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存 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的新介质

没人否认当下数据对于每个人、每个企业或者每个国家的价值和意义:数据的流动本身不仅意味着人类社会的进步,也意味着价值产生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而数据被以怎样的方式保存和管理,则决定着这种流动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闪存

互联网的价值来源于数据的流动,而数据的价值则源自被应用。

IDC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全球范围内的数据流量将达到4000艾字节(EB),这也就是意味着,如果不能及时捕捉、分析、整理和管理这些数据,那么这些数据将会永远消逝在无尽的数据黑洞当中,永远都不能被发掘和应用。

“利用这些数据的关键就在于客户体验和影响,如果不能在用户有需求的时候进行数据存储、处理和检索,数据其实没有太大用处,这就是所谓的数据访问需求。因此对于数据的储存,包括在哪里储存就显得非常非常重要。”闪迪全球系统与软件解决方案副总裁兼总经理Ravi Swaminathan日前在北京接受了中国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数据存储的技术因为时代对数据本身的依赖,而变得从未有过的重要。

事实上,数据存储技术的发展,首先是因为用户市场对数据中心本身的定位的改变——原本需要通过购置硬件、修建机房等方式获得的企业内部的一个辅助性部门,正在通过采购服务的形式得到满足。租用和托管大型数据中心,正在成为一种既节省成本,又不需要投入太多精力维护的模式。这也使得对数据的存储和管理正在成为继存储硬件以后的另一个主要商业模式:越来越多的以提供数据存储服务为业务核心的互联网公司,正在投入其中,并且形成了一种牵引数据存储技术发展的核心动力——大量像阿里、腾讯和百度这样基于云计算和超大规模的公司正在试图通过超融合架构、分布式扩展和软件定义存储等新的应用,一方面满足用户越来越苛刻的需求,另一方面降低自身的成本,增加效益。

“纵观所有传统硬盘阵列厂商或其他阵列厂商,如EMC和惠普等,由其构建的庞大的存储系统其实非常简单,但是最大的问题是它的成本是非常高昂。”Ravi Swaminathan谈到软件定义全闪存存储时认为,传统的数据中心一方面面临用户对扩展性、便捷性等方面越来越高的要求,同时,另一方面还需要考虑在最低的预算下提供、维持足够的服务质量。而用闪存代替传统硬盘阵列,则可以从根本上解决现有数据中心的所有痛点:不仅只需要原本能耗的1/16,包括速度、报告生成速度等极限性能也都能够实现分别53倍和40倍的增长,更重要的是,仅采用一半服务器,即可以将Hadoop工作处理速度提升3倍,极具成本优势。

在闪迪展示的软件定义全闪存存储系统构架中,以闪迪的闪存介质为基础,以存储管理和数据路径优化服务为介质,用户可以获得更高扩展性和高性能的软件服务,在保证灵活度的情况下,可以用非常低的能耗和成本,就能够实现数据中心的可扩展性、数据路径优化、存储管理、数据保护等多项功能。“闪迪在产品研发和优化软件堆栈上花费了非常多的时间,才创造出经过严格调优的软硬件结合系统。我们非常荣幸可以为基于信息主管需求的许多工作负载带来软件定义全闪存存储这一概念——全程采用闪存技术。在如虚拟化、高性能计算、云计算、分析、数据库应用等不同应用场景中,闪迪软件定义全闪存系统都可为客户提供支持。”

作为软件定义全闪存存储的核心系统,闪迪的InfiniFlash系统是其2015年3月推出的针对大数据的全闪存阵列,相当于大数据一体机,它可以通过3U机架来提供高达512TB的闪存存储——这也是目前全球密度最大的闪存系统,最高可提供200万IOPS和低于1毫秒的延迟,且可实现12GB/S的带宽传输速率。另外,这个一体机最多还可以连接8台服务器,以实现闪存共享。

“为了向全亚洲的综合数据中心提供服务,我们尤其覆盖了中国主要城市的数据中心来解决特殊问题。我们通过TSANET协作支持架构,与软件和硬件领域的所有合作伙伴进行合作。这也使得我们可以与所有公司进行合作,并可为客户提供基于闪迪整个解决方案的单点支持服务。”Ravi Swaminathan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