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过后,ofo能上演“绝地求生”吗?

083306674672

事情从2017年的冬天开始。

相比于风光无限的2016年和207年上半年,2017年下半年,作为共享单车巨头之一的ofo,在发展的问题上已经波折不断。之后有媒体爆料,ofo账户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元,ofo手上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

而彼时,正值北京多年难遇的没有雪的冬季,干燥、寒冷成为了代名词,ofo该如何度过对于他们而言这个漫长的寒冬呢?

众所周知,在共享单车行业经过了大肆的烧钱战后,悟空单车、1号单车等众多单车品牌已经相继被市场淘汰,表面上共享单车是趋于ofo与摩拜两家稳定,但是实则内部已经元气大伤。

2018年3月4日,ofo创始人戴威已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先后两次将其资产共享单车作为抵押物,换取了阿里巴巴共计17.7亿元人民币的融资。用自行车作为资产还钱,显然是ofo的无奈之选,毕竟通过抵押动产向巨头借钱,在科技圈并不多见。

唯一有印象的一次是锤子。面对资金问题,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将名下205.38176万股的锤子科技股权抵押给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后来罗永浩也自嘲道,“当时已经到了万分紧急的时刻,甚至开始演练公司破产后的程序了,可以说不到最后关头,企业是万万不会抵押借钱的。”

在拿到阿里的救命钱后,ofo能够平安度过寒冬吗?

夹缝求生存,妥协或许是唯一

说起来,ofo在共享单车领域的经历像过山车,以大面积市场投量抢占市场,换来了大量挤压城市空间、损坏率高的口碑,其话题逐渐成为了口头段子。

尤其是在ofo和滴滴矛盾公开化后,已7个多月没有融资消息的ofo似乎走到了又一个分叉口,曾经的头部玩家,如今强敌环绕,只能在内忧外患的夹缝中通过债券的方式获取救命钱。

年前有传摩拜拿到了美团领投的10亿美元,此消息虽然并未获得美团方面确认,但至少让人感觉到一丝丝春天的温暖。17亿人民币和10亿美元相比,差距多少有些悬殊,比惨,可见一般。

值得一提的是,摩拜完成10亿美元后,融资总额将超过50亿美元。此外,来自二三线共享单车市场的哈罗单车1月份完成了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算起多轮总额的话,将超过100亿人民币。

在充足的资金储备下,没有后顾之忧的哈罗单车在摩拜和ofo都取消了1元月卡时候,依然推行1元月卡。显然它的目的就是继续通过价格战争夺市场,弥补其作为后来者在市场占有率上的的不足。

总体而言,不论摩拜还是哈罗,都拿到了10亿美元,而ofo最终只拿到了17亿人民币。在共享单车的牌桌上,ofo此刻的对手或许已不再是以往戏谑往来公关战的摩拜,而是新晋玩家哈罗单车。想要继续保持住市场霸主的位置,ofo必须首先解决资金的问题,而妥协或许是唯一的办法。

急需修复的商业模式

实际上,共享单车从创建之初就被纳入了重资产行列,无论是造车还是人员维护,都将花费巨额资金,而依靠押金池的盈利模式始终无法长久。

或许是ofo在早期将盈利模式想简单了。众所周知,ofo的单车造价并不高,约在200-300元左右,但其损坏率却居高不下,这也导致了多数收益会用于人力维护,所以靠骑行盈利并不赚钱,至少赚的不多。

真正进入ofo口袋的欠款是押金。目前,ofo的押金已升至199元,虽然其不断推行芝麻信用免押金政策,但在25座免押金城市中,北京地区并不在列。但从多个第三方统计看,北京用户的月活跃度指数排在前三甲。此举意味着,北京大量用户仍会将钱款存入ofo的押金池中。

另一家头部的共享单车摩拜也没有因为ofo陷入危机而变得好过。受共享单车前景未明影响,摩拜的新一轮融资进行的并不顺利。由于其盈利模式不够清晰,不少投资人不愿意再进行投入。

共享单车未来都会走上免押金模式,这也是众多中小玩家垮掉的主因,毕竟无押金就没有备用款,光靠骑行的钱很难维持生存。

所以,ofo想要市场格局,就必须要对现有的商业模式进行优化。2018年夏天会是一个很好的契机,随着天气的回暖,共享单车的用户也会相继回归,对于ofo来讲,最为重要的是解决大量用户再次用车交押金时的心里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