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寒:不忘初心,移动科技让生活更美好

我并不是说女孩子一定要从事科技行业,但是我可以告诉她们,你可以做好,这是很重要的。”GSMA 大中华区总裁斯寒在接受采访时,每当涉及到自己的经历,总是能够把话题引到GSMA 的业务和正在做的公益项目,例如最近GSMA 呼吁在科技领域男女平等获得工作机会的Women4Tech 项目。对于个人的经历,斯寒总是很简单地一笔带过:“在我们那个年代,我们会被教育:女生就是要学文科,要做医生、教师......” 只是在说到年纪时,斯寒才跟大多数女性一样,会笑一下。但是很显然,这也不是因为怕暴露自己的年龄,而是在“商务场合”,这算是一个可以无伤大雅、却可以活跃气氛的点,一般需要当事人自我解嘲才有效果。

上世纪90 年代,与那个时代大多数女孩一样,斯寒选择了一个“更适合女孩”的专业,进入一所师范大学读书,不出意外的话,她未来也许可以成为一名教师。但是毕业后的斯寒,却选择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个人发展轨迹:先是在厦门媒体集团工作了将近9 年,然后在担任了商务拓展经理4 年后,选择了出国读书,去英国萨里大学攻读MBA 学位。这成为后来改变斯寒职业发展的关键节点。

完成学业后,斯寒曾经在BBC 做过自由撰稿人,不过很快,就进入了C5 公司——这是一家1985 年由美国会议研究所、加拿大研究所和欧洲C5 公司成立的全球性的活动公司,旨在策划和举办权威会议、论坛和首脑会议。斯寒在C5 从项目经理做到项目总监,负责中国区所有项目并直接向集团CEO 汇报,而这家公司带给斯寒最大的价值,在于为其开启了一个全新的、而且是国际化的舞台。在C5 的工作经验,让斯寒有机会与集团CEO 一起,策划和执行了很多能源、航空、IT、电信、可再生能源和金融服务等行业的大型活动——这一方面让其有机会深入了解了不同行业对于社会的价值,同时,也开始了解通过怎样的方式,才能将这种价值释放出来,推广出去。

而此时,电信行业的一场变革正在进入最关键的加速期——从2G 到3G,再到4G,技术的加速发展,让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更加容易,同时也给世界的改变提供了全所未有的动能。

GSMA 就是引领这次变革的全球主要机构之一。

成立于1987 年的GSMA,是世界移动通信界的三大国际组织之一。自从1982 年由欧洲邮电联合会成立的移动特别行动小组(GSM,Groupe Speciale Mobile),到世界上应用最为广泛的第二代全球移动通信系统(GSM,Global System for Mobile Communication) 的推出,GSMA 都在其中发挥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到目前为止,这家国际组织的成员已包括来自220 个国家的近750 家移动运营商以及350 多家更为广泛的移动生态系统中的企业,其中包括手机制造商、软件公司、设备供应商、互联网公司以及金融服务、医疗、媒体、交通和公共事业等领域的企业,中国企业就包括我们熟悉的华为、小米、中兴、联想等。

“在2G 和3G 的时代,欧洲在技术和标准方面还是处在一个比较领先的位置,所以欧洲还是处在一个比较中心的位置。但是到了4G 以后,中国开始追赶、超越,到5G 的时候已经占到了排头兵的队伍里面。”到了2010 年前后,以中国为代表的亚太地区,开始表现出在移动通讯领域的活力。这充分引起了GSMA 的重视,如何在中国和亚太区助力移动产业的发展和国际化,成为这一国际组织保持行业领导力的关键——他们需要一个了解中国文化,并且懂得如何通过包括会议、展览等形式,传播影响力的管理者,去开拓这片市场。斯寒,成为GSMA 的一个优先选择。

2011 年1 月,斯寒在伦敦加入GSMA,担任亚太商业发展总监,同年8 月被派驻香港专司亚太市场的开发。2012 年,GSMA 移动通信亚洲大会第一次在上海举办,由此斯寒将GSMA 传统的世界移动大会正式引入中国,落地上海,至今已经连续举办了7 届。2016 年,GSMA 大中华区成立,斯寒被任命为GSMA 大中华区总裁,主要负责维护和进一步发展大中华区的会员和合作伙伴关系,并且与政府相关部门和移动生态系统的企业保持高层沟通,关注产业政策,倡导行业全球协作,与此同时,进一步将世界移动大会上海发展成为GSMA 在亚洲代表产业发展趋势的国际平台。

“GSMA 一直有一个愿景:智能地连接每个人、每个物,通向美好的未来。”在接受采访时,斯寒强调: GSMA 作为一个国际性产业协会组织,服务于会员企业是其根本工作内容。而对于GSMA 大中华区来说,上海展会的成功证明:这一区域无论是在技术革新、应用和发展动力等方面,都已经成为本行业的引领者,其中,中国在这里扮演了绝对的引领者之一的位置。“所以在过去的两年里,GSMA 大中华区的主要工作是把GSMA 在国际上的更多的市场研究、政府政策变化与洞察以及移动新技术全球行业合作等方面的能力带到了中国。”

基于这样的想法,斯寒一方面继续将上海GSMA 世界移动大会的聚合产业的能力发挥到最大;另一方面,斯寒在组织架构上设置了包括战略、市场、技术、政府政策等不同的工作职能部门,侧重地区性的政策法规和技术走向,依靠GSMA 的国际平台和视野为会员企业提供战略性的愿景规划,帮助其从国际化的视角进行各自商业指标的思考;同时,基于通信行业的技术和规范,GSMA 也会通过物联网或者5G 相关行业共同关注的项目,为会员单位提供投资和合作机会,从而“释放GSMA 的国际平台能力,助力大中华区移动生态系统的国际化发展”。

斯寒尤其谈到其中几个目前正在操作的重点项目,如5G、物联网、eSIM 和云AR/VR 等。“我提到的这些项目,不只是因为中国对这几个方向讨论比较多,而是因为这些技术和应用,其实上也是整个全球移动产业发展里面的一些热点、重点。这次中国站在了最前沿。” 斯寒说。

与许多成功的商业女性领导者一样,斯寒对于公益项目非常有热情。不同在于:在她看来,这不仅是自己工作价值的体现,同样也是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作为一个国际组织,不能只考虑商业利益,或者一味埋头于技术,“你一定要考虑到这个技术和这个行业对于整个人类未来发展、经济发展、社会变革产生的各种各样的作用”。因此当2015 年9 月25 日,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正式通过17 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包括消除贫困、饥饿,优质教育,性别平等......)后,GSMA 代表整个移动行业成为全球首个全行业响应并整体支持17 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国际组织,斯寒表示这让她感觉非常“骄傲”。

除了本文开始提到的关注男女平等的Women4Tech 等项目外,斯寒尤其谈到GSMA 为移动行业代言,自2017 年起在全球22 个地区拍摄的当地运营商开展的公益项目,目前已经公布的25 个Case For Change 移动改变生活案例。她说:“中国目前已有两个案例入选:一个是记录中国移动利用移动技术实现对偏远地区儿童心脏病的筛查,另一个是关于中国联通采用移动技术促进偏远山区孩子的教育。”斯寒认为,所有这些项目,实际上体现的是整个行业在移动通信技术、移动互联网、网络技术等的发展,能够带给全人类的价值。这不仅能够让整个社会的参与者,真正体会到技术的价值,而且对于那些真正将这些便利提供给人们的移动行业的运营商、厂商,也是一种积累和价值的回馈。

写在最后

我们常常对女性领导者有一个刻板印象,或者是强势,或者是技术大拿。但事实上,虽然她们都拥有超过常人的工作能力、工作热情和技术修养。但是更多时候,这些成功的女性只是比绝大多数人拥有更多的自我控制能力和更明确的目标,并且具有为了达到目标百折不悔的坚韧,斯寒也一样。当笔者问到当初来到亚太拓展GSMA 所面对的困难时,身材娇小的斯寒回答说: 我们一路走来相对是非常顺利的,因为我常常问自己: 困难来自哪里?如果一味向外看,那么就永远有各种阻力和困难;但是当你向内看,你就会找到解决方案。斯寒强调说:无论是一个企业,还是一个国际组织,或者一个人,不管你在哪一个行业,都要时刻提醒自己,你的初心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