么是和硬的,刚的,相区别的内容。”

作为财经观察家,秦朔向现场观众分享了自己的投资建议。美国从1802年到1997年,有三种投资都跑赢了名义的GDP,其中一个是房地产,第二个跑赢的是股票,而最后一个投资是人力资本,是对自己的投资。“我们过去想到的人力资本投资都是教育,但今天也包括怎么对自己好一点,怎么自己舒服一点,怎么让自己睡的甜一点,这就需要慕思来满足大家的需求了。”

 

慢生活是对边界的把握和控制

人们为什么会忙?冯仑说忙着追名逐利,是欲望催促着我们不断地忙起来。“生命中有三件事,根本算不准。算不准能挣多少钱。算不准痛苦和幸福。算不准在什么时间,地点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人们不断的在算,理想状态和现实状态相隔越远,我们的不满就越强烈。“在宗教的世界里,多就是少,少等于多,苦等于乐,乐就是苦,生等于死,死就是生。当三者划等号的时候你才能够感觉到慕思对你的关怀,否则我们就是痛苦。

想要回归慢生活,冯仑认为,我们需要在多少、苦乐、生死三组矛盾中寻找合适的距离,把握边界。“当你越来越算不准,越来越多纠结时,你离慕思所代表的健康生活就越来越远。” 而只要我们把欲望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每个人都可以慢下来,经营企业也是如此。

冯仑建议企业要像慕思一样,控制欲望和能力之间的界限,做一个简单、有边界的公司。12年来慕思专注睡眠系统,不断为自己做减法,一步一个脚印,终于把专卖店开遍全球。冯仑说:“我相信最好的慢生活就是进屋上炕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说话,最后在梦中高潮,这是慕思的境界,也是我们的向往。”

 

慢生活来自生活的管理和平衡

作为企业家中慢生活的标杆,夏华从自身经历出发,谈到她对慢生活的理解。“认认真真对待你的每一分钟、每一个选择、每一件事。”虽然生活中无数人在安排你的日程,很多都是你无法拒绝的,但是我们至少可以控制遗憾。体会忙碌中带给我们的意义。

夏华谈到她在贵州大山感受到的震撼。“我们的设计师到贵州大山里呆上一个星期,跟绣娘碰一个合作方案,才发现真的叫慢,慢到什么程度?就是慢到这些老人家可以用三年给自己的女儿绣一件嫁衣。”慢真的是一种心境和智慧。成功是一阵子,生活是一辈子,这是大智慧。真正的慢生活其实是对自己每一个日子的一种尊重。我到今天也没有真正有多少次慢的机会,但是我每一天有慢的心境。比如再忙碌,我也让自己尽量把时间管理好。

虽然不是每个企业家都能真正享有慢生活。但是像慕思、依华可以为我们创造慢生活。在他们的努力下,期待未来能够有越来越多的人享受慢生活。

 

慢生活催生新的商业发展机会

在随后的圆桌会议中,现场嘉宾秦朔、冯仑、夏华和姚吉庆针对慢生活进行了探讨。意大利作为本届慕思全球睡眠文化之旅的目的地,一向以“慢生活”闻名世界。欧洲之慢是否值得中国人去学习?

姚吉庆认为:西方的生活方式虽然很慢,但是慢工出细活。在这样的慢生活中,意大利诞生了许多精工细作的奢侈品,代表着各自业内极高的品质和服务标准。这和他们对于工艺的极致追求有着很大关系。慕思和欧洲包括米勒、德国DOC等多家百年公司合作,集合他们的精致工艺,整合制作健康睡眠系统。从这个角度来看,慢不是懒惰、懒散,而是慢工出细活,确实提升了整个品位,这也是我们在比较快时代的中国转型阶段应该倡导的一种方式。

谈到影响现代人睡眠的条件,冯仑认为,影响人的睡眠有两大要素,物质和心理。睡眠的物质状态靠慕思寝具来满足,而睡眠的心理则要做到心大事小。“忙碌的事很多,但视野要开阔。从历史观、世界观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同时,冯仑也谈到睡眠对女性的重要性,并期待慕思为女性提供一些产品。

秦朔提及他曾经考察过慕思在曼哈顿开设的品牌专卖店。他认为像慕思这样,12年只做寝具这一件事,却发展成为遍布全球的高端品牌。证明了慢生活可以催生出新的商业发展机会。

据了解本次慕思全球睡眠文化之旅将前往意大利,深度体验当地的慢生活文化。慕思全球睡眠文化之旅作为慕思寝具的品牌活动,最早开始于2009年,迄今已举办八届,行程经历欧洲、澳洲等十多个国家,四十多个城市。八年来,在睡眠之旅活动中,慕思逐步确立了全球睡眠文化整合者的定位,并于去年提出慕思设计全球制造的概念。本届活动中,慕思将视角转向都市生活的日常体验,倡导大家回归慢生活。

5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数字商业时代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