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商业观察的IT媒体
登录×
资讯
2019-12-18

乌镇再无“大佬饭局”

时间: 2019-12-18 编辑:

10月20日至22日,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如约举行。马云忙着演讲,张朝阳忙着直播,丁磊忙...

10月20日至22日,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如约举行。马云忙着演讲,张朝阳忙着直播,丁磊忙着组饭局。
这是第六届丁磊饭局,只不过这次饭局远没有前几届的盛况。参加的人员只有丁磊、李彦宏、张朝阳等寥寥数人,稀稀落落、冷冷清清,恰如互联网的寒冬。

1

虽有饭局的诱惑,但是却难掩大佬们的烦恼。

李彦宏今年麻烦不断。

今年1月22日,一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刷屏朋友圈。文章直指百度将大部分搜索结果导入自家产品,包括百家号和百度百科等。但是其内容鱼龙混杂、真假难辨,用户体验极差。高考报名之际,教育部、公安部联合对百度进行约谈,要求其规范整治“高考志愿填报”搜索服务。

7月3日,微博名为@直男上树的网友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向李彦宏泼水,以自己的行为艺术表达对百度和李彦宏的态度,“宏颜获水”走红各大平台,——除了百度搜索。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也被网友恶搞为“百度一下,你就上当”。

资本市场也有反映。截至22日收盘,百度公司股票定格在103.64美元,总市值仅为360亿美元,距离2018年的最高点已经腰斩过半。走势图犹如自由落体一般,不仅远远低于腾讯和阿里,更低于美团、京东和拼多多等后起之秀,BAT(百度、阿里、腾讯)正式交棒ATM(阿里、腾讯、美团)。

增长乏力,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财报亏损超过3亿,成为上市14年来首次亏损;高层震荡,首席科学家吴恩达、总裁陆奇先后离职,副总裁向海龙则是被李彦宏手起刀落斩落马下,成为替罪羔羊;虚假广告泛滥,搜索服务故步自封,李彦宏现在的处境尤为艰难。

不过比李彦宏更为艰难的还有搜狐的张朝阳。

今年年初,张朝阳在参加搜狐视频推介会上曾表示,“现在所有的视频亏损严重,但是我们另辟蹊径,已经看到了盈利的曙光。”盈利的曙光是否看到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搜狐视频在同类网站的排名已经快看不到了。

而搜狐的市值更是惨不忍睹,目前总市值仅为3.88亿美元,大约是百度的百分之一,尚不及当年搜狐在五道口购置的几栋房产值钱。早些年的张朝阳热衷于参加各类的娱乐盛典,现在则在四处推销搜狐的社交新产品狐友APP,以及参加饭局。六期丁磊饭局,几乎期期不落。

丁磊的网易也面临困难。年中,作为网易印钞机的游戏部门被曝裁员10%左右、营销副总裁向浪离职,随后又传出网易严选、网易味央与教育产品部门裁员30%。尽管后来网易出面辟谣,但辟谣本身虚虚实实、遮遮掩掩,不禁令人浮想联翩。互联网招聘的春天仿佛就在昨日,就业者的寒冬猝不及防就来到了眼前。

曾被寄以厚望的网易考拉在今年以20亿美元的价格卖身阿里,敲醒了丁磊多年的电子商务梦。不过也有人猜测,正是2018年马云在乌镇“偶遇”丁磊的那次饭局上,双方达成了交易的默契。

2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饭局,之前的饭局远比今年热闹。

马云素有江湖情节,早在2000年就在西湖组了一个饭局,携互联网新贵与作家金庸“西湖论剑”。但是对于丁磊的饭局,马云却貌似并不热衷,——除了2018年那次“偶遇”。马云每年都来乌镇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却终不能相逢于饭局。

2017年刘强东、王兴组织“东兴局”。很多人调侃是专门针对马云的“反阿里”同盟,马云却轻松的回应“一顿饭局打不垮我”,并声称“我反正是不组织饭局”。

两个月之后,马云在瑞典达沃斯论坛召开之际,成功攒局。微软的比尔盖茨,英国三位前首相卡梅伦、布莱尔和布朗,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奥委会主席巴赫等一众政商名流悉数参加,中国的饭局也走向了世界。

不过,2017年乌镇互联网大会的饭局仍然是这几年规模最大、影响深远的饭局。觥筹交错之间,尽皆是互联网世界的合纵连横。

饭局分两场,第一场依旧是丁磊饭局,四张八仙桌,二十多位大佬,企业市值超过5万亿人民币,撑起了“互联网的半壁江山”。第一场饭局只进行片刻,刘强东便和王兴组织了一场以腾讯系为主角的“东兴局”,率众离席。周鸿祎却表示自己愿意留在丁磊的饭局,因为喜欢丁磊的黑猪肉,而不是因为担心在饭局上与腾讯再起冲突。

“东兴局”的座次也格外讲究,中间C位是马化腾,身边分别是刘强东和王兴,俨然左右护法。彼时,腾讯对京东和美团都有投资,京东对标阿里的淘宝系,美团对标阿里的口碑网,企图实现对马云的战略遏制。

那时候的刘强东斗志昂扬、意气风发,差点抢走马化腾的风头。不过今年的刘强东显然没有组织饭局的心思,有人猜刘强东是要集中精力对付虎视眈眈的拼多多,也有人猜是担心自己的八卦新闻被再次炒作。而王兴则要轻松得多,在乌镇论坛上再谈供给侧数字化。几天之前,美团的市值超过京东、拼多多和百度,稳居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的位置。

当年一同赴宴“东兴局”还有高瓴资本张磊、快手宿华、知乎周源、滴滴程维、摩拜单车王晓峰、金沙江创投朱啸虎、京东金融陈生强、红杉资本沈南鹏等等。放眼望去,无不紧紧围绕在以马化腾为中心的周围。

饭局也是生意场。尽管之前,朱啸虎和马化腾曾在网络上有一场关于共享单车模式的激烈争论,但并不妨碍他们在饭局上推杯换盏,宾主尽欢。“东兴局”一个月之后,朱啸虎就将持有的小黄车股权转让给马云,自己则实现了完美的退出;“东兴局”五个月之后,美团以27亿美元与摩拜单车完成了联姻。至此,曾经的共享单车双雄小黄车和摩拜单车悉数易主。

曾几何时,知乎被用户吐槽不接地气,而快手则被吐槽太接地气。就在今年的8月,宿华的快手领投周源的知乎社区。现在打开知乎不仅能看到白领精英的问答,还能看到快手老铁的直播,用户的口味得以被中和。

饭局撮合的除了交易,也偶有反目。尽管头条的张一鸣也参加了2017年的“东兴局”,但是没过多久,今日头条、腾讯之间便硝烟四起、冲突不断。

先是张一鸣和马化腾在朋友圈互怼,紧接着抖音分享视频被微信全面封杀,随后两家更是互相起诉,陷入旷日持久的“头腾大战”。半年之前还在同一个饭局把酒言欢,半年之后便反目成仇,令人唏嘘不已。

世界没有永远的饭局,只有永远的利益。

饭局也是立flag的地方。2016年是中国智能手机爆发的一年。华为的余承东,荣耀总裁赵明,小米雷军,联想的杨元庆都成为那一年丁磊饭局的客人,坐到同一张桌子上。当晚的饭局差点沦为手机专题发布会,甚至在饭局结束之后,联想杨元庆还发微博,誓言联想、华为、小米将携手做到世界智能手机TOP3,并手动@余承东和雷军。只是几年过去,华为和小米的销量都取得了巨大的成绩,而联想手机则几乎沦为怀旧手机。

3

江湖还是原来的江湖,但饭局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饭局了。

盛会闭幕,大佬们纷纷散去,或许只有丁磊又要张罗准备明年的第七届丁磊饭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数字商业时代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