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 Gelsinger:VMware的战略转型

QQ20160509-6

现在的IT领域,正处在一个调整期,各行业已存在的关系和秩序,都因为新技术和新应用的大量出现而面临重新洗牌和组合。对于身处其中的系统提供商而言,即便是曾经的大佬和权威,面对暗潮汹涌的市场重构,同样处在一个“市场的小船说翻就翻”的紧张阶段。

“从以客户服务器为中心,到跨多云环境服务;从过去的本地部署,到非专有的、通过定制的方式来获取的服务;从业务驱动,到消费驱动……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整个IT的业务都在发生一种结构性的变化,这种变化会影响到所有的业务——这是整个IT行业的结构性的、最根本的一种变化。”Pat Gelsinger,VMware全球首席执行官,在VMware北京CIO高峰论坛期间接受笔者采访时认为,VMware以往的主要业务是为服务提供商或者终端用户提供基础架构,但是随着业务扩展的需要,VMware将会深入理解终端用户的业务需求,与系统集成商和服务供应商进行合作,为终端用户提供除了原有业务以外的更多服务:“这些都能够给我们的未来带来很多的增长的动力。”

正如Pat Gelsinger所说,VMware正在从一个纯粹技术型产品提供者,变成一个更加贴近用户业务需求的解决方案提供者,“我们的解决方案既包括产品,也包括服务。”

 多云生态战略

在一个时刻强调互联网价值的时代,面对市场上越来越多的公用云服务、以及终端用户越来越个性化的私有云,一个与“信息化孤岛”相识的情况是:由于各自业务需求的不同,常常会造成企业中的不同业务部门会采用不同的采购和部署方式,来应用云技术。有些存储部门会通过在本地部署虚拟化数据中心,有些技术按和管理运维部门则会采购公有云的方式。这就使得在一个企业当中,不同的团队采用不同的IT体系、不同的安全和合规要求,不仅没有从整体上改善企业的业务模式和效率,反而增加了更多的IT技术整合难度。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所谓的数字企业就是应用更多的软件,但是任何的一个软件的应用都离不开基础架构的支持,设备的交付,以及能够通过收集数据支持这种应用。VMware成千上万的客户都需要在不同的基础架构上来运行这些应用,在不同的设备上,去交付和部署这些应用,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数字化企业对于应用基础架构的需求。”Pat Gelsinger认为,作为企业的管理者,在推进企业数字化的过程中,首先需要解决跨平台和设备的管理难题:“VMware公司业务转型的重点,将在原有计算虚拟的传统业务基础上,重点开拓针对软件定义数据中心,包括网络虚拟化、存储虚拟化、自动化云管理平台方面等方面的战略,以试图去帮助用户在多云环境中实现对这些技术的应用和部署。”

事实上,无论是公有云还是私有云,VMware是个没有办法绕过的节点:从帮助终端用户部署本地的数据中心,到为云服务提供商构建基础架构。因此,从VMware的角度去构建一个跨多云平台的生态环境,从而实现:无论企业应用云的方式如何多样,最终都能统一管理——最具有技术实现的可能,以及现实的操作意义。

“通过大力发展包括NSX、Virtual SAN和终端用户计算在内的产品和业务组合,构建全新增长业务和云端业务。”Pat Gelsinger多次提到NSX,事实上VMware希望通过其实现网络虚拟化:将多云、多设备进行更有效率的统一管理和连接。

VMware的构想中,在帮助用户构建私有云时,VMware的Virtual SAN超融合软件,有助于客户实现更加经济高效的性能、提供对任意应用的支持,从而可以帮助用户的数据中心更加具有延展性。在此基础上,通过NSX、vRealize和AirWatch,就可以实现公有云与私有云的平滑安全连接,从而实现真正的新的统一管理控制平台。

“VMware NSX不仅针对VMware的环境,也针对非VMware环境:我们现在可以为亚马逊云、微软的Azure提供NSX产品,将原本只能用于VMware环境中的技术,延展到非VMware的云环境中。”Pat Gelsinger对记者说,网络虚拟化的市场机会非常客观,超过了计算虚拟化的市场,“仅2014年到2015年,VMware的网络虚拟化业务就增长超过两倍,2015年收入已经达到了6个亿,客户超过了一千名,在这方面,我们潜力是非常大的。”

 中科睿光模式

作为此次中国之行的重要行程之一,Pat Gelsinger出席了中科曙光与VMware注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科睿光正式成立,与发布云计算操作系统、虚拟化管理系统的新闻发布会。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乐观的合作模式,因为它能够成功地帮助我们去挖掘中国市场,如果这样的市场合作方式是成功的,那么我们也有可能还会建立一个类似的合资公司。”如果将中科睿光看做是VMware在中国市场种下的一颗种子,那么其一定是希望收获更多的中国企业级用户。

事实上此前不久,作为VMware帮助客户将其私有云端扩展至公有云端战略的一部分,VMware和IBM在今年2月宣布达成战略伙伴关系,客户将能够利用VMware的技术以及IBM在全球部署的45处云数据中心,来实现全球扩张。

但是斯诺登事件后,对于数据的安全性和隐私性问题被越来越重视,各个国家都纷纷出台相关规定保护自己本国机构和企业的数据安全,中国也不例外。囿于外企的身份,如果说以往以系统提供商的身份与中国用户进行合作,VMware还会遇到重重限制,那么根据VMware的最新业务构想,希望以云服务商的角色为中国企业提供私有云和公有云的通道,难度可想而知。

“中科曙光有很好的实力,比如说他已经建立了很多城市云的数据中心,VMware在这方面需要和曙光进行合作,将VMware的技术和曙光的技术进行结合,放在合资企业里面,来打造云方面的产品,挖掘城市云市场,我们要做的一方面去向国有企业去销售我们的产品,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希望面向政府去建立一些适当的云的环境,从而能够挖掘,可能凭借我们自身力量无法挖掘的一些市场机会。

如果有了中科睿光,一切都不一样了,VMware在中国的市场机会几乎是无限的。“作为一个非中国的企业,中国市场上有20%到30%的市场份额是很难触及到的,除非我们可以找一个非常有实力的国企,央企来帮助在中国市场创造更多的价值,我想通过和曙光的合作,在这方面我们会有很多的机会。”Pat Gelsinger说:“除了建立合资企业这种方式之外,VMware也不排斥采取其他方式来和地方的伙伴合作。比如说在销售方面,我们就有很多的分销商,也有很多的OEM厂商。我们觉得能够和这些IT方面的领先的公司进行合作,各种形势都可以,来帮助我们在中国市场上发展。

写在最后

将VMware的业务转型,与之前因为Dell收购EMC导致VMware股价下挫联系在一起是不公平的,毕竟在IT领域,变化和调整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尤其是,VMware所处的虚拟化和云计算市场,由于正在成为一个新的技术、应用和投资热点,因此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同时,由于市场接受程度的不断深入,用户对其的需求也正在发生改变:以往通过计算虚拟化改善了业务效率的用户,开始希望能够利用虚拟化和云计算,通过网络虚拟化、数据中心虚拟化……真正改善、优化和升级其自身的业务能力。这一切,都使得这一领域是目前IT界最活跃,也是调整最剧烈的一个领域——无论是软件层面还是硬件层面。身处行业漩涡的VMware当然能够真切感受得到。

事实上对于VMware来说,从近期刚刚公布的2016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显示,其已经启动的调整正在获得市场的认可: 2016年第一季度收入为15.9亿美元,比2015年第一季度增加5%;同时,许可收入为5.72亿美元,比2015年第一季度减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