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商业观察的IT媒体
登录×
观察
2019-12-19

联想创投:三年平稳期的秘密

时间: 2019-12-19 编辑:

2016年,联想翻过了又一座山,调整了组织架构,并将原联想云服务业务集团改为了全新的联想创投集团...

2016年,联想翻过了又一座山,调整了组织架构,并将原联想云服务业务集团改为了全新的联想创投集团。从此,联想集团多了一座构建内外创新成果的桥梁,同时在今后的三年时间里有条不紊地“搜罗”着新未来的关键技术。

2019年的Lenovo Tech Word大会,无论是行业智能还是个人智能,始终围绕着的3S(Smart IoT智能物联网、Smart Infrastructure智能基础架构、Smart Vertical行业智能)核心做基础。联想创投也不例外,至今以投AI大数据、智能物联网、企业服务云计算等八大领域110多家公司。

在大数据兴起时期,2014、2015年联想成立了云服务业务集团。直到2016年云服务集团正是变为了联想创投。2016年后,联想集团旗下的创新业务变成了联想创投子公司,同时在三年的时间里所投资的公司促成了现今联想创投的成就。比如在12月6日,清科集团2019中国股权投资年度排名榜单重磅揭晓。联想创投蝉联“中国人工智能领域投资机构TOP 10”、“中国创业投资机构TOP 50”,并荣登“中国战略投资者/CVC TOP 10”。

作为活跃在全球资本市场新势力CVC的一员,联想创投的战略目标其实很明显,即配合联想集团的长期发展战略,以投资的方式驱动创新与模式扩张,并依托母公司的业务优势为被头创新企业提供独特的增值服务。这是最好的时代,同样也是最坏的时代,可以说创业者激情四射,投资人斗志昂扬。

结合专业投资数据统计,据了解,截止至今年10月,VC/PE机构投资总额高达789.93亿美元,CVC投资总额高达144.15亿美元,占全部风险投资交易额度的15%。但是资本市场的“钱荒”自2018年初至今,其实并没有得到改善,与2018年相比,2019年VC活跃度出现断崖式下跌,但好在与VC不同的是,即使经济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中,CVC所受影响并不会特别大,联想创投依旧保持着平稳的步伐维护着与创业者之间的微妙关系。

与时间的交好

在2019年11月13日的CEO年会中,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提出了“以投资布局IT未来,以孵化带动业务创新”的战略方向,并说道:“联想与创业家同行,是互取所长,是双向赋能。”延续杨元庆的方向战略方向及观点,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回顾了联想创投过去12个月的成绩:联想创投新投资了20多家企业,有9家是核心部件企业,大部分都在一年内获得了两轮及以上融资;原有被投企业表现优秀,50%以上都获得新一轮融资,孵化的10家子公司全部获得新一轮融资, 业务保持50%至100%的增长。

第二天的联想创新科技大会中的贺志强演讲中,出现了所投资的3D机器视觉领域的案例深慧视以及并不陌生的寒武纪。在下午的采访室中谈及蔚来汽车时,陈蜀杰认为:“从自己的角度来看并不觉得蔚来是一个特例,联想创投常提到的‘做时间的朋友’不是快进快出的一种投资方式,需要沉住气来,因为企业的成长还需要面对很多的挑战。”

虽然“与时间做朋友”过于理想,可并不缺乏现实存在的例子。例如寒武纪的出现,被赋予了期望,成为了AI芯片领域的独角兽,曾经所推出的商用终端智能处理器IP产品——Cambricon-1A,该产品作为寒武纪的第一代终端智能处理器IP产品已经被应用于包括华为Mate10、P20、荣耀10等千万级智能终端中。如今作为通用机器学习芯片的厂商,寒武纪从端到云再到边缘计算实现了全方位、立体式的覆盖。

2016年,寒武纪完成了天使轮融资,2017年寒武纪再度获得了A轮融资,截至2018年B轮估值25亿美元,融资数亿美元。这些是寒武纪鲜为人知的发展历程,可是再度深究会发现其实寒武纪已经有11年的发展历程,而A轮的融资则遇上了联想创投。或许对于联想创投来说寒武纪是“与时间做朋友”的创业公司,但是对于寒武纪来说却是日积月累才带来了如今的成就。

寒武纪的成功使AI芯片的应用更为广泛,其实也透漏出了在AI时代之下产业本质的问题。而作为投资人,也应该更加理解投资及收益的联系,所以站在理性的角度上,贺志强认为,科技的本质是效益,其次才与时间有关系,因为效益是产业化的基础,时间是落地场景的因素,做好效益再放眼5~10年才是商用过程中所需要的条件。

小岛与高山大海

“当微软发展的如日中天时,横空出世了谷歌。当谷歌成长为巨人的时候,又出现了Facebook。这些公司的缔造者全是年轻人,与这些创业者待在一起,未来会有无限的可能性。”贺志强站在企业的角度来看,联想创投所投领域最吸引人的,是年轻创业者与资深企业“相违背”的感觉,他如是说道:“联想一直在讲双向赋能,也是联想真正地感觉到这些创业团队反向对联想有很深刻的影响,尤其是文化、战略、创新等几个方面。”

所以贺志强一再的强调创投的定位,已经在不同的场合都有讲过,当企业能够做到500亿美元的营业额时,就会面临着内部创新的挑战。因此从中会发现,不管企业有多大,下一个的伟大公司都不是内部孵化出来的,内部创新再厉害,也只是一座小岛,外部才是真正的高山大海。

贺志强表示:“当内外两个层面的事情想明白之后,联想创投需要解决两个事情:一个是内部创新的孵化,截止今日,已孵化了10家子公司并且发展的非常稳健。另外一个则是通过VC投资,投资未来的IT。”作为一家资深的IT企业,联想业务重整之后,4大业务线的方向更加明确清晰,不过作为投资公司而言,贺志强特别强调了一点,在他看来IT的未来会有重叠却并非100%的重叠,也就是说未来的业务线不一定是联想正在做的事情。而只投未来高生长、高潜力的IT技术,事实上也为联想集团核心团队建立了遍布不同IT领域的关系网,也使内部团队更加了解外部所发生的事情。

经过三年的发展,贺志强表示联想对于创投的支持一直都很强,也正因此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联想不断地把被投企业介绍给联想内部的业务以及核心管理团队。“作为投资人要对自己负责、对公司负责,让它转起来,这是一个及格线。”贺志强如是说道。

写在最后:

投资基本分为天使、VC、C轮到Pre IPO、最后是上市或并购。在贺志强看来,最具挑战的是天使轮,这个阶段中只能选择长手指头,决策要素要少。“总而言之天使轮就这两个特点:第一个就是不能以成熟的业务看天使轮,没法投,投不下去,最关键的是投资亮点;第二个是你真的要帮他。”直到成长期,一个企业就奔就跑出来了,此刻就需要投资人看企业未来的发展前景,主要来分析竞争的关键因素、风险、财务等等。

但是造就企业成为Facebook、谷歌那样体型庞大的企业,在贺志强看来还需要四个要素即“人”、“事”、“势”、“时”。“首先团队创业之初就应该有好的合伙人,两到三个人搭班,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解决问题。不仅如此,团队要有学习进步的能力。其次创业公司所处的赛道是不是主赛道,进入的时间对不对,天花板够不够高。最后一个就是势,大势就是运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数字商业时代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