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叁寿的“数据星河”

12.pic_hd

4月24日,贵阳大数据交易所“2016战略部署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召开。发布会上,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数据星河”战略全面曝光。王叁寿表示“经过一年的摸索,交易所发现大叔据交易不同于商品交易,甚至更不等于股票交易,数据交易的最大价值在于数据聚合的作用,而不是买进卖出的模式”“数据星河”战略的正式发布,意味着这一战略正式进入执行阶段,中国大数据交易生态圈将逐步形成。

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总裁、九次方大数据创始人王叁寿介绍,“数据星河”战略将打造数权、数融、数创、数通、数价、数托、数货、数金、数客、数标、数知、数例12个大数据平台。

 

王叁寿:从梦想到现实

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的故事得从王叁寿说起。

2005年,中国成为创业的热土。众多身怀梦想与激情的青年毅然投入到创业的滚滚洪流中,王叁寿也是其中一员。在这之前他已经辍学三年,在国家图书馆看了三年书。

2016年,王叁寿创业11年,他创立的九次方大数据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大数据资产运营商,公司一旦上市,初步估计估值会超过200亿。

王叁寿说:“创业11年下来,没有痛苦,只有快乐,因为我感觉不到痛苦,更不想让自己变成每天紧锁眉头的创业者,虽然创业路上荆棘密布,可披荆斩棘也是一种快乐。” 创业11年,王叁寿经历了三次人生转折点——从内蒙古来北京、辍学在国家图书馆看书、寄宿在清华大学。

2000年,不太愿意上课,天天憋在宿舍看企业家传记的王叁寿抱着“做一个科学家”的心态只身来到北京上学。可是上学的第一年就粉碎了他这个想法。“原来科学家和我20年来的认识完全是两码事,我脑海里面的科学家应该都像爱迪生一样,创立一家伟大的公司。”

2001年互联网经济泡沫,IT领域哀鸿遍野,王叁寿在这一年选择了辍学。同样是这一年,王叁寿的父亲破产、去世了。王叁寿从一个富裕家庭环境的孩子变得一无所有,着实在北京过了几年穷困潦倒的日子。那段时间,王叁寿每天在国家图书馆看书,主要是金融经济类的书籍。

王叁寿父亲原来活着的时候,也是当地远近闻名的企业家,经营着一家奶牛场,木材加工厂,家具厂,煤炭生意等,“父亲就是基督山伯爵里的摩里尔船长”,说。

2002年到2003年期间,王叁寿寄宿在清华大学8号宿舍楼。他始终坚持旁听经管学院的课程,同时在麦肯锡、商务部研究院等地方找一些兼职研究助理与实习的工作,来养活自己。在清华大学寄宿的日子,他依然坚持每天看大量的书。“我也是这个时期,启蒙了数据的价值所在。”

在王叁寿寄宿在清华大学期间,王叁寿遇到了在清华大学就读MBA的范晓东(现任某国际集团中国区副总裁)。范晓东可以说是王叁寿的第一位创业导师。“他让我知道创业的方向。”提及范晓东,王叁寿充满感激,因为范晓东不仅为他指明了创业思路,还借给他10万块钱作为创业公司启动资金。从此,王叁寿才走上了创业之路——2005年创办了中国第一家IPO咨询机构——汉鼎咨询。

2010年,王叁寿又迎来他第二个创业机会——创办了九次方大数据。以金融大数据为切口投身到大数据领域的创业中,摸索了两年后,他发现,最大体量的数据掌握在政府手中,于是他在2013年提出,做中国的大数据资产运营商,激活政府手里的数据资源,服务政府和市场。

当创业激情与残酷现实碰撞后,九次方大数据并未如期待般那样在大数据中挖掘到宝藏,反而踩进了一片深不可测的沼泽地,严峻的形势可谓举步维艰。王叁寿抱着他“大数据资产运营”的理念走遍全国40余省市,不是被拒之门外,就是认为他简直天方夜谭。直到2013年,王叁寿遇到了贵阳市委书记陈刚。

陈刚书记完完整整听完了他的一番话,并且点头赞同。陈刚书记对大数据产业发展的前瞻性眼光,让王叁寿的二次创业在贵阳找到了腾飞的机会。王叁寿说:“有人说我是贵漂,我觉得贵州就是我第二个故乡。”因为如果没有对大数据发展所见略同的陈刚书记,如果没有贵州对大数据产业发展的大力扶持,王叁寿的大数据理念就很难被认同,二次创业恐怕还要走更多的弯路。

如今,在贵阳市政府、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的推动下,50个省市共同发起中国城市大数据产业发展联盟,并于近年5月27日在贵阳揭牌。王叁寿的梦想再次成为现实。

 

“数据星河”是战略也是趋势

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经过一年时间的运营,目前已经有300多个省市政府、金融机构、产业集团成为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的会员单位,截至2015年年底,交易金额突破6000万元。一年时间,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已经接入了100家数据源公司,包括广东省南方大数据平台、腾讯等企业。目前,交易的数据总量超过10PB,覆盖政府、金融等30个领域。这一交易平台的成功,为此次“数据星河”战略中未来搭建的12个平台提供了宝贵经验。

“数据确权,解决了数据的所有权问题。贵阳通过大数据试验特区,已经做了一些摸索。还有一些公司,将数据存在大数据交易所,希望我们帮他去加工、建模、分析。这样正好能发挥我们贵州省整个大数据存储、大数据中心的优势。我们争取把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建成国家级的大数据交易所!”王叁寿介绍,“数据星河”战略是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运营一年以来,不断总结的结果。

事实上,此次公布的“数据星河”战略12个大数据平台各有侧重,其中:数权平台能够帮助数据源公司为数据确权,确保大数据在产权清晰、权力保障有效的框架下,发挥更大的价值;数融平台,有融资需求的公司的汇聚与平台;数创,大数据创业创新的双创平台;数通平台,将为1000家数据所有者打通从基础数据源到数据产品的完整生命周期;数价,即数据定价,帮助数据源公司进行大数据资产评估与定价;数托,意为数据托管,为数据源公司提供大数据托管环境与平台;数货,即数据期货,打造大数据期货平台,激活未来的数据价值;数金是数字金融平台,打造大数据行业的金融超市平台,为大数据公司提供一站式金融服务;数客,即数据创客,未来五年,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将利用数据开放平台,汇聚1万个大数据创客团队;数标,就是要制定大数据交易标准、数据定价、交易安全标准、大数据应用标准等;数知,即数据知识,将汇集全球大数据领域的知识资源库、大数据专利库、大数据词条等;数例,即数据案例,汇聚全球大数据应用案例、交易案例。

此次发布的“数据星河”战略,将有效融合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目前的资源,并在这一战略平台的基础上,吸引更多的企业来更好地使用数据、挖掘数据价值。“数据星河”战略有助于释放中国乃至全球大数据价值,实现大数据落地,引领中国大数据产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