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之意不在围棋 智能医疗才是最大蛋糕

谷歌

一条谷歌造的 AlphaGo,在韩国大战围棋高手李世石,而且取得了胜利。这个几乎只有东方人才玩的棋类游戏,怎么就成了西方科技代表的谷歌的“眼中钉”,恐怕不仅仅是围棋代表了人类智慧的高峰那么简单。

开年以来,很多科技媒体把2016 年称为VR(虚拟现实)元年,最近又被称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关键一年。其实,如果从技术的角度把视角挪开, 我们会惊奇的发现,2016 年会是互联网改变医疗的一年。

虽然现在大家都把眼光盯上了谷 歌AlphaGo 对阵围棋,可谷歌的心思却并非在这里,下棋只是一场商业秀, 实际上,在各种版本的公关宣传中, 谷歌已经非常明确的把未来人工智能的重点方向锁定医疗。

谷歌对智能医疗的发展情有独钟

对于医疗产业的巨大蛋糕,谷歌 垂涎欲滴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谷歌 在大数据上的应用最早也是从所谓的 可以预测流行感冒这种传染病而被社 会所知。2008 年,谷歌的一支研发团 队在11 月的《自然》杂志上发表论 文,详细介绍谷歌正在利用它收集到 的无数个人搜索词汇数据,赶在政府 流行病学家之前两个星期来预测流感 的出现,此举也被视为大数据爆发的标志性事件。

但是,谷歌后来在流感预测上频 频出错,大数据传染病预测的下文逐 渐淡化,不过医疗始终是谷歌最为看 重的发展领域。因为,社会上真正能 让谷歌手里所掌握的这种“人工智能” 发挥作用的领域并不多,而医疗显然是最合适的场所。

AlphaGo 之所以可以和顶尖高 手下棋,主要原因是全部吸收了人类棋手千年的成果和经验,这都得益于 保留和流传下来的丰富棋谱,否则,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AlphaGo 根本就 不可能会下棋。当然,下棋这个营生 获利太小,对于谷歌的吸引力一点都 没有,社会上的各行各业中,能够保 存基本完整且具有连续性资源可供机器进行学习的,医疗的病例最与棋 谱类似。当然,病例要比棋谱还要复 杂的多,非标准化的记录也增加了很多麻烦,好在可验证的机会比围棋更多,操作的难度也应该适中。

在2007 年微软推出 “健康库”系 统,让患者可以上传病历之后,谷歌 也打造了谷歌健康(Google Health) 平台,让患者通过互联网,将自己的病历、健康数据上传到统一的网络平台,由自己管理,或选择与医生、朋友、家人共享。如此,谷歌已经收集和整理了大量的数据,为人工智能在医疗上的应用做足了功夫。

据报道,现在谷歌健康的合作伙伴 已经包括各类研发机构、健康保险公司 甚至医药零售商。谷歌通过与美国最大 的药品零售商CVS(Consumer Value Stores)合作,让消费者将药物服用数 据上传到谷歌健康系统,从而辐射1 亿多美国人口,获得这些患者的部分病史,这相当于美国总人口的1/3。

医疗与最新科技的结合是历史规律

按照专业的分法,智能医疗的发展 分为七个层次:一是业务管理系统,包 括医院收费和药品管理系统;二是电子 病历系统,包括病人信息、影像信息; 三是临床应用系统,包括计算机医生医 嘱录入系统(CPOE) 等;四是慢性疾病管理系统;五是区域医疗信息交换系统;六是临床支持决策系统;七是公共健康卫生系统。

除去在流程上的优化应用,在互 联网改变医疗的发展途径上,技术上 主要存在两种道路。一种是借助互 联网平台的分享与众筹能力,通过全 社会的资源共享来研发新药或新治疗 手段。比如, 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 (GlaxoSmithKline) 公开了13500 种化 合物的数据,帮助开发抑制疟原虫的 新药物。葛兰素史克希望通过分享信 息,帮助科学家设计出一种治疗效果更 好的新药物。这是制药行业首次大规模 应用开源开发模式到新药开发上,志愿 者通过通力合作可能创造新药。另外一 种,就是以谷歌为首的,使用网络收集整理数据,提高自己人工智能水平,然后应用到药品开发和治疗手段的研发上。

可以预见, 在未来, 如果谷歌 AlphaGo 这样的工具应用到中医领域, 这个依靠艰难的经验积累才能获得治 疗能力的古老行业也许会焕发青春,当流传至今的千年验方通过计算机的深度学习加以提炼吸收,也许会真的造就一位古往今来最牛的“神医”,华佗就真的重生了。

像AlphaGo 这样的人工智能未来 会帮助培训医生,辅助提高医生的诊疗水平,大大减少误诊率,可以拯救 数以百万人的生命,甚至,未来可以 是这样的人工智能来操控手术刀进行 复杂的手术,毕竟,人工智能没有情绪和压力,也不会疲劳,手术的风险会更小。实际上,这种模式我们可以看成只是工厂里的制造机器人在医疗上的精深再造。

据相关数据分析,2014 年人工智能领域全球投资总额超过19 亿美元, 同比增长超50%,受下游需求倒逼和上游技术成型推动,预计2020 年全 球市场规模将达到183 亿美元,约合 人民币1190 亿元。在这块大蛋糕中, 智能医疗已经占据了相当的份额。

人工智能的医疗应用还需要其他技术的联合推动

按照李开复的说法,未来像保 姆、记者、中介等等助理性质的职业 都会被机器人替代,可这些到底与下 棋获胜有多大关联呢?现在仍然可以 肯定,计算机的人工智能仍然没有解 决自我意识的问题,只能依靠固有设 计来做事,能够解决的主要是规则明 确、程序清晰和积累丰富的领域,也 就是所谓的“完全信息博弈”,其他的方面离真正的人工智能目标还相差太 远,距离造福人类的更好的应用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未来医疗向个性化、移动化方向发展,现在已经有如智能胶囊、智能护腕、智能 健康检测产品开始广泛应用,借助智能手持终端和传感器,有效地测量和传输健康数据,为人工智能的诊疗提供帮助。

在移动化和可穿戴领域,谷歌也 是领军企业。2012 年4 月,谷歌公司 发布“拓展现”眼镜,它具有和智能手 机一样的功能,可以通过声音控制拍 照,视频通话和辨明方向以及上网冲 浪、处理文字信息和电子邮件等,这也 被视为可穿戴设备兴起的开端。当然, 这是一款AI(增强现实)产品,随之 带动了大量VR(虚拟现实)产品的爆 发。2016 年年初,谷歌成立了独立的 虚拟现实部门,此前也对Cardboard、 运动相机制造商GoPro 等进行了数亿美元的投资。

当然,未来的医疗,很可能需要 人工智能、增强现实、虚拟现实和3D 打印结合起来,构筑成完美的现代化 医疗科技体系。人工智能主导诊疗, 虚拟现实负责心理治疗和医生的技术训练,3D 打印则在人工智能的指令下完成器官再造等治疗方案。

据报道,就在不久前,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维克森林大学(Wake Forest University)再生医学研究所创建了一 台可以制造器官、组织和骨骼的3D 打 印机,而丹佛大学的研究人员使用一台生物3D 打印机打印出了一个人造心脏瓣膜。

随着在传感器、显示技术、5G 通 信手段等方面日渐成熟,低廉的VR 设 备出现,以谷歌等为代表的人工智能 研发进入实用区间,3D 打印的材料逐渐扩大,精度继续提高,智能医疗的时代正在快速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