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市场正式走入黄昏

在中国,应用商店是一个相对特殊的一个审视对象,它是google play退出中国市场以后,移动应用分发平台空白市场的继承者;同时因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应用商店孕育出和其他国家截然不同的生态体系,以至于形成几大势力分庭抗礼的走势。要知道,虽然安卓系统开源,但对于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来说,google play是类似苹果app store一样在移动应用市场无法撼动的对手,以至于国外几乎没有像样的应用商店。而中国市场则是三国争霸,四国军棋,一副群雄割据的模样。

头部下滑,整体分散

下滑首先是从头部开始的。2014年,移动应用市场的格局还非常清晰,百度(百度手机助手)、360(360手机助手)、UC浏览器、小米这几家差不多垄断了中国70%的渠道市场份额,等到了2015年,腾讯的应用宝和手机厂商代表的硬核联盟进入第一梯队之后,应用市场第一梯队总的市场份额却在下跌,从70%下跌到50%,甚至更低,可以预计的是,明年的市场份额还会下降。

除了整体份额下降之外,各家渠道的新增用户也陷入停滞,甚至出现了逆增长和倒退,这一点360手机助手尤为突出,很多CP(游戏研发商)在进行渠道投放时已经明显感觉到量越来越少,流量越来越呈现分散和扁平的趋势。传统的应用商店正在一步步被瓦解。

流量都去哪儿了

一方面原因来自于智能手机出货量放缓: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DC公布的《全球手机季度跟踪报告》,2015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增幅将首次滑落至个位数。

手机出货量放缓意味着没有新增用户,这对于惯用通过预装绑定的方式来获取新用户的应用商店不啻于一个极大的打击。应用市场早期推广的方式就是和手机厂商签订合作协议,通过绑定的方式去推广app,而现在各大渠道,只能通过换量(置换)的方式来获取新用户,说白一点就在已有的用户市场中进行下沉,可见智能手机红利结束对于应用商店冲击很大。

新兴渠道的崛起

新兴渠道是指区别于传统应用商店的渠道。以游戏为例,这类渠道要么和游戏关联度不大的流量型产品,要么是游戏行业的某个垂直细分领域,理论上,所有有流量的移动互联网产品都是分发渠道,只不过玩家和游戏之间的匹配度导致分发效果的强弱,但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新兴渠道的比重越来越大。

随着移动互联网越来越成熟,超级app正在吞噬用户的时间和注意力,比如微信。而微信之外的超级app,比如陌陌、UC浏览器、猎豹清理大师等等,已经开始广告变现和游戏分发,甚至单独成立游戏发行部门,这些超级app某种程度上侵蚀了传统应用商店的市场份额。

百度腾讯360,有人欢喜有人愁

百度腾讯360三家可以算三足鼎立,但细细看其实差别还挺大:其中百度和360的商业模式以及产品形态最为接近,不同之处360依靠旗下的多个产品矩阵去获取用户,而百度更依赖其搜索优势,前者重商务,后者重运营和产品,但在整个渠道衰落的过程中,面临的困难是一样的。

百度稍微要好一点,因为至少阿拉丁平台能持续不断为其带来新增的搜索用户,相比下来360来说就比较惨了,浏览器、安全卫士这些产品的用户基本上已经全部被挖掘干净了,没有搜索,手机终端也没有起来,新的流量来源迟迟起不来,也无怪乎周鸿祎这么执着的去做奇酷手机了。

我们谈论应用渠道的黄昏,更多指的是传统渠道,比如百度、360、UC等等——当然,在整个应用市场大盘放缓的过程中,依然有腾讯应用宝,硬核联盟等渠道的杀出重围——但不可避免的是,这些渠道也面临新增用户缓慢、流量减少、收入下降等问题。分发的门槛并不高,更多是依赖巨大的流量作为支撑。

事实上,整个应用市场的繁荣是建立在手机这一核心硬件的基础之上,设想一下,假如几年之后,VR成为现代生活不可或缺的智能产品,那届时又有一波新的增长红利,新的分发渠道势必兴起,这些传统的分发渠道,如果不能把握住新的风口,那真的恐怕离死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