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商业观察的IT媒体
登录×
会员
2020-01-17

2020年移动广告发展趋势

时间: 2020-01-17 编辑:

临近2020年,算起来Fyber亚太区董事总经理Yoad Makov已经在北京生活了六年。对他而言,在中国生活的...

临近2020年,算起来Fyber亚太区董事总经理Yoad Makov已经在北京生活了六年。对他而言,在中国生活的这段时间,让他印象最深的是移动支付、社交媒体的快速发展,这些正不断影响着他的工作和生活。

Yoad首先介绍道,目前Fyber主要有三款产品Fyber FairBid、Fyber Marketplace和Offer Wall Edge,它们同时面向移动端,彼此相互关联,在功能上相互补充。其中Fyber FairBid是一个全新的广告聚合平台,它的主要特点包括采用应用内头部竞价技术、向开发者提供比较透明的各个维度的数据,以及提供用户级别的LTV数据。

众所周知,一款APP想要在众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产品质量是必须保证的,但同时必须进行商业变现以维持产品运营。在移动领域的激烈竞争态势下,流量向头部集中,采用免费+内购的模式可降低用户使用门槛,更利于产品的广泛传播,但同时也将部分变现压力转移到了广告端。

Fyber FairBid通过优化目前聚合解决方案里常见的Waterfall方式,为各类买家提供平等的竞争环境。Fyber独有的FairBid技术让所有类别的广告源在同一个公正、公平且透明的竞价模式下进行统一竞价,从而最大化开发者在移动应用内的变现收益。来自DSP的程序化广告源、直客广告和聚合的第三方平台的广告源在一个公平的竞价环境中对同一广告位实时竞价,价高者赢得广告展示机会。

Header Bidding对需求方来源一视同仁,将广告展示机会同时展现给每位竞价者,广告技术纷繁复杂的当下,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行业的复杂程度,Yoad认为2020年Header Bidding的应用会比2019年好一些。CPE广告营销的计费方式中,Offer Wall产品存在仍然具有一定的争议性,但越来越多的中国出海广告主希望来做CPE广告的长期投放合作。

在Yoad看来CPE是按照用户完成的任务结算,也就是说需要用户下载并打开APP之后开始体验游戏,并完成相应的任务。这种广告逻辑,可以使用户在游戏里面体验到更多内容,停留几天或者一周以上的时间。所以就能确保广告主买到的用户一定是质量能够达到ROAS要求的用户,所以其对于重度游戏是SLG(Simulation Game,策略类游戏)的一些国内的大厂来说,这种类型的产品是很符合需求的。对于明年的产品方向,Yoad表示主要的方向还是积分墙,并且会持续与中重度广告主合作。

与此同时,偏轻度的产品开发者,也希望用CPE广告产品来买量,因为CPE广告可以做到买进来的用户付费,或者说付费到多少金额。相较于Offer Wall产品,Yoad表示,Web Offer在2019年的投放中出现了代理公司的身影。“今年我们也和国内的几家代理公司合作,来做了很多这种投放美国和欧洲的单,可以看到转化率各方面表现不错,这是今年看到一个新的趋势。“Yoad如是说道。

2019年八月份,Fyber发布的全新广告聚合平台FairBid,其报表系统可以提供给开发者各种维度的详细数据,能够去做多方面的分析,也可以从这些报表中知道哪些平台购买了流量。

采访的最后,Yoad总结到:“2019年对于透明度和程序化是比较有意义的一年,2020年In-App程序化将会是增长比较明显的一年。2020年我们预测会有越来越多的开发者意识到程序化对In-App Header Bidding的重要性,他们将意识到实时价格、数据的透明度对他们变现的重要性。”

在他看来,广告竞价领域有一些做得比较成熟的DSP,他们对这一块的技术比较先进,他们会根据一些AI数据去做一些分析,不像之前那些传统广告平台在自己的平台内部去做竞价。2020年的,传统的广告平台会越来越多的向广告竞价这一块去做转型。

另外,IAB(互动广告局)发布了OMSDK(用于可见度和广告验证的开放监测SDK)行业规则,把之前一些网页端的衡量标准引入到In-App,这种趋势性的变化或许会比上一年更加明显。同时,IAB也出台了ads.txt反作弊规范,在2019年下半年时,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已经将ads.txt文档加入到他们的开发者网站中。Yoad认为ads.txt对行业规范有非常大的帮助,越来越多的DSP选择只从ads.txt文档中开发者列出的渠道中买量,从而规避二手三手的中间商,提高买卖透明度的同时帮助开发者提高了收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数字商业时代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