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过冬了,滴滴金融怎么办?

中国很多企业的终极目标就是把自己变成金融企业,毕竟金融处于所有行业的金字塔塔尖。但滴滴的某些金融业务生不逢时。

2019年2月15日,滴滴CEO程维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很显然,金融业务(部分)不是滴滴的主业。

今年1月2日,滴滴高调上线“金融服务”频道,虽然这个频道被放在了滴滴App页面所有频道的最末位,但依旧掩饰不住滴滴进军金融领域的野心。

不过,现在程维一句“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等于给滴滴金融事业部泼冷一盆冷水。

 滴滴外卖首当其冲

滴滴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的第一刀砍向了滴滴外卖。

2月19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滴滴外卖业务将面临裁员、出海的处境,国内业务甚至可能被关停。

滴滴外卖隶属于滴滴新成立的R-Lab部门,报道称该部门“即将面临大裁员和转岗,涉及人数数百人,其中就包括了大量的外卖业务员工”。

另据新浪科技报道,选择滴滴外卖进入的5个城市之后,已经看不到外卖入口,该业务疑似下线。但滴滴内部人士解释称,只有身处这5个城市的用户打开滴滴app才能看到外卖入口。

对于此事,滴滴方面回应称,不予置评。

2017年12月,外界传闻滴滴外卖业务组织了一个10人左右的小团队在单独的办公地点秘密研发,此举主要是对美团点评的反击(美团上线打车业务),但滴滴官方当时并未正面回应。

短暂研发4个月后,2018年3月,滴滴外卖在无锡上线,并开始招募骑手,忠诚骑手要求每周在线大于48小时,月保底1万元;自由骑手可自由上线随时接单,订单收入翻倍。

随后,滴滴外卖陆续进入南京、泰州、成都和郑州,但从去年7月底便暂停了扩张计划。

从去年3月份上线到最近传出“业务调整”,滴滴外卖坚持了不到一年,在外卖市场已经被巨头瓜分后,滴滴都开始过冬了,作为“非主业”的滴滴外卖被放弃也是大概率事件。

 滴滴金融的“命运”

同样的逻辑,在非主业面临被“关停并转”的大背景下,滴滴金融也走到了“十字路口”。

相比外卖业务,滴滴在金融方面的布局很早就开始了。

2015年,滴滴开始布局保险领域。当年10月27日,滴滴与平安产险上海分公司合作推出了一款“滴滴平台司乘意外综合险”;2016年,滴滴获得中国人寿6亿美元战略投资,后者成为滴滴打车第一批1.6万辆车的保险供应商;2017年,滴滴还与蚂蚁金服、深创投共同出资,成立了一家互联网车险理赔平台。

除布局保险外,2017年,滴滴还通过收购拿下支付牌照,为其进入消费金融和汽车金融领域打下了基础。

2018年2月,滴滴宣布业务调整,将原金融部门升级为金融事业部,这个事业部主要为滴滴司机和用户提供保险、信贷、理财、支付、汽车金融等普惠金融服务。

现在来看,滴滴上述金融业务都是围绕“出行”这个场景打造的,即便滴滴现在要过冬,这部分业务受到影响的可能性不会很大。

 这个“非主业”危险了

滴滴做金融,一部分是顺势而为,但其实还有很多业务属于“仓促上马”。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滴滴亏损高达40.4亿元,2017年全年亏损25亿元,自2012年成立后6年来,亏损额高达390亿元。

亏损压力加大,上述滴滴金融的很多业务其实只是一个导流平台,盈利能力不足。2018年,滴滴大举进军消费金融市场,上线自营产品“滴水贷”。

今年1月2日,滴滴“金融服务”频道上线了“点滴相互”,进军网络互助行业。

和第一阶段滴滴在金融方面的布局相比,第二阶段的布局略显仓卒,一方面和自己擅长的“出行”场景关系不大,另一方面,国内的竞争对手已经非常强大。

这里有必要讲一下“互助”的历史。

最早的“互助”雏形可以追溯到14世纪,源起自海边渔村。那时,渔民多是靠出海打鱼维生,然而常常出去十艘船,回来六艘船。他们的家人既要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还要面对无法继续生活的困境。

后来,村里老者提议:所有出海的人在每次出海前,拿出一定数量的钱凑到一起,如果有人没有回来,就用这些钱去帮助抚养去世渔民的妻儿,保障他们未来的生活。

所有渔民共同承担风险,大家通过契约关系,完成“一人为大家,大家为一人”的约定。

到了互联网时代,“互助”依托互联网技术得以打破地域的局限,不断壮大、发展。

2016年,水滴互助创立,由腾讯、美团等公司投资成立。现在已经有来自全国各地近 7000 万会员加入。

去年末,支付宝和京东也先后上线网络互助,但这两者的业务逻辑和点滴相互完全不一样。对他们而言,网络互助业务是锦上添花,但对滴滴来说完全不是。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一洋在自己撰写报告中称,滴滴虽然已经持有了相对完整的金融牌照体系,但在业务布局上却没有实现完整的生态闭环。

另外,从业务规模看,滴滴的网络互助业务压力非常大,除了要和几乎同一时期上线的“相互宝”竞争,还要和国内领先的老牌网络互助品牌水滴互助竞争。

目前,国内比较知名的网络互助平台除了水滴互助、相互宝,还有夸克联盟、轻松互助、众托帮、壁虎互助、康爱公社等。从市场规模看,水滴互助遥遥领先,会员数量约为第二名相互宝的2倍左右。

从数据可以看出,水滴互助这个领头羊在2017年和刚刚过去的2018年,都保持了高速增长,分季度来看,2018年每个季度同比2017年每个季度增速都在100%以上。

所以,在这个样的市场格局下,点滴互助要想真正做起来可能很难了。笔者最近发现,滴滴出行APP的开屏广告也有点滴互助的身影。不过,有意思的是,点滴互助的广告和水滴互助的广告高度雷同。

有媒体报道称,急需补课的滴滴迫切地抓住了“网络互助”这个当红炸子鸡,但是这份“爱”终究还是迟到了。

现在,滴滴已经宣布过冬了,滴滴金融的非主营业务将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