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 APP「绑架」的人 直击 APP 下的百态生活

111人们出门不可以忘带的清单里又多了一样——手机。
这不仅因为我们要打电话,
重要的是,我们只需动动手指,点开 APP,就能满足我们的购物、社交、娱乐等所有需求。 更为重要的是,手机已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
90 年代的电影《手机》里,葛优扮演的严守一说:“手机还是带到身上踏实。” 而如今,手机是我们的一个器官,“像左手摸右手一样没感觉,但一旦分开,撕心裂肺啊。”

仿佛一夜之间,身边的朋友都用上了智能手机, 最大的变化则是很多人成了移动互联网用户。有数据显示,到 2015 年,移动互联网用户将超过传统互联网用户接近 20 亿。移动互联时代,各类 APP 不断涌现。从八面玲珑的掌中游戏,到每天早晨的天气预报, 再到出行路上的路况信息,甚至美食信息、购物、理财......我们习惯了睡觉之前看一眼朋友圈,习惯了手机购物,习惯了吃饭前拍照,习惯了朋友聚会时大家都低着头玩手机,习惯了用微信代替一次通话......谁敢说,自己的智能手机里没有一两款 APP ?

APP 下的一天,只需“动动手指”

早上 6 点 40,就职于外资银行的米妮被手机闹铃叫醒,拿起手机,手上的智能手环告诉她,昨晚的睡眠质量并不是很好,几点入睡、几点清醒、深睡眠和浅睡眠各多长时间,甚至血压和心跳情况都被捕捉下 来,这些数据均被记录到这款智能手环的 APP 里。她坐起来发了会儿呆,深度睡眠才 18 分钟。她无奈地叹口 气 , 打开 “ 美颜相机 ”, 照照微肿的双眼 , 努力睁大双眼,“咔”的一声,相机中的她美哒哒的,双眼皮也看不出肿了。她很满意,随手打开“墨迹天气” 查看了一下天气预报,又是霾天!

匆匆起床,米妮习惯性地点开手机中的“QQ 音乐 ”。 听着歌曲 , 刷着牙 , 她走进厨房 , 看看昨晚通过手机里的一款 APP 控制的电饭煲中的八宝粥熬得恰到好处,她不禁为自己鼓掌,心情也随之大好起来。 化好妆,一切停当下来,她一边悠闲地坐在桌边吃早餐,一边打开微信,给朋友们的分享点上几个赞。时针指向七点半,眼看着快要迟到了,出租车是打不到了,米妮只好用“嘀嘀打车”叫了一辆专车。10 分钟 后,米妮开始在车上用手机安排一天的工作日程,回复信箱里的邮件了。

忙完上午的工作,已经十二点多,米妮累得不想下楼去吃饭 , 于是打开 “ 必胜客 ”, 在线订个披萨 , 坐等美味的午餐送进办公室。晚上 7 点多,米妮完成了一天的工作,终于可以下班了。“咕咚”运动软件提醒她,一天的运动步数还不足百步。米妮当即决定走路回家,燃烧燃烧卡路里,当然消耗多少卡路里“咕咚”都给她纪录着呢。明天就是周末了,想到期待已久的《侏罗纪世界》已上映,米妮马上在团购网站上订了两张电影票,计划和闺蜜一起去看。

这只是米妮日常生活的一天,25 岁的她是个手机达人。她的手机里安装了近七十款 APP,社交用微信、购物用淘宝、团购用美团、看电影用时光......几 乎每一项生活需求都有相应的 APP 软件与之相对应。 米妮告诉记者,每天入睡前,她都习惯浏览一遍常用的软件,看有没有新的动态更新,手机已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APP 无所不能,有人爱来有人恨

在 2009 年“你希望的未来手机是怎样的”调查问卷中,有 65% 的人希望有更多的 APP 可以赋予手机 24 小时智能生活管家的职能。比如帮你确定一天的菜谱,帮你管理家里的电器,甚至像电影《钢铁侠》 里那样,可以与超智能软件对话,让他帮你处理各种事物等。

上述愿景,现在已经实现了一大半。APP 商店里, 多得是生活软件,行程安排、经期记录、怀孕准备、 减肥计划等等,各种与穿戴设备结合着使用的 APP, 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凭借着这些软件的专业性与便利性,人们的生活变得愈加美好及有趣。刚参加完高考的王珍的手机里有一个叫“败家”的文件夹,里面放置着“淘宝”、“蘑菇街”、“美团”、“支付宝”等多款购物 APP,王珍坦言,初中的时候学校规定不许用手机,高一时, 父母为了方便联系,才为她配了一部智能手机。“当时手机里大概有三、四十个 APP,主要是娱乐类、社交类和学习类。” 王珍告诉记者,移动A P P 对学习上的帮助可大了,再也不用每天背着厚重的英汉字典去上学,遇上不认识的单词,只要打开“有道词典”搜索就可以很快查到,比检索纸质字典要快上很多。遇上不会做的课后习题,只要打开相应科目的 APP,扫一扫题目,答案、解析立马呈现,非常高效、便捷。 除了学习,王珍的课下娱乐也离不开移动 APP,“聊天、玩游戏、看电影,这些都可以在手机上完成,当然无聊时也经常会拍几张自拍,用修图软件把自己修得美美的!”

“灰暗的高中生活终于过去了!”王珍现在每天用的最多的就是淘宝和团购类的 APP,“最近在上驾校,于是下载了一个‘驾校宝典’,里面有习题练习和模拟考试,可以利用碎片化的时间来强化记忆,很实用 。”

从事通信行业的高茹告诉记者,她的手机里有一百多个 APP,涉及社交、购物、娱乐、生活、学习等各个方面,仅是与工作相关的软件就有八个之多,“别说一天了,一个小时不用手机都很不方便。”在微信中,高茹数了数有 18 个工作群,“不算多,我见过最多的大大小小的群有 100 来个......”

现在的确有很多人在微信上加同事、合作伙伴和客户,把工作揉入生活。根据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对微信进行的调查显示,53.3% 受访者认为微信提高了工作效率,但有 32% 的人觉得因为微信失去了部分个人空间,23.8% 的人认为微信变相增加了工作时长。

“现在收到微信的提示我就害怕,哪怕是星期 六 。” 在外企工作的白云说 :“ 手机不能离身 , 隔几分钟看一次,我不知道同事会在什么时候给我发信息。” 不知现在有多少人害怕点开微信?微信的即时对话功能,加上几乎 24 小时不离身的手机,让同事间的交流可以在第一时间进行。但时间一久,她的工作和生活“被微信绑架了”。她开始对微信产生了抵触和倦怠感。

你可知道,APP 给了你一张“手机脸”

温纳,是一个新潮的姑娘,青春时尚。她对更新不断的交友软件非常迷恋,仿佛手中的手机没有下载新的功能软件,就很落伍似的。从最初 QQ 上的漂流瓶,到微信,再到如今的陌陌,她喜欢这样的交友方式。尤其是陌陌,哪怕再陌生的人,都不会有距离感。阿灿是她在陌陌上结识的男友,和他聊了有半年时间,他俩才开始见面,谁承想,实质性接触后,温纳感觉阿灿并不是她理想的结婚人选。

温纳坦言,阿灿的好友太多了,他的手机和笔记本,凡是交友软件里都有上百个好友,而且,大都是女的。“这也正常,我当初和阿灿不也是用这种方式相识的吗?”温纳考虑再三,接受了阿灿,开始试着和他走进了现实中。但温纳发现,和阿灿坐在咖啡厅,他依旧低着头摆弄手机,拇指不停地忙碌,温纳和他说话,他心不在焉,有一句没一句地敷衍了事。坐公交、走路、看电影,甚至是吃饭,阿灿经典的动作就是低着头,用手指翻动他的网络世界。 温纳自嘲地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坐在你的对面,你却在给我发私信。”

阿灿沉迷的状态让温纳大为恼火,倘若将来走进婚姻,他也是这么成天迷恋 APP,“那我岂不是和一个机器人结了婚?”和阿灿谈了不到两个月,温纳提出分手,“我不可能和一个长了‘手机脸’的男人谈情说爱。再说,阿灿一向热衷于 APP 的交友方式,谁知他以后会用同样的方式‘容纳’多少好友呢,和这样的人结婚,实在缺乏安全感。”

令温纳哭笑不得的是,阿灿挽回恋爱的方式同样来自于 APP,他下载了类似“爱情调解员”的软件,用那些天马行空,常人想象不到的浪漫来博取温纳的欢心。除此之外,最让温纳感到毛骨悚然的是,阿灿居然将他俩曾经甜蜜,甚至略带肉麻的聊天对话,放到他的微博上,以此来唤醒温纳对以往的留恋。“这太可怕了,任何一款交友软件都恨不能四通八达,人尽皆知,我的这点私密还不成了天下人共享的笑料?”温纳再三警告阿灿后,他才删除了微博上的文字。“APP 时代邂逅的爱情,很容易遇人不淑,而网络的扩散范围更是难以预料的。”紧接着,温纳将阿灿取消关注,彻底拉黑,卸载了所有的交友软件。

恋爱毕竟是需要相处的,内心的碰触、语言的交流、精神的沟通,这些都是恋爱的最基本。温纳现在懂得,只顾低头摆弄手机,不懂情感交流,即使软件再高端,科技再发达,也不过是一个没用的摆设罢了。让温纳心有余悸的是,“别看是虚幻的网络世界,但它‘告知天下’的扩散力太彪悍了。”

APP 陷阱,你的手机被操控了

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现在用户每天花费在手机上的时间越来越长,安装的 APP 数量也越来越多。2011 年,每个用户每月平均使用手机应用时间为 18 小时 18 分钟,而目前,这一时间增加到 30 小时 15 分钟。

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 APP 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是,许多手机用户因恶意 软件侵袭或者操作不当,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为手机流量大幅增加而买单。

最近,宋先生在手机应用商店下载了一款股票 APP,尝试在手机上进行股票分析和购买。没想到安装该款 APP 之后,李先生的手机上多出来几款从未见过的应用软件,不久,电信运营商发来短信,告知其手机流量使用超额,已经欠费停机。经过排查,李先生发现是新下载的 APP 含有木马病毒,暗中下载了不为机主所知的应用。

与宋先生有过同样遭遇的手机用户还有很多。比如,有机主下载一个手电筒 APP,使用前却被告知需要先访问“你的位置”;安装一个天气 APP,可能还要用到机主的通讯录......在人们越来越依赖手机应用的同时,APP 也会带来各种威胁。工业和信息化部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安卓系统的手机病毒数量大幅增长,每 10 个 APP 就有 1 个是病毒 ; 此外,多个国产手机银行客户端或多或少均存在安全隐患。

“前段时间,我的一位朋友从网上下载了一款手 机游戏,使用没多久,机主就发现该 APP 竟然偷偷复制手机上的通讯录、短信内容以及最近的网购情况, 还自动把这些信息传给游戏开发者。”360 网络安全专 家万仁国介绍说,该 APP 被开发者恶意篡改过,程序里面被加入了恶意扣费代码,用户将其安装到手机 上就会恶意扣费,同时它还窃取机主的联系人、短信内容等隐私信息,然后将这些隐私信息回传给程序开发者。

实际上,国家在手机 APP 安全性的监管方面并不是没有动作。比如,在 APP 安全方面,工业和信息化部已经出台了一些标准,其中包括移动互联网应用商店安全防护要求、移动终端开放平台及应用程序安全框架、移动互联网恶意程序描述格式等。但据了解,目前这些标准仅是推荐参考标准,并无强制性。

“净化和促进手机应用产业的健康发展,首先需要建立统一的强制性监管标准,规范软件商店、应用开发者的行为,才能彻底根除目前智能手机程序市场的混乱现象。”对于这样一个监管标准,专家们认为应由政府部门牵头,APP 开发企业、移动互联网公司、 安全专家等多方共同制定,让行业有法可依。

APP 时代,我们究竟被改变了什么?

如果说互联网的出现让人们的社交习惯开始发生改变,那么移动社交软件的迅猛发展,则将新的社交习惯推向了高潮——从熟人社交转向陌生人社交。 2015 年,移动社交软件的发展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的模式。经过前几年的熏陶,人们的社交口味被养得越来越刁。对用户来说,你光好是不够的,你必须还要够特别,或具有针对性。例如,《Snapchat》的“阅后即焚”、《微信》的“2 分钟内撤回消息”、《秘密》 半公开的匿名模式(匿名八卦会在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中传播)、《20 Day Strangers》与陌生人分享 20 天生活、《Pumpup》主打的健身社交,以及 LGBT 交友等等。这些 APP 是否满足了用户的需求?答案是肯定的,至少你无聊时,可以通过“摇一摇”功能, 偶遇一个与处于同样状态的人。

在 2014 年,淘宝手机消费人均 10000 元。有机 构调查显示,21.6% 的人习惯用手机下单,然后等待快递上门;有 14.7% 的用户通过手机购票回家 / 出行; 有 5% 的人使用打车软件。得益于技术的发展,现在,你只要轻点指尖,输入一串密码,就能随时随地进行 消费。去年,你还在嗑着瓜子排队等位,今年,你已经可以在 APP 上点菜支付,进店坐下就吃了。有统计,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人的手机平均安装 6 款与消费有关的 APP。

此外,近两年新起的家庭服务 APP 也越来越受欢迎 。比如《阿姨帮》(提供家庭保洁服务)、《爱大厨》(家宴定制服务)等 ;同城美食 / 游玩 APP, 如 《 周末去哪儿 》( 同城特色活动、周边旅游 )、《城觅》(同城美食推荐预订)等。不过,同城外卖 APP 的接受程度却不高。商品少,送餐时间太长,是影响其发展的主要因素。

现在,你可有一天不玩手机游戏的时候?触摸操控改变了人们的娱乐方式。有统计表明,每个手机里平均安装的 APP 是 36 个。其中,游戏最多,占了 41%。虽然现在的手游品质仍比不上端游,但你仍忍不住去玩。这也是拜手机随身携带的特性所赐—— 制作精良的大作满足了发烧友愈发刁钻的胃口,各种丰富的休闲游戏也填满了普通玩家被工作打碎的自由时间。 “具体的时间很难估算,我只知道每天在手机上消耗了不少时间。特别是游戏。”网友阿黎的感慨,想必是多数人的心声。

唱歌、摄影、健身、视频等生活软件,在 APP 商店里更是应有尽有。一个人无聊时,可以对着手机唱上半天;开启 GPS 定位功能后,拿着手机就可以在家进行原地跑,软件会自动帮你计算消耗的卡路里......APP 几乎填充了我们每一段闲暇的时光。 就像苹果口号说的那样:Life ? There’s an APP for that !

一个小小的 APP 到底蕴藏着多大的能量,又改变了什么?旧金山市首席信息官克里斯·维恩的话, 或许可以回答我们的问题——“让那些困扰着人们的事情变得简单。”同样,APP 也再一次应征了“硬币两面的哲学”。它提供我们“看世界”与“分享” 便利的同时,也让我们更深切地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恶,让人患上低头症、手指癌、拖延症等各种互联网疾病......

但,这恰恰是 APP 最有趣的地方——分享无好坏,好坏在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