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A|软件联盟:女孩们,请勇敢地“向前一步”

“我们需要有更多女性去学习编程、去成为程序员,去各行各业发挥所能。在科技改变我们世界运作方式的同时,也让我们的生活更加便利 ——因此,让女性平等地参与进来很重要。”

— 超模Karlie Kloss

卸下超模的光环后,Karlie Kloss选择重返校园攻读商业管理与编程课程。她的行为鼓励了不少年轻女性追随她的脚步,去学习与从事一个被大多数人认为“不适合女性”或者“女性无法胜任”的科技课程和专业——编程。她们,就是今天的主角,还可能是明天科技界的翘楚——编程女孩!

除了自己学习之外,Karlie利用自身的名人效应,进一步创办了旨在为年轻女孩学习编程提供机会与资助的奖学金与夏令营。这与BSA|软件联盟所赞助的“编程女孩”(Girls Who Code)组织的诉求与目标不谋而合。“编程女孩”组织(Girls Who Code)是美国的一个全国性非营利组织,致力于弥合在科技领域的性别差异。通过沉浸式夏令营(Summer Immersion Program)和编程女孩俱乐部(Girls Who Code Clubs)等形式,通过启发、教育并帮助年轻女性掌握移动应用开发、网络设计和机器人技术等技能,鼓励和支持年轻女性启动和实现在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的学业与职业发展。BSA|软件联盟从2012年起便开始赞助“编程女孩”项目。

据统计,1995年美国37%的计算机科学家是女性;如今这一比例仅有24%。如果人们对这种趋势不管不问的话,到2027年,这一比例将降到22%。

1

图1:美国市场上女性计算机科学家比例

图片来源:编程女孩项目官网

BSA|软件联盟:关注并提升女性的力量

目前,某些社会大众,甚至包括一些女性都会习惯性地认为,女性普遍缺乏从事STEM行业的创造力与领导力。这样的刻板偏见以及现实影响了很多年轻女性,即便她们具有从事科技工作的兴趣、热情和天赋,她们也可能视科技如畏途,不敢轻易尝试。虽然STEM领域30年来产生了大量的就业机会,申请STEM领域学位的女性与女性从业者比例却日渐减少,这是一个恶性循环。”BSA|软件联盟总裁兼首席执行官Victoria A. Espinel女士在2017年4月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孙祁祥教授深度对话时指出:“作为全球领先的软件产业倡导者,BSA|软件联盟有责任率先站出来,为打破这一循环力提供所能及的支持,比如,在行业里倡导对女性群体力量的重视,鼓励会员企业招聘女性程序员,改变同工不同酬现象等。

2

图2:BSA|软件联盟总裁兼首席执行官Victoria A. Espinel女士(右5)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孙祁祥教授进行深度对话

图片来源:BSA|软件联盟

在Victoria A. Espinel女士和BSA|软件联盟看来,女性在STEM领域的创造力、领导力以及所取得的成就都是不容忽视的。譬如,单就编程而言,十九世纪女数学家Ada Lovelace便被公认为是编程学的鼻祖,而二十世纪计算机科学家Grace Murray Hopper则创造了现代第一个编译器A-0 系统和商用电脑编程语言“COBOL”,被誉为“COBOL之母”……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很显然,女性并没有“天生不适合”从事STEM行业,而只是“被认为”而已——实际上,更多女性的加入,对于软件行业和整个STEM领域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3

图3:Victoria A. Espinel女士(右)发言

图片来源:BSA|软件联盟

“女性的创造力,会带来更安全实用、功能更全面的软件和其他产品,进而为人类创造出更美好的生活——这也是BSA|软件联盟努力推动包括‘编程女孩’在内的多个女性发展计划的重要原因之一。”Victoria A. Espinel女士说。在软件和STEM行业,女性杰出的体察力与共情力,以及对于需求、功能、细节等等的敏感度,都能帮助女性设计与创造出更能贴合与满足客户与消费者需求的产品,从而推动整个行业更好地服务于民生与社会进步。

BSA|软件联盟:帮助中国女性“向前一步”

在中国,虽然已有将近70%的女性参与就业,创下全球最高的职业女性比例,但在软件及整个STEM行业里,尤其是核心开发部门里,女性仍属“稀有动物”。

近年来中国‘互联网+’行业与共享经济的飞速发展,创造了非常旺盛的就业市场,然而女性在核心开发部门的参与度仍然十分有限,更多的女性选择从事行政、人事、市场、后勤等工作,而且,选择报考计算机专业及工程专业的女性考生仍然较少,也就是说,程序员等女性科技工作者后备队伍的规模依旧不容乐观。

当然,进入中国市场20年的BSA|软件联盟,在中国同样愿意为改变这种现状而努力。“如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