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商业观察的IT媒体
登录×
资讯
2018-06-27

市值千亿却被挤出道琼斯 官方回应料很足

时间: 2018-06-27 编辑:

在虚拟经济的冲击之下,市场趋势的应对、企业的战略调整、资金链的断与连以及业务间的关系网络等现...

在虚拟经济的冲击之下,市场趋势的应对、企业的战略调整、资金链的断与连以及业务间的关系网络等现象,也许都在表明,传统企业该如何选择及保持或能够持续发展。

美国通用电气公司(以下简称GE)已无法代表美国经济,最终于北京时间2018年6月20日凌晨,美国股市收盘后,标普道琼斯指数委员会发布公告称,工业巨头通用电气被剔除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药店连锁店沃博联(Walgreens Boots Alliance)将取而代之。

杰夫·伊梅尔特于2001年任为GE董事长兼CEO,站在巨人肩膀的他,通过砍除业务,为GE带来了“删减改编”的传奇,以至于GE的市值蒸发约1000亿美元,股价下跌了约30%,按总市值计算,通用电气市值达到了1155亿美元,比目前道琼斯指数中很多工业企业的市值都高。但道琼斯指数看重的不是市值,GE也因此成为道琼斯工业指数中最差的个股。这也是通用电气被剔除的原因。

大刀阔斧的金融业务,带来了“世人笑我太疯癫”

GE的业务斩首,无疑是其股份下跌的重要原因之一。2013年GE将NBC Universal(NBCU )余下的49%股权出售给了美国最大有线电视公司Comcast;同一时期,Comcast以14亿美元的价格还买走了GE持有的洛克菲勒中心30号(30 Rockefeller Plaza )以及后续的各种金融资金,总价值约为800亿美元……

直到2017年,杰夫仍然停止不住他“卖卖卖”的脚步,4月份,GE宣布要出售其旗下庞大的金融业务、GE资本的绝大部分。除了出售业务,杰克还“删”了战略规划部,清理了公司内部层层叠叠的等级结构,裁减了几千名员工。

如果说杰夫·伊梅尔特是位务实的资本家,通过出售业务和删减战略、清除等级结构来使GE这艘工业大船转向更加灵活稳定的话,那么杰克·韦尔奇则更像一位商业传奇人物,仅在短短的20年内,使GE市场资本由百亿美元达4500亿美元,高出30多倍,巩建了工业巨头。也正因此,才会有接下来的业务调整,杰夫的出售计划。

工业巨头的瘦身,源于杰夫的烦恼,某媒体人这样写到:“当时杰夫的烦恼是:数据有朝一日会变得跟机器本身一样有价值,也可能比机器本身更有价值。但GE却没法利用这些数据。于是到了2014年,杰夫给GE定了个小目标:要成为世界前10的软件公司。”

退出道琼斯工业指数的意义,为了“蜕皮”

GE工业软件的发展其实也从另一方面可以看到杰夫曾对外明确的表态:“GE真正的力量在于它的工业工程,不是金融工程。”而工业数字化趋势的数据证明到,工业用云能够带来30%的成本降低,。

但在此之前, GE工业设备成本的90%并不是在采购上,是维护。机器数量过少,使用频率高机器时长发生问题;机器数量过多,启动不工作会消耗太大;小问题却因使用者却未曾受过维护培训,所以需要专业人员过来检查,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成本等等。一旦这些机器可以产生联网的数据,那么无论是从操作还是管理角度来说,都会大幅度降低成本。

GE的瘦身,事实上也是传统工业企业转型的典型案例,面对互联网所带来的技术趋势,坐以待毙不如趋势而为。麦肯锡荣休董事理查德·福斯特于2016年讲过:“没有企业能够永远跑赢市场,所谓常青树就是一个神话。”换句话说,市场对谁都不友好,在杰夫·伊梅尔特就任之初,“9·11”事件、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塑料市场利润率暴跌、油价下跌、互联网巨头相继崛起。这一系列事件不仅给予风头正劲的GE当头棒喝,同样西门子、飞利浦、ABB等企业也都未能逃过一劫。

因此杰夫曾对董事会成员提出GE就该好好搞工业,而不是变成一个“财团”的想法不会被拒绝。所以能够看的到,砍了金融业务的GE犹如蜕皮过程中的“蟒蛇”痛苦却仍在与命运抗争——今年以来,累计跌幅25.78%;过去12个月,累计跌幅52.70%;2017年至今,跌去59.01%。

失明的“巨蟒”,同样失去了热感应

但是转型之后GE,在流言不断的影响之下,其不仅放慢了GE Digital(GE数字化部门)步伐,甚至还后退了一步。据某媒体报道,这个部门旗下最重要的“产品”之一,Predix工业互联网平台,已经暂时放弃成为工业物联网安卓系统的宏伟计划,而把触角缩回到GE未来利润所在的航空、医疗和能源系统等三个领域。

接踵而至的,还伴随着跌失的股价以及前任CEO和大批高管的黯然离去。在资本市场威胁要把GE从道琼斯指数除名的之前,营销圈子也在唱衰GE的数字化转型,某平台中的撰文中指出,现在GE Digital依然存在,但它已经失败了。

在全球工业企业市场中,西门子在深耕专业领域的基础之上,借助IT与网络技术为客户打造数字化解决方案,不断向上延伸;作为后来者,ABB则以下沉策略形成自下而上的战略路径,反扑智能制造市场。与此同时的GE,在给GE Digital设定了盈利指标。最尴尬的地方就在于当合作伙伴对Predix系统平台表示兴趣的时候,GE Digital的重点是如何敲定一笔短期收入,而不是长期合作。

一位前雇员留言说,很多工程师在这里得不到提拔。GE Digital相信自己的领导力培训体系,总是倾向于提拔GE体系内部的员工,而那些外面招聘来的工程师则多年都不会被提拔。

“这些在GE Digital充当经理和领导的人被称为‘trained executives’(被训练的领导者),他们往往有敏锐的政治洞察力,但是缺少在数字领域的技能和敏感。结果是,员工们都忙着学习‘生存技巧’,让他们的老板们开心,而不是努力工作。”

结束语:

大刀阔斧的“蜕变”背后,是由于自信把业务剔除,所建立的绝对迷信。同样的夕阳产业,有企业转变思维后的利润丰收。同样的朝阳产业,也不乏企业的经营不当,而导致各项危机的到来。GE盲于趋势的追逐,而毁掉了自身的股价,虽然市值仍有保留,但是长期下来……。

自信的战略意识,是企业成熟的标杆之一,而在数字化转型需求之下,扼杀数字化创新的,并不总是来自外部的颠覆者,还有可能是内部的保守派。比如为了不让现在的公司扼杀创新,有的公司甚至选择完全让数字创新部门独立,甚至孵化一个独立于公司主品牌之外的独立品牌。

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数字商业时代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