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实耕耘在大数据里的中科天玑

WechatIMG30

2010年由中科院计算所孵化的中科天玑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当时便被贴上了高新技术企业的标签。而这一年正是大数据发展的元年,“大数据”一词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被科学家和计算机工程师所创造。

形成业务闭环的中科天玑

初期的中科天玑运营着互联网信息挖掘、舆情监测等业务。通过近几年大数据浪潮的发展,大数据的价值被一步步的体现。其产品技术体系分明,无论是信息采集、数据存储、数据分析还是数据安全等与大数据相关的技术,都能够在中科天玑的大数据产品体系中寻找到自己所需。

发展至今的大数据,有人认为其实已过了一个高速发展阶段,是不是就可以去研发基于大数据的新技术了?其实在中科天玑首席运营官马隽看来,大数据浪潮其实并没有过,而此前的只是一段大风,风口过后,应该沉淀技术,而不是急于新进。

在人们认为的大数据浪潮过后的阶段中,中科天玑如今已完成了大数据行业的多元化布局,从IDC数据中心到底层的大数据分析引擎,到可视化展现,再到政务、舆情、公安、金融等行业应用覆盖,目前已经形成了一条协同、共融共生的大数据生态体系闭环。

金字塔式的人才需求

“相对于其他注重高调宣传的公司,我们认为做比说更重要。目前我们主要在做两件事情,大数据技术相关的研究和大数据服务相关的项目。”作为中科院计算所成立的高新技术企业,中科天玑犹如白居易在琵琶行中所描写的主角一样,身怀才技且环绕着一丝神秘感。

马隽解释到,我们公司有自己的特点,比如技术方面会花的时间更多一点,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沉淀。而客户群体更倾向于政府,宣传会不如想象的那么多,所以目前我们更低调一些。

马隽的观点不在急于求新,更多的是关于技术积累所到达的高度,“所以说我们在默默地做一些事,没有这些积累,仅仅把国外的技术拿来也不合适。以贝叶斯算法为例,没有进行调整的单纯的算法没有实用价值,算法能不能实用,需要数据来喂养,我们希望做一些符合中国国情的技术和产品。”

符合中国特色的基础同时,市场对大数据人才也有着迫切的需要。而中科天玑对于人才的培养极其地看重,目前已经面向高校推出了大数据实验室解决方案,平台内置了本科和高职两个专业的培训课程体系。马隽称:“现在的大数据教学体系,包括大数据教材现在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标准,大数据快速发展,新的技术Hadoop,Spark等也在不断地演化,传统的教育机制和出版体系难以满足时代的发展,我们希望从企业和研究机构的角度花时间推动解决这个问题。中国软件业并不仅仅缺乏多高端的人才,也需要大量普通人才的培养,也就是说职业教育同样很重要。”同时他又将人才的需求比作了一个金字塔,通过搭建教学平台,把相关的实验环境、场景、实训案例等部分供给到高职、高校中,让学生成为金字塔式的技术人员。

循环不停做的技术活儿

对于技术产业端来说,无论是领先发展的欧美,还是迎头赶上的东亚,发展大数据的一个重点在于推进数据开放,而关于大数据的公司层出不穷,并且都有独特的定位,使当下大数据形成了一定的风向。但有人认为大数据发展,其实已过了一个阶段的浪潮,是不是就可以去研发基于大数据的新技术了?其实在中科天玑首席运营官马隽看来,大数据浪潮其实并没有过,此前的只是一段大风,风口过后应该沉淀技术,而不是急于新进。

面对海量数据的生成和储存,以及大量的跨境数据流动,如何保障数据安全是当前大数据发展所面临的重要问题。所以在即将面临的真正检验点时刻,大数据能够确保无误帮忙做很多事吗?这个并不能有一个肯定的答案,对于马隽来说,慢慢的持续地在这个方面去努力,这很重要,真正大数据在中国只是刚刚开始。

大数据推着的智能AI,在马隽看来实验到实践,要做两件事,为什么?一类是偏技术,一类偏实用,这两者是一个迭代的过程,没有这些实际的应用缺一不可,但是没有技术,就没法在这个行业里面应用了,这个里头要循环不停地做。

一个公司做几年,三年两年怎么样,尤其是做企业服务的公司,马隽是不相信的,要把一个事情做到真正的实用化,并且关系到国计民生,包括汽车自动驾驶这样关乎生命的课题等都不是小事情。马隽称:“我知道能够帮忙有很多事,包括对于AI这块,我是抱着积极拥抱的态度,但是想替代一个什么东西,这个还需要很多时间来检验,我也希望推动它。但是真正的一些技术的使用,还需要很多很多实践,一轮一轮的迭代,要历经大浪淘沙。”

结束语:

技术的趋势离大众生活并不遥远,如今人们最能切实体会到的是应用于身边的技术以及在讨论风口中的趋势,每日在各类网站中浏览的新技术研发和应用。然而很多技术的应用都是在一段时间的积累之后,才能够真正应用于民生之中,无论是智能驾驶还是区块链技术以及大数据安全,生命与财产等方面一直都是技术端所要实现的大头。正是对这些技术的美好幻想,才会有不断的科研实践出现,所以马隽表示很多技术的东西,风口归风口,做事归做事,两件事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