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依休 科技的温度

QQ20160713-6

科技本身是用来为人类提供最大化征服自然的能力,同时,也改变着人类的存在方式和彼此关联 的方式。

某日黄昏,救护车的警笛划破平 静的街道,一位跌掉在路边的老人被 及时赶到的救护车救起,并及时送到 最近的医院,而老人的家人此时已经 在医院门口等候。

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救治现场, 而是小依休在对自己研发的专门针 对老人的手机app 进行发布前的实 景测试:老人在遇到紧急情况,通过 小依休发布SOS 紧急救助需求,这 一救助信息会立即反馈到小依休的 呼叫中心,呼叫中心在甄别和确认情 况后,立即精确定位老人所在位置。 接下来,呼叫中心同时做两件事件: 第一是呼叫距离老人最近的急救中 心,寻求医疗救助;第二是呼叫老人 的紧急联系人,通知紧急联系人迅速 到达指定医院。在整个过程中,小依 休的用户——老人只需要发出求助 信息。

“我从1998 年来到北京工作,18 年的时间里,回家的次数很少,我也 常常问自己:如果有一天,我的父 亲在路上摔倒,给我打电话,我在北 京,我该怎么办?我的父亲该怎么 办?”安赛捷中国董事长袁炜栋是小依休的创始人,也代表了整整一代因 为社会剧烈变革,而远离家乡父母的 “新时代游牧一族”——越来越多的 年轻人,将对家人的思念深深藏在心 底,为了改变生存状态,获得更好的 生活,踏遍千山万水,寻找更佳的发 展空间。

或者我们都还记得,2015 年春 节,一则在京工作的儿子专门为了教 妈妈用微信所画的图,触动了很多身 在异乡打拼游子的泪点;2016 年春 节期间,有人在火车站建起了独立空 间,架设了摄像机,让春运途中、赶着回家与亲人团聚的游子,通过这种 方式亲口说出自己的乡愁。面对摄像 机,很多人哽咽了,更多人面对电视 屏幕,红了眼眶……“我们做小依休 不仅仅是为了老人,其实更多是为了 我们自己。”袁炜栋说。

事实上,在2014 年之前的十年 当中,安赛捷的主要经营业务是传统 的手机贸易,作为国内知名的手机零 售渠道提供商,曾经是国美、苏宁和 京东的长期合作供应商。但是从2011 年开始,手机市场进入了竞争的红 海:手机贸易的利益链条上,代理商 的利润越来越薄,厂商越来越倾向于 做扁平化的市场。“在这个所有利益 都取决于上游供应商的价值链条上, 处在下游的代理商的日子越来越难 过。”当时的袁炜栋就已经在开始考 虑,该如何重新为安赛捷找到一个更 具发展潜力的领域和市场。

时间进入2012 年,随着互联网 体系的形成和完善,互联网经济开始 迸发出史无前例的巨大牵引力,无论 是“互联网+”或者是“+互联网”, 都在倡导以互联网的思维和方式优 化和改变现有的企业业务模式。

“ 尤其是对于传统领域的企 业——大家都在寻找一种变革的方 法和途径。我们认识到了互联网的价 值,但是我们需要明确适合我们变革 的方式和途径。”袁炜栋说。

从2012 年年底,到整个2013 年,袁炜栋并没有像其他同样处在传 统领域的企业管理者一样,急于将安 赛捷的业务搬到网络上去实现所谓 的电子商务,“我们再做一个京东?这没有意义,这仅仅从形式上去变 化,只是戴了一个帽子,从骨骼和血 液当中,并没有真正的发生变化。对 于我们来说,必须要转型,但是也必 须是一种有机的转型方式。”

2014 年春节,重新回到北京上 班的袁炜栋与安赛捷核心成员一起 聚餐吃饭,席间不免谈到各自老家的 亲人。“安赛捷的80% 员工都是外地 人:我们在北京打拼,父母在老家。 一年的假期很少,公司又在创业期 间,工作又非常繁忙。”一场平常的 闲聊,因为彼此的共鸣,让袁炜栋发 现,对于家乡亲人和父母的惦记,也 许不单单是自己难以割舍的乡愁,这 已经成为这一代人共同的难以化解 的社会问题。“我们或许可以做些什 么。”袁炜栋意识到这或许会成为安 赛捷未来的业务机会。

环顾四周,不难发现,实际上中 国老龄化的进程远远超过我们的想 象。有数据显示:到2014 年年底,中 国的老龄人口数量和自杀率都已经 居世界第一位;而中国高速的城镇化 进程,也使得在远离经济发达地区的 空巢家庭超过一半,守在家里的,除 了留守儿童,更多的是留守老人。

留守儿童,更多的是留守老人 “中国的老人越来越多,空巢家 庭也越来越多,这是社会问题,也是 子女的无奈。因为我们自己有切身的 体会,所以我们也算找到了其中的痛 点。”袁炜栋认为,在我们每个人无 力改变现实情况的前提下,通过智能 设备来增加老人和儿女的联系和情 感交流,帮助儿女关照留守老人的安 全,虽说是权宜之计,但是对于稳定家庭、和谐社会都是一件“善莫大焉” 的事情。

袁炜栋说:“有人说我做的是养 老产业,事实上,我做的更多的是解 决年轻人的问题。” 2014 年上半年,袁炜栋针对老 人的互联网智能设备项目“小依休” 计划进入了调研期。安赛捷的高层四 处出击,面向全国进行了170 个家庭 的调查,去了解这些家庭的老人对智 能设备的需求、对现有产品应用的困 难,再来判断安赛捷是否有能力去解 决这些问题。

在2014 年下半年,“小 依休”正式进入研发环节。 最初,在袁炜栋的计划当中,这 一项目应该是软、硬件结合的解决方 案:小依休不是一个手机应用App, 而是一个系统,是一个可以搭建在安 卓和IOS 平台上的一个操作系统。为 此,在2014 年12 月,安赛捷公司甚 至收购了一家专门生产智能硬件的 公司,计划通过自己的平台去生产适 合老人使用的手机硬件。

最初,在袁炜栋的计划当中,这 一项目应该是软、硬件结合的解决方 案:小依休不是一个手机应用App, 而是一个系统,是一个可以搭建在安 卓和IOS 平台上的一个操作系统。为 此,在2014 年12 月,安赛捷公司甚 至收购了一家专门生产智能硬件的 公司,计划通过自己的平台去生产适 合老人使用的手机硬件。

“现在市场上的老人手机是一个 非常可恶的事情”,袁炜栋谈到安赛 捷曾经代理的一款老人手机,“三个 月后,我们就坚决不再代理这个产品 了”。对于谙熟手机产业链的袁炜栋 来说,所谓的老年机概念,就是将库 存的、被淘汰的上一代功能手机,从 声音、字体等方面做一个调整,再冠 名针对老年机重返市场。“这就导致 年轻人和老年人所使用的手机之间 的断代越来越大,使得老人对于互联 网的应用、对智能设备的使用,晚了 3 ~ 5 年。”袁炜栋说,小依休要做一 024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个更适合老年人使用的智能手机,让 老年人不要被智能硬件边缘化。

这场对于袁炜栋和安赛捷都至 关重要的二次创业,从一开始,就遇 到了一个进入互联网市场的选择题: 对于小品牌的手机硬件来讲,年销售 1000 万部也只能积累一千万个用户, 这对与小依休想要通过互联网为老 人提供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并不是一 个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数字。同时,手 机市场已经一片红海,因此要继续坚 持小依休和手机硬件并行推进的最 初想法,就需要暂时放弃对利润的要 求,并投入大量资金,以支持整个项 目的持续发展——也就是俗称的“烧 钱模式”。

最终,袁炜栋和安赛捷选择了一 个更尊重商业规律的做法:“2015 年 11 月底,春节前,我们做了一个思路 改变,先将小依休做成手机应用App, 让老人不需要重新购买新的手机。”

2015 年10 月16 日,用了397 天,小依休1.0 版本诞生。2 个月后, 从2016 年3 月1 日,开始在市场上 推广小依休的软件,一个月的时间, 小依休app 增加了4 万用户。5 月5 日,小依休2.0 版本发布。

2016 年5 月5 日,安赛捷中国在 北京召开“回归”主题发布会上,袁 炜栋颇为动情:“30 年前,中国尚在 延续着几千年传统的大家族关系,而 今天,加速度的城市化进程已将原有 的四世同堂、亲友比邻而居的紧密状 态被打破。年轻人异地寻求发展,老 人独守故土,大家族天各一方。小依 休尝试帮助我们和家人重新建立一 种更紧密的联系。”

此时的小依休2.0,已经形成了 一个以手机App 为入口,通过自建服 务平台、线下实体服务资源对接、智 能应用研发以及即将配套的智能硬 件为支持的、较为完整的、针对老年 人和家庭的互联网服务生态圈。

用户通过下载小依休APP:家人 可以随时随地通过图片、文字、语音、 视频的组合发布自己的日常状态,即 使家人远在万里,也可以随时随地互 相了解对方是否安好。父母、亲友也 可以用语音、文字的形式进行评论, 当然也可以转发、点赞,如果老人家 不方便打字,用语音发送评论或亲友 记就能省去了输入文字的麻烦。更强 大的是,亲友记不仅可以使用各种组 合,还可以一次性发送百张照片,不 管有多少精彩瞬间,都可以快速与家 人分享。另外,为了方便老人使用亲 友记,小依休还专门提供了按照时间 查找内容的方式,模糊记忆中的精彩 内容信手拈来。新版上线的亲友记为 了家人之间的互动更加便捷化,亲友 之间的分享互动其乐融融,让爸妈的 生活充满亲情的温暖。

此外,小依休双向提醒功能—— 既可以提醒自己, 也可以提醒家 人——满足现代家庭异地相处的亲 情传递需求,比如在儿女出差在外, 经常忘记向父母报平安,通过小依休 提醒功能,可以提前设置好信息,在 儿女落地时自动为父母推送一条安 全到达的消息。儿女可以提醒爸妈按 时吃药,也可以提醒自己父母的生 日,即使在数据网络不畅通的情况 下,提醒内容仍会以短信形式发送。

再有像本文开头的情形一样,当 父母遇到突发情况,利用小依休的 VIP 防护功能,通过互联网综合服务 及应用解决方案,给家庭尤其是老人 提供全方位的安全防护,为用户提供 紧急救助、电子围栏、环境甄别等安 全服务功能,为老人提供一个便捷、 安全的防护体系。目前,小依休2.0 的紧急救助已经覆盖到全国94 个城 市的120 急救资源,同时,小依休的 VIP 用户,还能享受1000 元院前急救 服务费和最高40 万的生命综合意外 险。

“最近几年,我们开始寻找一些 信仰的问题,开始寻找一切失去的价 值观,我认为,无论是怎样的信仰, 最基本的,还是孝。”很多时候,讲到 动情处,坐在笔者对面的袁炜栋不像 一般成功的企业家那样内敛,总是让 人感受到那种为人子女的坦诚。

写在最后

社会进步的脚步越来越匆忙,城 市化进程、个人价值的倡导,都使得 “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早就被现实 世界的真实物质需求撕得粉碎。越来 越多的年轻人,将对家人的愧疚深深 藏在心底最隐秘的地方,执念要找到 实现自我价值的地方,不惜踏遍千山 万水。科技在极大提高社会生产力的 同时,也在改变着人类的生存方式和 交互方式,不时让我们感受到科技带 给我们的脉脉情深。小依休,作为从 传统领域转型互联网的国内公司,让 笔者感受到了科技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