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ns凌感 只做技术中坚

qq20161019-2

VR 和AR 的火热,不仅仅是资本层面的,更多的应用层面的业务正在徐 徐展开,与此同时,技术和围绕该技术所形成的产业环境也正在完善当中。

“三年前,我在硅谷遇到了一对夫 妇,妻子何安莉在硅谷很多家高科技公 司里担任资深工程师,有非常强的号召 力和领导能力;丈夫费越是一位严谨的 科学家,技术天才。他利用业余时间开 发出了全世界第一个三维的桌面操作系 统,这即是费博士试图把PC 扩展到VR 的最初的构想,也是uSens 凌感的发 源。”

在2016 年8 月uSens 凌感中国区 首场发布会上,联合创始人时驰谈到了 uSens 凌感——这家致力于为虚拟现实 (VR)与增强现实(AR)提供三维人机 交互解决方案的公司的缘起。

2013 年,在硅谷中心的圣何塞市, 凌感科技(uSens Ince)正式成立。而凌 感科技成立的时间,恰好是AR、VR 正 在蓬勃发展的阶段。

对于广大的普通用户而言,熟悉和 了解AR、VR 产品,大多通过市场上大 量涌现的相关硬件设备。与这样一派红红火火的市场相比,来自技术层面的研 发则显得有些寡淡——除了少数几个大 牌厂商外,真正致力于AR、VR 技术本 身研发的公司并不多。

事实上,无论是AR 还是VR,都不 是一夕出现的全新技术,只是随着技术 的持续发展,各项技术之间开始有了融 合的技术基础和应用需求。但是,作为 人类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的交互平台, AR、VR 更多强调其能够带给人自身乱真 的体验和感知。这些要求有些可以通过 各个不同学科之间的配合可以实现,更 多的,对于AR、VR 核心技术本身也提 出了相当的挑战,因此其仍然还处在发 展的过程当中。

“要征服普通消费者,就要用普通消 费者最习惯的交互方式、对待方式以及 他们可以接受的价格,把人身体每个部 位从现实当中解放出来。”时驰认为,从 交互自由度、穿戴的难易程度、可移动 性、设备价格、形态、使用场景,尤其 是交互自由度的限制,使得VR、AR 的 沉浸感和带入感大打折扣:“我们相信在VR 领域,所有被关注的人体交互要素里 人的手指是最重要的。再其次应该是位置, 再其次是我们对周围真实环境的感知。”

而这,正是uSens 凌感过去三年产品 技术研发的重点。

作为一个纯粹的VR、AR 技术研发公 司,uSens 凌感引以为傲的是其26 自由度 手势跟踪技术——通过内置双目红外摄像 头和三个LED 发射器,该系统可以计算人 体手部26 个自由度,识别手部姿态,收集 动作信息,进行手势建模,因此用户无需 穿戴任何外部设备或手柄,就可以完成自 然的人机交互。加上6 自由度头部定位跟 踪技术,凌感科技事实上可以在移动平台 上实现VR、AR 应用体验,用户带来交互 性非常强的沉浸式“超级现实”体验。

在首次中国区发布会上,凌感科技还 推出了uDev 开发者计划——平台方、硬 件商以及内容开发者可以直接应用uSens 凌感提供的软硬件套件。“凌感科技也有 移动交互一体机,但是这只是一个参考设 计,凌感科技不会做基于头显的品牌和运 营,我们只做行业技术和解决方案的提供 者。”Fingo 系列,包括Fingo 模组、Color Fingo 和Power Fingo 模组,是凌感科技将 自身技术和产品根据不同行业应用进行的 打包。

“我们现在在虚拟世界无法控制真实 的物体,但以后会有。Fingo 系列都在慢慢 地让用户感觉到更自然。这种自然不是科 技迁就人的结果,而是在人机交互的发展 中选择更多的融合、相互理解和表达,从 而让彼此发展得更好,通过技术的方式去 减少壁垒。”凌感科技首席研究员毛文涛谈 到未来人机自然交互时这样说。实际上, 这对于凌感科技对VR、AR 产业链的构想 也有相通的地方:组成该产业链的不同部 分,各司其职,又互相融通,才能构建一 个足够完整和健康的生态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