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璞和数人云:我从谷歌来

互联网技术的出现,给了很多人创业的基础;万众创新的大环境,给了中国IT界全面改变的时机。互联网+万众创新,使得一些国际IT巨头不仅成为新技术的提供者,也正在成为高新创业人才的输出者——有这样一群来自谷歌、IBM、微软、EMC、阿里巴巴的资深技术人员,正在成为整个IT界创新创业者当中,最为夺目,也最为被人期待的一群人。

王璞

北京东北的望京,是很多IT公司的办公地点,王璞创办的数人云也在这里。

采访王璞几天前,才第一次与他碰面。当时他刚刚拜访完客户匆匆赶到,落座后,外套上写着一个大大的“GOOGLE”格外醒目。脱掉外套,里面的帽衫上同样有一个大大的“GOOGLE”标志,一副典型美式IT工程师的样子。正式采访王璞当天,北京刚刚经历了一次大风,天气异常晴朗。

我从谷歌来

在中国的IT界,始终缺少一种技术主导的主流价值,这种情况在2015年有些改变:经历了“万众创业”风潮的国内IT界,因为越来越多更专注于IT技术的创业公司出现,前途也变得异常清晰。

2015年左右,中国IT行业出现了这样一批技术主导的创业公司,这类公司大多由传统技术优势公司高级人才回流创立,这些人专注技术,视野开阔,见识过最新的技术演进沙盘,也经历过更成熟研发流程的历练。他们和他们的公司,为中国的IT界带来一股基于技术的、更务实的新风:虽然短期内不能与传统的IT领先企业在技术上全面对抗,但因此出现一批在单点技术上有所突破,甚至取得领先地位的全新公司,还是可以期待的——王璞和他的数人云就是其中之一。

创立数人云之前,王璞在Google山景城总部做了两年多广告部门数据平台构架师,负责管理每秒访问量高达百万的广告数据平台。更早,在美国GeorgeMason大学获得计算机博士学位期间和之后,王璞也在曾在Groupon和StumbleUpon短暂停留。

“Google是大公司,大公司讲流程、体系,但是我不喜欢被约束。”回想起当初的情形,王璞承认,很大程度上,Google不仅为其提供了创业所需的机会,而且Google对于云计算技术发展趋势的构想和把握,甚至为数人云今天的产品和市场的定位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2014年7月,拿到一百万美金投资的王璞回到北京,创立了数人云。

“我当初跟投资人沟通时,讲是全部都是技术问题。到现在为止,数人云所有合作的投资人基本上都是从Google出来的,或者基金里有人曾经在Google工作。所以我就可以跟他用Google的术语沟通,告诉他我想做的事情相当于是Google的哪个项目,他立刻就可以听懂了。”沉默一下,王璞说:“创业一定得做自己最擅长的东西。”

云计算的中国市场

数人云成立之初,王璞对于自己公司要做的事情都只是从技术上做的考虑,但是具体的客户在哪里、帮助客户解决哪些问题,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划和业务定位。

“一开始根本没有产品,纯粹是以项目的形式帮助用户解决IT方面遇到的问题。”技术出身的王璞首次遇到了商业上的考验。好在,当时王璞的同学提供了一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种子客户,后来,客户的数量上升到三个。

当时的数人云,只能说还是一个为客户项目提供支持的服务型公司。“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项目对数人云还是有很大帮助,尤其是初期要寻找目标市场,定义自己该服务哪一类的客户,解决客户什么样的问题。”王璞说。

逐渐地,通过为大量客户提供IT服务,王璞和数人云的工程师在积累经验的同时,也发现了用户对于IT项目的共通需求:内在业务能力和IT能力之间存在的严重不匹配,很多企业客户都是IT拖业务后腿,各家企业迫切想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都没有好的解决方案。

“举个例子,我们有一个客户做了一个移动端的推广活动:打开微信公众号页面,摇一摇,系统会为用户随机抽取礼物。客户的这个推广活动得到了市场很热情的支持,结果他们的后台就崩溃了,因为并发客户的数量太巨大了。”数人云后来的客户当中,有非常多的金融和电信行业的用户。这类用户的业务需求对IT架构的需求弹性很大,虽然从传统解决问题的角度考虑,构建一个更庞大的数据中心也可以解决问题,但是现实的情况是,其它时间,数据中心中大量的资源和能力会处在闲置状态,这与建设这样一个数据中心所需要投入、运营和维护的成本相比,存在显而易见的不匹配。

“企业客户趋向于用云计算技术来解决大的并发的问题,这是一个相对成本低廉,效果又比较好的一个解决方案:云计算最大的好处就是弹性,当大的业务数据流量来了,客户马上可以采购很多云计算资源,以支撑到当时的大的负载,大的流量。等负载流量过去后,再把云上的资源释放掉。”王璞认为,云计算可以帮助企业解决他的业务和IT的断层问题,而且也只有基于云计算才有可能做到快速业务响应,因为云是比较弹性的解决方案。

用谷歌思路解决中国用户的问题

云计算对大多数用户来讲,虽然其价值已经取得基本的共识,但是技术性还是相对更强,因为用户想要依靠自身的技术能力,搭建一个云平台,或者利用云平台解决现实的业务问题,依然非常不现实。

因此,现在市场上,基于云技术已经形成了相对细分的不同服务和应用模式。最基础的层面是给企业提供云计算资源的IaaS(Infrastructureas a Service),在这个级别,借助云平台用户可以按需购买计算、存储、网络等资源;最广泛,也是最接近广大用户的是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也就是将市场化的软件部署在云端,用户通过终端设备使用这些应用软件;处在IaaS和SaaS中间一层是给企业提供平台化服务的PaaS (Platform as a Service),可以理解为用户可以借助云平台提供的组件,构建和运行只属于自己的软件。

再形象一些解释,如果将IaaS比喻成发电站或者自来水厂,SaaS类比为各种各样的家用电器,那么PaaS要做的,就是为企业提供各种各样的电网、变电站、自来水管道网络,以期能够安全迅速地将电力输送给终端用户。

最终,数人云选择了为企业开发业务应用所用到组件的PaaS服务:数人云提供的软件产品,可以帮助用户根据自己的业务需求,构建与云基础平台的通路,解决客户从业务到云端部署最后环节的技术问题。

“云计算是比较新的一个产物,现在整个企业界IT的构架正在逐渐向云计算演进,上云的过程虽然说只剩最后一公里,但其实工作量非常大。”虽然应用云计算技术是一个趋势,但是通过PaaS的方式为企业构建一个完整的IT架构本身,也还仅仅处在起步阶段,远没有到成熟的地步,这就使得目前市场上众多的解决方案并没有遵照同一解决问题的思路。在Google工作的背景,使王璞有机会近距离观察Google这一云计算先驱内部庞大的云计算环境,“数人云帮助企业构建的云构架只不过是其中一个流派的做法,因为我在Google工作过,所以数人云实际上是借鉴了Google的理念,按照Google采用云计算的方式,我们把这个作为一套我们服务的构架提供给客户,就是希望客户能够按照最终Google使用云计算的方式,帮助客户上云。”

毋庸置疑,Google是云计算领域的先驱和领导者,随着应用越来越深入,应用越来越成熟,Google解决的问题思路很有可能成为未来云计算应用的重要标准。王璞看中的是这一点,用户也更重视这一点。

中国市场的现实需求与王璞的技术背景在数人云找到了商业上的交叉点。

王璞和数人云的小伙伴

同大多数技术人才创业的人一样,王璞在数人云上几乎用尽了自己的全部时间,在同事眼里,王璞的全部时间只有两件事:工作和睡觉。对王璞来说,上一次如此执着于一件事件,还是在北京大学读计算机研究生时。

那时的王璞曾经是音乐的狂热爱好者,组乐团、练吉他,“我当时在北大搞乐队,几个朋友一起搞音乐、玩音乐,我弹吉他最疯狂的时候,一天弹八个小时,不上课,然后晚上不睡觉继续弹吉他。”

成立数人云以来,王璞似乎又找到了一些当初的感觉:“当年组乐团时那种做事情非常纯粹的感觉:我喜欢,所以我就要认真地、全神贯注的做一件事情,非常专注在一个点上。而且不仅我自己很专注,我们乐队的成员也很专注,几个非常专注的人在一起很深的研究一个问题,沉浸在里面搞乐队、玩音乐,相当有效率,乐此不疲的,就是很兴奋。这个状态我是非常喜欢的。”

听起来,这就是创业的感觉,因为总是面临不同的挑战和困难,因此必须时刻保持清醒和亢奋。

“数人云与其他公司相比有个很大的不同:我们做事情比较急,我们总是希望尽快走进客户,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而且能很快速地把问题解决。”在与王璞一起专注研究问题的数人云COO谢乐冰看来,跟海归、受过良好教育的创业者一起合作,因为大家都是具有分析复杂问题的能力,具有相近的思维方式,因此更容易达成一个建立共识的基础和逻辑,“大部分的海归创业公司,这是长期发展的优势。”

采访超过了预定时间的一倍,走出数人云所在的写字楼,发现在周围又开始有几个刚刚搭建起脚手架的工地,显然周围还将有更新的写字楼在不久的将来会拔地而起。总是有新的事物不断出现,包围和挑战旧有的事物。数人云刚刚经历了20个月的成长,算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新生力量,但是想必不久的未来,就会接受后来者更猛烈的冲击。无论如何,这是一种良性、并且能够有机会给中国的IT界带来活力和真正成长机会的竞争,是值得鼓励和尊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