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OpenAI半路还俗了,那科研实验室是不是非要赚钱?

曾经有一个人工智能实验室,用人工智能技术打Dota游戏而圈粉无数。不,准确的说叫做——人工智能血虐半职业游戏战队,人类一败涂地。而拥有这个技术的科研实验室叫OpenAI。

它由硅谷钢铁侠马斯克和一众科技大咖发起成立,目标:为了人工智能有益于全人类的伟大理想。2015年12月成立,它很快就成为全球机器学习社区的重要声音,研究范围也很广,除了人工智能打游戏,还包括教机器人进行最小指令学习(被称为“一次学习”), 也发表学科报告,概述了未来五年内人工智能可能被恶意使用的方式。

我们可以看到,这家实验室不仅追求尖端科技,还想保障人类与人工智能的安全共处。

突然,在成长两年多后,实验室宣布由公益性质变为要赚钱的实验室。很多人都对这个实验室投来了鄙夷的目光。不是说好不和钱扯上关系吗?这下人工智能有益于全人类的伟大梦想突然充满了铜臭味。还有一部分人对科研投入巨大,也对实验室要赚钱的想法表示理解。

显然,大家的关注点都在钱上。

但是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而在于大家一直都把公益等同于不能赚钱。这显然错误的很离谱。

OpenAI是一家人工智能实验室,本质上也是一家公益机构。那么你可能不知道的是:

第一、公益机构可以赚钱。但是这里有(包括但是不限于)两个例外。

例外一、在机构成立之初非常弱小,实在没有能力赚钱,就好比把一个很小的孩子赶到街头,还每天问他要收入。所以起初花发起人的钱,天经地义。OpenAI就可以花科技富豪马斯克投入的钱。

例外二、除非在发起之初就约定好绝不赚钱,赚钱就解散。当然,一般人不会这么拘泥。因为没有必要。

第二、当一家公益机构在赚钱方面做得非常好的时候,会变成另外一个身份,叫做社会企业,以服务社会的目的存活于世。当然很多企业也会说自己服务社会,创造美好生活之类的,这个就更接近与广告,因为企业帮股东赚钱才是本质。但是对于赚钱的公益组织来说,赚钱不是目的,只是手段。

为什么这么说呢?

能赚钱有几个好处,机构不完全依赖于发起人,比如富豪马斯克的公司也开始做人工智能的,如果特斯拉拿人工智能做了对不起大家的事情,马斯克应该帮谁?所以,马斯克很有风度的退出了。仅从这一点上看给马斯克点赞(当然,他性格特立独行如果和小伙伴们玩不在一起也有可能)。还有一个好处是一个机构常年不思考如何赚钱,会变得远离市场,远离行业前沿,而很多技术的信号也是来源于市场,错失时机。团队也可能变得涣散,没有战斗力,成就感不强,对危机好不警觉。就好比一个不上进的富二代,只花钱,不赚钱,最后堕落了。

那万一有可能跑偏呢?

既然说了赚钱,到底怎么赚,赚多少就成了关键。所以很多机构在宣布盈利的时候都会规定上限,当然你也可以看到很多企业在公司的重要法律性文件里面是不会约定自己“不许赚多少多少钱”,因为有一句话响彻云霄,叫做——公司股东利益最大化。而OpenAI也把自己的底线画得很清楚,回报限制在100倍。

所以,OpenAI转身可能和钱没有关系,钱是工具,管好就行。

最后我们看看宣布了要赚钱之后的新架构,由两部分组成:

架构一

OpenAI纯公益的部分仍被保留:日常工作没有变化,通过开发新的人工智能技术,而非商业产品来创造出最大的价值。

架构二

新成立的部分也严格的规定了自己的身份,只能有限盈利。他们自己的说法是OpenAILP:被称为 “有限盈利”(capped-profit),提高筹集资金的能力,增加对计算和人才方面的投资,确保通用人工智能有益于全人类。

在机构重要文件中的一个条款特别规定了 架构一对架构二的控制权,注意不是管理,是控制,也就是纯公益的部分控制了赚钱的部分。原文翻译过来是,OpenAI Nonprofit 保留对 OpenAI LP 的控制权。

OpenAI还要和研究机构DeepMind和 FAIR去竞争,他们的爸爸可是超大金主,谷歌和脸书。未来还需要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到大规模云计算、吸引人才,以及构建超级计算机等领域。OpenAI 的首席科学家 Ilya Sutskever 曾在社交网络上表示:「若不在算力上投入巨资,我们是无法保持人工智能前沿研究的,更不用说建立通用人工智能了。」

是的,没有人能够破衣烂衫搞科研,科研机构也一样不能穷。

最后, OpenAI是个好机构,希望中国也有这样的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