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工业软件未来的N+1种可能

“我们双方的合作,首先是技术层面的合作:超图的软件平台将与达索系统3DEXPERIENCE平台相互融合,进行数据的交换和共享,从而在一个三维的数字化环境中,为城市和建筑行业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第二方面,是品牌建设和品牌传播方面,我们将共同去形成一个整合在一起的品牌,一起向我们共同的客户和市场去推出这样更有价值的一套技术体系;第三方面才是营销层面的合作。”宋关福,北京超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出现在2019达索系统3D体验高峰论坛,并宣布双方将深入合作,通过加强各自GIS和PLM发布数据之间的数据交换,从中国市场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推动智能运营和协作创新,实现建筑、城市和地域开发行业的科技转型。

这并不是达索系统第一次尝试在除工业领域外的其他领域实现业务拓展。事实上,随着在2012年推出3D体验平台,达索系统在三维设计、仿真和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工程项目管理等方面的软件,被最大程度地整合为可以向任何行业用户提供的能力。因此当时达索系统董事会副主席兼首席执行官Bernard Charles(伯纳德·查尔斯)就宣布将数字化和仿真的适用范围扩大至消费者体验,从2B向2C跨界,向更多非传统工业领域拓展。

众所周知的,在2015年,达索系统与新加坡总理办公室国家研究基金会(NRF)合作开发的“虚拟新加坡”(Virtual Singapore)——一个包含语义及属性的实境整合3D的虚拟空间,通过先进的信息建模技术为该模型注入静态和动态的城市数据和信息。

在中国市场,同样是在2015年,达索系统与当时从事家居家装的BDHOME在上海签署了成立合资公司的备忘录,明确双方将综合达索系统和BDHOME在创新数字化解决方案领域和在高品质、平价家装创意商业模式上各自的优势,通过强大的数字3D技术,共同推进达索系统3D体验平台在家具家装市场的应用。

第二年夏天,2016年6月,达索系统就与赛伯乐投资集团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成立合资公司,利用达索系统的技术打造具有体验经济价值的“智慧城市”。

“虽然达索系统航务航空业非常出名,在汽车和交通运输行业也全球排名第一。但是我们依然努力进入到更多全新的行业,比如生命科学、包装消费品、能源、船舶以及海洋工程,它们虽然本身不是大的行业,但是同样是我们核心的产业,我们收入的30%来自新的业务领域。”当时接受笔者采访的Bernard Charles如是说。当时达索系统一直希望在包括建筑、水利和智慧城市等方面获得某种行业应用的突破。甚至,达索系统还专门面对建筑、城市与地域开发等行业推出了三维建模和仿真的3DEXPERIENCity解决方案。

达索系统不断尝试向其他领域拓展业务,是这一个阶段整个工业软件领域动向的一个集中体现。

进入到云计算时代后,企业级的IT技术从获得到应用,成本更低。与此同时,经历了上一个阶段的信息化改造,企业在设计、生产、运输和销售等各个核心业务节点的信息化、数字化程度越来越高。这就导致以往在信息化时代通过软件应用建立起来的竞争优势,已经不足以面对未来竞争的挑战,传统的工业软件开始成为工业企业的“标准项目”,而不再是“优势项目”,因此“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要求,开始把目光投入到更广泛、更新兴的IT技术应用。于是,传统的工业软件在传统工业领域,利润率普遍开始降低。如何保证企业的利润率,就成为这一阶段所有工业软件提供商普遍要解决的一个自身业务成长的问题。工业物联网、工业4.0、工业云……都是在这一个阶段密集出现的,其中推动所有这些概念落地成技术、产品和服务的,很大一部分力量是传统的工业软件提供商。

与这些工业软件提供商努力拓展自身输出的技术、产品和服务不同,达索系统显然是希望将在工业领域获得的成功,复制到更多的行业和领域。

“对于城市建筑这个行业来说,它本身的信息化的水平或者数字化的水平,比其他最领先的行业
——如航空航天、汽车等——还是落后的;但是与此同时,从GDP的角度来看,建筑这个行业又是占GDP份额最大的。所以现在正是我们双方合作的最好时机:一方面市场的容量很大,我们有着非常好的机遇,另外一个方面,现在也是从两维到三维的一个大的转型点,对于市场上的这些竞争对手来说,他们提供的解决方案又不能满足目前市场这种转型的需要,所以我们双方的强强联合,就正好是把握了这样的一个时机,对于我们双方来说,都是最好的机遇。”此次在回答笔者提问时,Bernard Charles首先强调进入建筑行业充满了无限的商业机会,同时也强调,对于达索来讲,新行业的业务百分比目前已经占到达索系统的33%,正在成为支持达索系统整个业务高速发展不可或缺的一支力量。

对于整个行业的改变,Bernard Charles并不认可“从传统工业软件到工业云”这种产品模式的转变,强调达索系统通过三维体验平台,以“平台化”方式覆盖更多行业的方式,要比这种产品的“互联网”化更符合企业级用户的需求:“我想用我们的平台效应去改变所有的行业,而且我认为平台要比互联网更为重要:互联网只是一个沟通的工具,交流的工具;平台才是一个新的业务模式,不光是对达索系统如此,对所有客户所在的行业也是如此,我们认为所有的行业都在向平台行业转型,比如说航天、宇航,他们希望向航空公司提供服务,而不光是卖飞机,他们更希望向航空公司提供这样的服务——要服务就要有平台,这是他们的转型所在。对于达索系统来讲,我们现在是一个互联网公司,但是我们更要强调的是,我们也是一个平台公司,我们认为的关健词是平台,我们需要有一个独特的平台来支持这个行业。”

 

写在最后

 

变革时代,所有的尝试都是有意义的。尤其是在IT领域,拘泥于同样一种变革,不仅会导致行业内的竞争进一步加剧,不利于技术的多样性,而且更不利于满足不同用户的不同选择。而对于工业软件来讲,无论是“互联网化”还是“平台化”,都是对技术、产品和服务的一种延展:有些是从行业应用角度,有些是从对新技术的应用,两种表面上看起来南辕北辙,实际上都是对以往知识和经验的再次刷新和验证。而这种延展和刷新,无疑会给更多的行业和领域,带来更加的价值:“我们要做这个行业的颠覆者和创新者,就像我们之前完全去改变了制造这个行业一样,现在我们跟超图一起,也是在彻底的转变或者是创新现在的城市和建筑的行业。”Bernard Charles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