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本博弈论

“我们生活在一个全民焦虑的时代,而教育是引发焦虑最多的一个领域。”

最近一篇关于孩子忙碌假期的文章,传遍了朋友圈,开头的一句“花费半年工资,给孩子报11个暑假班。”的心酸不仅折射出了不愿孩子输在起跑线的焦虑心情,还有家长咬紧牙关去准备全面的辅导计划的心血,同样也间接的提出了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教育的本质,究竟是赚取利益的资本还是为了普及教育给孩子?

“资本无罪。”北京大风车教育集团首席培训官风车学院执行院长孙秋季在回复记者的问题时,给出了最直接观点并说道:“很多人认为资本的投入是为了带走更多的利益,而企业家是为了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但很多事其实并非如此,如果说资本的投入可以为企业发展助力,并且得到适当或合理的回报,我认为其本身是无罪的。”

所以从孙秋季所处的儿童教育领域来看整个教育大环境,会发现在这个比较大的教育生态环境中,“土壤”与“水”不可或缺,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观点,则间接推动了教育需与品质共存的理念。但事实上也折射出整个教育行业的问题所在,比如孩子及女人钱最好赚的理念,成为了营销教科书直接的面对对象。

教育被全世界各国置于重要的位置,育儿焦虑问题也成为了全球化现象,随之而来的是充斥资本的学前教育、的兴趣教育和STEAM教育,但就此也不能完全否认资本所带来重要性,只是因为教育市场仍需时间来衡量其利与弊。

资本教育论

据报道,中国教育学会曾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早在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就已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辅导机构教师规模700万至850万人,而这个规模仍在不断的迅速扩大中。

与迅速扩张随性的,还有参差不齐、内容泥沙俱下等问题。“教育是塑造人的事业,特殊的性质决定了培训机构不能仅仅追求营利,更要对教育效果负责。”光明日报在2019年4月19日的《校外培训不能喧宾夺主》一则新闻中提出:“一些培训机构甚至连相应的师资都没有,仅仅学会了一些营销套路和自我包装的话术,就敢兜售自己的“特色”教育,更有甚者,还蛊惑家长放弃义务教育,用校外培训取而代之,实在是误人子弟。”

扭曲教育本应有的责任,实际上也是在为资本的投入蒙黑,因为个别的案例往往会导致整个环境的质疑。如果教育辅导资本投入的出发点,不再是以孩子教育先行为主改变部分人的生活,那么教育资本的投入基本可以说是一种错误的价值观引导,将会使教育的方向变为一个名与利的角逐场。

资本与教育两者间的目的与性质有一定的矛盾关系,成为教育政策推进的一大困境,不过两者却又相互依赖并互存,学前教育的发展则定了两者的关系。因为民办园承受了资本的压力,本该用于改善师资的钱用到了股东利润分配上,盈利成了运营者最为关注的问题,幼儿园成了为少数股东谋利的工具,导致问题接踵而来。但学前教育发展所带来的问题,事实上也在大浪淘沙,是从蜂拥而至的大时代中,选出适应市场满足用户的教育及幼儿经营模式。

经历了风波的学前教育,为资本实在的“上了一课”,如何生存,其实也成为了办园者所面临的挑战。

学前教育发展经

民办园的兴起源于21世纪初,此时中国改革开放的道路已成型,许多行业萌生有发展的势头,却忽视了幼教产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孩子上不了幼儿园,家长也只能接受现实。直至2002年民促法颁布,指出民办幼儿园正式获得合法地位时,教育部门办园几乎无增长,民办幼儿园却成为“一枝独秀”。2009年,园所从5万变成9万,在园儿童人数也从400万到1000万。

其实,直至2009年,入园率才刚到50%。但为了解决幼儿园数量不足的问题,从2011年起,国务院开始实施多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这带来的结果是,适龄儿童的毛入学率在2017年达到八成,这一“飞跃”得益于社会力量参与办学。

从学前教育的历史来看,从2001年开始的大风车教育,搭乘过民办园的快车,也得到了其中的惠利,于是通过资源整合的经验,使其具备了全面健康的发展。至今大风车教育已形成自主研发培训的体系,产出五大核心支柱项目,在优质教育资源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孙秋季表示:“所谓的优质,是对教育品质的形容,针对孩子教育内容的设计,比如从园长选拔要求到老师的培训、食堂阿姨的要求以及门卫的要求。而非对园区建设、园内物品的形容。”

经过精准的定位,大风车教育从未降低过入园的“门槛”,是保证为园内人员带来符合其工作量的收入。从满足人员需求入手,来考虑园内孩子的学前幸福感。从自主教育研发入手,给予园内孩子更多的能力。

学前教育打磨期

教育行业自来就有其特有的发展规律,诸多服务细节需要打磨。所以,为了不再重蹈学前教育所带来的伤害,2018年11月,学前教育新规发布,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也就是说,民办营利性幼儿园只能通过学费和服务费用赚取利润,让民办幼儿园投资和并购之路变得更加曲折,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其实是想要打破学前教育的不均问题。

2019年7月16日,大风车推出了“双免”模式,分别免除了“大风车”品牌使用费以及风车智慧服务平台使用费。在一定程度上,分享了学前教育的经验,共享了师资的培训理念,开放了管理体系,同时也促进了园内与家长的互动。“幼儿园虽然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教育不均衡的问题,教育品质的问题,教育质量的问题,还有教育管理效率低下的问题,以及交流互动频次、方便的程度不通畅等问题。‘互联网+’的到来,使得我们的幼儿教育机构需要迫切地升级,大风车看到了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我们将大风车优秀的教育资源输送到全国,输送到各个幼儿园去,让幼儿园的发展得到助推。”北京大风车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裁周建国如是说道。

大风车所推出的“双免”模式,从一定的程度上来说,拒绝掉了一定的收入来源,例如免收品牌服务费。其次历经18个月投入百万研发的平台,通过免除使用费,构建了一座更加便捷的家长、园长及教师沟通的桥梁,进而实现对教育的输出和管理。

作为民办园,大风车教育在成长过程中积累了办园经验,又从办园经验中,给出教育理念。先是教育不以学习为目的,而是以培养为目的的方式,去赢得家长的赞同,再以自身能力,与政策结合,大限度的在办园期中,进行过渡。这不是一个办园仅有朝夕才能得出的经验,而是以教育为目的,以身试教总结得出的结果。

学前教育变革期

尽管大风车幼儿园提出了与响应政策的法则,但仍不可否认的是,由于目前学前教育资源供给不足,家长没有选择甚至无法选择,而“入园难”“入园贵”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幼儿园口诛笔伐的一点。所以在行业人士看来,从政策的落地的角度来看,应该更加人性化、灵活,不应该一刀切的执行,这样导致部分办学质量较高的幼儿园出现退步的情况;从民办园的角度来看,应该与政策相对接,在保证办园质量的同时,也应该考虑民众的情况,试着着手与家长对接,消除部分疑虑。

壹点壹滴董事长兼CEO,原红缨教育CEO王红兵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政策的核心本质不是营利和非营利,它的本质是普惠。”在他看来,政策给学前教育很重要的信号,无论是政策、资本,还是互联网,同时都在宣告一件事情,中国学前教育这个产业挣快钱、轻松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并举例说到:“以前开一家幼儿园,收入1000万或是500万,毛利率至少有40%。原因在于学前教育是免税的。今天申报为盈利,税就要砍掉一半,盈利的部分就会砍掉了一大半。除此之外,还有场地成本。”

营收减少,也就意味着幼儿园的生存压力过大,虽然学费收入会覆盖到基本的运营和人力成本中,但是一些外教、素质教育方面的课程却无法跟上。所以有些家长会发现原有的学前教育课程消减,同时因为学费的降低,许多人蜂拥而上,使报名更加不容易。

虽然学前教育的蜕变,带来了一定的痛苦,但不能否认其目的是趋好。解释起来,就是政策的切入或许不准,资本的投入产出也不断的下降,幼儿园的经营也在不断的改善,可正因痛苦的蜕变,才会有更为纯净的市场。也许趋好的方向更为久远,却不能否认一次次的改善其实是有效果的。

写在最后

资本与教育本不应该是互相矛盾的两面。能够简单的看到,在保证教育优质的前提下,事实上是由资本的推动才会带来的效益。但是由于资本与教育目的的不同,所以导致资本的投入变了味,最令人心寒的是,“虐童事件”之后,红黄蓝的股价跌近40%,然而仅在红黄蓝高管宣布5000万美元股票回购计划的一个周末后,红黄蓝一度腰斩的股价出现反弹,在盘前交易中一度上涨近15%,收盘涨幅达9.73%,周二股价继续反弹,收盘涨幅超过了23%。

资本与教育本应相互吸引,却又相互排斥,这是最为通俗的道理,却又难以理解。鲸媒体曾在《民办幼儿园求变记》一文中表示,做教育,必须做好长期经营的打算,教育不是一个“玩玩儿而已”的事情。社会力量在幼儿园的发展中出了很多力气,也卓有成效,尽管政策加紧,但对社会力量的期待,并没有因此而消失。“鼓励社会力量举办非营利性民办学校”是政府的期待,也是社会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