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器时代的HCI

IDC几天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超融合市场较去年同期实现了56.7%的增长;软件定义存储市场达到了52.8%的同比增长率。从硬件市场角度来看,超融合系统硬件在中国整体存储市场的市场占有量为17.6%,市场总额达到4.06亿美元;软件定义存储硬件占整体存储市场的17.9%,实现3.94亿美元的市场总额。同时,报告还预测,在未来五年,中国超融合存储系统市场将达到25.8%的年复合增长率(CAGR),2023年超融合市场规模将达到近25.6亿美元。

事实上超融合基础架构(Hyper-Converged Infrastructure,简称HCI)越来越受到用户和市场关注,很大程度上与混合云成为当今企业级云计算应用的主要模式有很大关系——HCI对于企业级用户的价值,早已经不再仅仅是“通过在数据中心运行虚拟化软件(Hypervisor)将计算和存储整合到同一个系统平台”这么简单。其更大的价值,是利用HCI的灵活性和延展性,将企业本地数据中心与公有云实现统一平台管理,从而为企业满足混合云应用和越来越复杂的业务需求,提供最根本的基础架构支持。

“我们的客户,他们都在寻求一些策略实践对混合云的部署:把本地的部署和公有云上的部署桥接起来。”Lee Caswell,VMware超融合基础架构业务部产品营销副总裁,日前在北京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容器化带来的云原生应用趋势越来越明显,容器化应用开发的速度和灵活度,对于存储的管理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同时由于容器很多时候部署在公有云环境中,复杂程度也进一步提高。“目前也只有VMware能够跨越混合云,对于容器化的应用和传统虚拟机运行的应用提供一个统一的运行模式,同时还可以桥接传统存储和新的vSAN存储。”

Lee Caswell强调,VMware预计在未来五年,将会有5亿个新应用通过云原生工具进行开发。这些应用加起来的数量,超过了过去40年构建应用的总数。“有很多客户问我们,在一个容器化的应用开发的环境当中,VMware还有没有容身之处?虽然事实上,80%的容器今天都是跑在虚机里面的。”

虽然如此,但是由于云原生应用兴起,企业级用户不得不了解:在哪些环境之下能够更好去运行这些应用?“因此他们希望有一个统一的、共同的运营模式,能够跨越混合云,囊括到传统应用和新工具开发的云原生应用当中。”Lee Caswell说。

熟悉VMware的人都知道,在软件定义数据中心(SDDC)战略的框架下,VMware超融合架构的构成主要是存储虚拟化软件vSAN、计算虚拟化软件vSphere,以及在此基础上拓展到全栈的网络虚拟化软件NSX,以及相关管理软件和平台SDDC Manager、VMware Cloud Foundation……覆盖计算、管理、网络和存储等多方面软件定义和管理能力。

而对于容器化趋势的响应,是在今年早些时候,在VMworld 2019大会上,Pat Gelsinger宣布推出全新产品和服务组合VMware Tanzu,包括:Project Pacific太平洋计划和VMware Tanzu Mission Control。

“这对我们很重要,就像当年云计算、JAVA能够带来的震撼性一样的,是一个很大的机会:能够让VMware在多元管理领域,拥有一个更具远景的战略。”当时的Pat Gelsinger对Tanzu重要性的表述不遗余力:“VMware Tanzu、Project Pacific和Tanzu Mission Control,能够给用户提供一个完整的环境,帮助用户将开发和运营结合在一起,这就是我们对其定位的独特之处。”

Lee Caswell认为,就如同当年VMware开始向公有云拓展,是为了利用本地系统管理公有云的运营模式一样,VMware Tanzu的价值,就是将VMware的HCI基础架构,向云原生做更近一步的延伸,从而让容器开发管理也可以与传统虚拟机开发管理保持一致性。

“在开发者这块和基础架构的构建者和运维者之间总是有这么一个鸿沟,当存储是分离存储的时候,这个鸿沟就会更大,就是存储的配置、管理与企业应用开发两者之间存在巨大距离。现在,我们找到了一个办法,使得容器化应用的开发速度能够跟vSAN所提供的基础设施的敏捷度相匹配。”Lee Caswell如是说。

事实上,Tanzu可以被理解成是一个新的、既支持vSAN又支持VCF和传统存储的工具层,因此是一个跨HCI系统和传统存储系统的共同、统一的管理层工具,从而以超融合架构的方式为用户提供一种跨云的、标准化的管理。

“Project Pacific实际上是提供了一个与vSAN所提供的基础设施相似的架构,因此可以在Hypervisor层面进行集成,并且提供对于容器的细粒度控制、管理和部署,这与对虚机的控制、管理和预配置是一样的。”Lee Caswell说:“因此Tanzu就是跨越超融合架构和传统存储的一个统一管理层,能够做到:使本地或者公有云上容器开发的应用拥有一致管理,因此可以在混合云的环境之下,使得容器和虚拟机肩并肩地跑在一起,拥有高度一致性的运营模式,同时使成本最小化。”

 

写在最后

企业越来越明确的现实业务需求,与越来越复杂的基础架构、来源越来越广的数据源、越来越多的解决方案和新兴技术,都使得整个IT行业显得颇为“拥挤”。

而从技术角度看,随着IT新兴技术被广泛、深入地应用,来自用户端的需求正在不断推动技术本身的进步。因此无论是混合云、容器、云原生,还是HCI,实际上正在表现出从技术到应用、从IT到业务场景的高速转换当中。在这一过程中,系统提供商如何高效、敏感地应对市场和用户的需求,成为新兴技术能否可持续发展,并真正改善企业用户业务逻辑的关键——因为能够满足企业现实业务需求的IT技术、应用和逻辑,从来都不是唯一的。

从虚拟化到跨云解决方案,从软件定义数据中心到超融合解决方案,VMware实际在架构上覆盖了从数据中心、公有云,一直到云原生等各个领域和范畴。“VMware其实在尽可能地为给客户开放一些自由度,尤其是对客户最重要的那些方面:比如说vSAN,我们的理想部署方式当然是客户用全堆栈的vSAN,加上VCF,但他们也可以把VCF部署在其他存储上。”Lee Caswell在回答笔者提问时强调,对于企业用户最在意的一些自由度,包括对于不同的云的选择,以及对于不同的服务器、不同应用的选择,VMware都会通过vSphere,从VCF等角度提供最大的灵活度。

“超融合架构起源于数据中心之外,但现在已经逐渐进入到企业,它需要具备非常强的弹性。VMware能够提供这种弹性以及基础架构的可靠性。”Lee Caswell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