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商业观察的IT媒体
登录×
人物
2019-12-23

柯曼: 一位与中国结缘的德国人

时间: 2019-12-23 编辑:

27年前,25岁的柯曼初来乍到于昆明留学,限于当时的技术及见识,当地人对柯曼充满了好奇,甚至柯曼...

27年前,25岁的柯曼初来乍到于昆明留学,限于当时的技术及见识,当地人对柯曼充满了好奇,甚至柯曼一度成为了当地的“明星”。七年前,柯曼再次来到中国,只是此时的柯曼不再是留学生的身份,而是以工作的身份留在了中国。

多年后,柯曼回忆起与中国之间的故事时,他分享了为什么会选择来到中国读书时的想法:“我在中国学习了一年,对中国的迅速发展充满了敬佩和期待之情,所以我很想来中国见证更多的历史时刻。”再次来到中国,中国已不再是柯曼留学时所见到的景象,而是以互联网为核心快速发展的新面貌。此时的中国由电商织起的快递网络正在遍布各地,由智能设备正在取代传统的通信设备,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为未来的几年做准备。而柯曼再次踏入中国土地的五年里,他也适应了信息化变革带来的便利,不仅习惯了微信的沟通方式、支付宝的支付方式,也习惯了上海的本帮菜。同样,SAP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柯曼也取得了要位,担任了SAP全球高级副总裁、SAP全球研发网络总裁、快速增长战略市场总裁。

“在中国的IT行业,从业人群非常年轻有活力,平均年龄甚至不到30岁,我想在充满朝气的地方工作与生活,让我感觉自己也年轻了许多。”正如柯曼所言,自己融入了中国现代化的环境中,20多年里,柯曼带领着SAP融入了中国,一步步创造了SAP的“智库”,并重新塑造了SAP的性格。

柯曼与SAP的“好奇心”

“保持一颗好奇心,它会驱使你不断创新。”这是柯曼的座右铭,“好奇心”则让他的工作始终充满着挑战。不仅在年轻时,柯曼在印度一手创办了SAP印度研究院,也在2012的再次来到中国时充满着好奇。因为受于跨国公司之间的竞争,所以需要保持“好奇心”去吸收多样话的人才;因为网络安全受限于国家的政策,所以需要保持“好奇心”去研究相关的法律法规,再进行落地。

能够看到柯曼的“好奇心”不仅局限于技术的创新,也有对人才培养塑造等方面的充满着好奇。坐落于上海的SAP研究院,柯曼的身边出现了李瑞成博士,他则是柯曼布局中国计划的关键人物。可是你无法从他的身上来判断是否携带着柯曼身上的“好奇心”,但从过去几年,SAP中国研究院在李瑞成的领导下所作的创新之举里来看,其骨子里还是透漏出了柯曼的座右铭。以至于不仅为员工们提供了创新创业的平台,还鼓励和支持了那些“脑洞大开”的项目,神奇的是这些成就也都被巧妙地融入到了助力智慧企业的系统之中。

不过话说回来,柯曼的“好奇心”很纯粹,让与他一起工作的人,都能够明白自己要怎么做。却又很庞大,庞大到如何在中国市场中去营销产品或者如何去应付客户的需求。还好,柯曼对于“好奇心”的定义非常简单,例如对于研究院的来说,只需要将“好奇心”化为创新的三个模式:以客户为中心的创新、以技术驱动的创新、颠覆式创新即可。再例如SAP研究院在面临重要的转型时,需要的是打破常规,按照柯曼的要求来看,是希望改变研究院的“性格”,更希望研究院里的人不仅可以对内和管理层直接沟通,也可以走出去跨部门无障碍的沟通,对外也能够接触客户和合作伙伴。

“我希望把SAP中国研究院的每个人都培养成为全面人才,既能做研发也能讲产品。”柯曼表示,在李瑞成的领导下,SAP中国研究院为此做了很多的努力,包括送中层以上领导去商学院培训、邀请行业专家来做互动培训。令人激发无限想象力的是,研究院会在每个月中的创新日里,收集来自研究院的创新,然后做2到3个月的孵化,这些创意还有机会入围SAP所举办的全球创意大赛,“每年的中国研究院会收集到70个左右的创意,从中精选出15个左右进行孵化,评判的维度包括是否具有商业意识、商业逻辑,以及员工是不是能把亮点讲出来。”

两个愿景打造转型新思路

再提转型,感概良多。作为一家资深的ERP传统公司,不免使人会觉得略显笨拙,可是在面对数字化潮流的到来,SAP却表现的如此轻盈。前者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数字化变革对于公司业务线多且复杂的传统企业而言,难以整合并加以归类,很显然IBM就遇到了转型时的瓶颈以至于转身的动作不是那么的顺畅。但是并不难看出,也有传统企业想要以快、准、狠的出招方式来定格转型的形态,显然在中国的企业转型百花齐放的大环境中,SAP需要必须做到,并且在每一次下脚时都会留下转型的标记。

因此我们能够看到,柯曼的“好奇心”在推动着企业内部变革时留下的标记,也能够听到李瑞成所阐述的7、8年来转型的几个阶段,“打造以客户为导向的创新文化是第一个阶段,打破以公司内部创新来带动客户需求的传统;其次再是产品能力、交付能力、创新能力的再挥发;接着才是技能做产品亦可了解产品的全面人才培养。”

三个阶段围绕的核心是两个愿景,既打造云计算公司以及帮助客户实现智慧企业的思路。再看2018财年的成绩,SAP云业务的收入高达58亿美元,占据总收入的20%。更重要的是,其云业务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33%。落实SAP2018年的动作,成功地落实云计算转型,不仅得益于企业变革,同样也有过去10年中累计700亿美元的巨额投入。

而在2019年,为了加快步伐,SAP在年初就宣布了“加速中国计划”,以打造新型生态系统、深耕中小企业市场、提升品牌影响力和加大人才和设施投入四方面作为目标,形成帮助中国科创互联网企业加速成长、落实中国区域化不同阶段类型企业的需求、与高校合作吸纳人才等多维度发展计划。

2017年,某网站台记者采访了SAP高级副总裁谢少毅谈到了何为数字化转型,他讲到了一个很重要的趋势变动——消费IT与企业IT相互倒逼,让企业加速数字化转型的紧迫感更为强烈。回头来看,每个行业、业务情况又各自不同,对于数字化需求也各自不同。而谢少毅在文中一个精辟答案不仅点破了企业转型的秘密,也可以作为本篇点睛之笔:“决定数字化转型成败很关键的一点是,不能违反人性。”

简单点可以理解为转型的发起者往往抱有良好的意愿,却在执行中遭到抗议和阻力。或许SAP的成功与柯曼的“好奇心”离不开,因为“好奇心”让研究院的工作者能够得以更多更全的展开沟通,因为“好奇心”,得以顺势而发以“人”为丰富数字化人才所需的各项能力。

近几年的时间里,SAP也已将中国视为了“第二故乡”。而作为一位与中国结缘的德国人,柯曼似乎也适应了中国的生活、工作的节奏,并塑造了SAP中国研究院的“好奇心”性格。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数字商业时代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