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塑造了信息化的重工业

“接下来,挑难的事做”,经济学家周其仁的这句话也许会成为2018年最让人警醒的箴言。这一年里,很多事情变得模糊不清了:改革开放40年后,我们积累了罕见的财富,却也走到了变革的深水区,在这样的时刻,「挑难的事做」几乎变成了一种价值选择。

自工业化转型的概念提出,国内制造业大环境便将如何破除传统的思路,作为了顺应时代的最佳选择。至今,恰恰是价值抉择所蕴含的发展先决条件,使制造业不断挑战着各个时期的寒冬,这其中尤为艰难的是如何让庞大且复杂的重工业输入新鲜的血液,并及时准确利用信息化数据平台打通研发、生产及营销供应之间的隔阂。

理解重工业,必须要拓宽思路。因为在传统制造与信息化交融的时代里,情形尤为复杂特别,不是一两个重工企业的发展事件便可清晰描述的。

位于湖南长沙的三一重工就是如此,可能你无法找到确切的重工业转型思路特点,但是自1994年成立以来,三一重工以年均50%以上的增长速度发展,事实上也透露出了三一重工在重型工业转型上不断的努力。

从业务来看,庞大的产品结构需要基于市场来做生产、供应以及营销。而从研发的角度来看,更需要立足于市场满足用户的需求。其次,庞大的产业导致内部管理亟待优化,以及还需去探索国际化市场。综合而述,重工业的问题,在于如何提升产品质量、产品营销及市场拓展能力和内部管理优化问题。可以说传统的企业管理方式已无法支撑互联网时代下的重工业发展,因此实施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升级新模式的需求迫在眉睫。

显然三一重工已意识到数字化转型重要性,于是2013年初,三一重工启动了流程改革,2014年与IBM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同期,三一重工意识到HANA SAP服务器虽然覆盖许多的用户,但由于运维时间长、扩容、成本利用率以及发展效率略有缺陷。

不过三一重工仍然希望建立以SAP为核心的企业信息化的平台。三一集团首席信息官潘睿刚表示:“这其中包含三大平台,一个是全球的CRM客户营销平台,一个是全产业链、供应链的平台,还有一个就是研发平台。”所以,三一重工在考量了市面可替代HANA SAP产品时,看到了Hitachi Vantara TDI SAP HANA。

“从性能角度出发,Hitachi Vantara SAP HANA TDI架构服务器速度比较快,而且比较稳定。顺利支持了从2015年到2016年整个SAP CRM的实施和全球的推广。”潘睿刚接着讲到了第二次的扩容经历。因为有CRM HANA服务器的成功,三一重工在2016年、2017年进一步的在原有基础扩容。其次三一重工三大关键组件ERP、BW和SAP相继在2016年、2017年进行了扩容,继而支撑了三一最为重要的战略项目——昆山重机产业的实施。

如果说,第一次扩容是基于与Hitachi Vantara的合作,第二次是实现三大件的融合,那么2018年的扩容则是与Hitachi Vantara达成了进一步协议,进而在全集团得已推广CRM、ERP及BW。“Hitachi Vantara的产品在这五年里的运行稳定可靠,并且性价比还不错。不仅是SAP核心的TDI架构三次的扩张,我们在非SAP的存储领域也采购了相当一部分Hitachi Vantara的中高端存储。”经历了与Hitachi Vantara合作的潘睿刚如是说道。

数据已成为重工业价值的基础,存储、利用两方面甚至已是企业挖掘市场潜力的标配。如何理解数字化塑造重工业的改革,或许可以从三一重工与Hitachi Vantara的合作上找到一丝启发。Hitachi Vantara以客户的视角找到了三一重工的问题所在,提供了相应的解决方案,使三一重工三大关键组件得以稳定。由此可见,积极推进数字化战略,让三一重工在核心竞争力方面有了显著提升,其主导产品2018年在全球的市场份额稳步提高,这也是数字化塑造重工业改革的证明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