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念宁的“科技人生”

“其实我也不是IT 技术专家,但是我觉得IT 技术能够让生活变得更美好,让社会更美好,我觉得这就是我想去做的工作,这样才有意义,我也不会觉得无聊,我很怕无聊。”6 年前,当时的NVIDIA 在人工智能行业初露锋芒,如今它已经是人工智能领域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企业,人工智能技术本身带来的无穷想象空间,让刘念宁选择加入NVIDIA 并成为中国区的高级市场总监。

30 年前,几乎是同样的原因,让一名在台湾大学地质系研究所读了半年研究生的女生,选择放弃所读的专业,报考台湾大学的MBA。“那个时候,我的专业是古生物,所以每天都是在实验室看化石,很枯燥。我的个性又比较外向,喜欢与人打交道,所以就决定报考MBA 的市场专业,因为这个专业的花样比较多,比较好玩。”刘念宁的这个决定让古生物领域少了一个学者,但是对于整个IT 行业来讲,却是多了一名优秀的从业者。

害怕无聊的刘念宁,MBA 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进入了IBM,一脚踏入了充满变化的IT 圈。在将近30 年的职业生涯中,她曾经工作过的公司包括IBM、微软、思科、EMC,直至NVIDIA。刘念宁的职业履历几乎就是一部近30 年从PC、网络、消费电子、移动互联网,直至人工智能的IT 发展史。按照常理,在任何一家公司坚持下去,不仅来自工作本身的挑战会更小,而且职位会更高。刘念宁也的确多次面对升迁的机会,只是每当IT 技术和应用发生“世代交替”的时候,刘念宁还是会选择最火爆IT 前沿,进入最具领导力的公司工作。“IT 行业的变化太快,所以在这个行业当中,你只有往风口去才不会被淘汰,不可能追求稳定、安逸。”刘念宁说。

追求变化,打破一成不变,似乎可以作为对刘念宁过去整个学生时代和职场上的最好总结。但是其中似乎又有些许微妙的不同:如果把30 年前改变学科专业,看成是一个年轻人喜欢热闹的真实天性,那么后来初入职场不断追逐IT 商机,则可以看成是一名职场人对于实现自身价值最大化的渴望。直至6 年前,放弃个人升迁的机会而选择对社会更有价值的IT 技术作为工作内容,刘念宁依然“害怕无聊”,但是关注的重点已经完全不同:从最初强调自身感受和普遍意义上的实现自身价值,进阶到了考量工作对于社会的意义。“每个人要的东西不一样,有的人追求的是短期财务最大化,但是对我而言,里子比面子重要:我希望我做的工作对整个社会进步更有价值的,这比我拥有更高的职位更让我开心。”

很大程度上,对于同一件事的判断依据和标准,会随着一个人的阅历和经验的增加而发生改变。虽然没有人可以代替自己长大,但是成功者的经历和考虑问题的逻辑,总是能带来更多的思考。

更大的舞台

IBM 除了为刘念宁提供了第一份工作,还给了她一个更大的舞台。

2001 年,在IBM 工作10 年以后,长期两地出差的刘念宁获得负责中国区市场的职位,于是决定举家迁居北京。“我想看看这边的市场,跟我想像中的是不是一样,而且可以学很多新的东西,我觉得这挺好。”刘念宁的这次决定给自己后来的事业发展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只是在当时,作为女儿的她,还希望能够带给父亲一个圆满的人生:

“我本身就是外省第二代,是安徽怀宁人,所以我的父亲给我起名叫念宁。因为我要常驻北京,我的爸爸能够重新回到这块土地上,这也是很大的收获。”

台北和北京,对于出生在台湾的刘念宁,同样是故乡,亦是他乡。只是与当年“北漂”年轻人哀叹“灵魂无处安放”不同,刘念宁则是以更乐观的方式接受了这次改变:“主要是心态上,干嘛要把自己当成是受害者?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来了,就要欣赏,要看你来这里好的部分。比如我,好的部分是,至少来这里我有帮手可以帮我照顾小孩,我上班没有后顾之忧,我爸妈又跟着我,又有人帮我看着我爸妈,我觉得很好。”

与很多处在事业上升期的职业女性一样,这一阶段对于刘念宁来讲,不仅要面对职场上越来越大的挑战和压力,而且在面对家庭时,也需要承担越来越责任。在事业和家庭之间如何取舍,或许是职业女性永远无法回避的问题。“这的确对于女生来讲是最难的,工作、家庭能不能什么都要?说实话,我觉得很难。”刘念宁也苦笑摇了摇头,“当你特别想要其中一个部分的时候,另外一部分一定会有所牺牲。如果有人讲自己的工作和家庭都是100 分,那么一定是因为她没有告诉你,她失去的那一块是什么。”

实际上这个阶段的刘念宁有过多次升迁的机会,但是需要将工作地点变更到上海或者美国总部,刘念宁都是考虑到对家庭的影响,而选择了放弃。“当家庭需要和工作需要冲突时,重点是怎么调整,并且实现重新平衡,才是比较困难的。”重视家庭的刘念宁认为:事业的发展一定需要一个坚强的家庭基础,因此在考虑基础和发展两者中,刘念宁总是理智地选择家庭,以稳固自己的事业基础。但是她也强调,不同的人,所面对的问题不同,所处的环境不同,所以做出判断的依据也一定不同。“可能很多人都说很老套,但是我依然觉得女生在面对这些问题做决定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要爱自己。只有这样,你才知道自己要什么,才能做出让自己变得更好的选择,才能做好榜样给你的小孩看,这是更重要的。”刘念宁说。

更深的触动

“我的颈后一度僵直,头脑一片空白,当思绪恢复,脑中浮起震时人们在这街道上可能的画面,环顾四周,没人的北川诉说着人间炼狱的惨烈。” 这是在2008 年512 大地震后,当时在思科负责企业社会责任的刘念宁在自己微博里写下的一段话。“当时灾区的一位局长驾车带我们进入灾区,当我们把车停在一个可以鸟瞰整个北川城的山坡上,向下俯瞰整个灾区的状况是,只有这位局长背对着,他没有办法看。后来我们才知道,因为他的爸爸、妈妈、岳父、岳母、老婆和女儿全部都在北川遇难,他自己因为出差才躲过一劫。地震发生后,他再也没回去过,这次是因为我们要去做赈灾,他才第一次开着车载我们去他不想回去的地方。”时隔10 年,刘念宁说到这里依然语带哽咽,眼圈泛泪:“当你看到了人生在安逸的环境看不到的东西,你才会去考虑人生真正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你才会去想,你要的是什么?”

在那次赈灾的行动中,刘念宁带领自己的团队,成立工作坊,到重灾区为灾区群众提供了大量力所能及的帮助。同时,在母亲节,刘念宁利用当时公司先进的IT 设备,帮助在地震后被安置在广东读书的孩子,与身在四川的妈妈,隔空相见,视频交流,以抚慰彼此受伤的内心。“善加利用IT 技术,能够帮助人,能够让生活更美好,而市场部门的价值,就是去帮助人:让更多的人知道可以利用技术解决问题。”

那次的经历,让刘念宁对个人得失有了更加深刻的感悟,同时也对技术能够带给人类的价值,以及一家企业对于社会的意义,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将对社会的价值作为自己工作意义的重要考量。“如果我一直在外企的办公室工作,没有经历这一切,那么也许现在职位对我就很重要。那以后就完全不一样了。”此后在选择工作的过程中,刘念宁总是选择那些有希望带给人类更多价值的技术前沿,而每次,这些技术前沿又总是真的能成为下一轮市场的热点。我们不能将其简单定义为“幸运”,恰恰相反,与那些只是循着资本的脚印追逐市场商业热点的人相比,刘念宁更关注技术本身对于社会价值的逻辑,在一定意义上,这更符合技术商业化的规律——只有真正符合社会需要的技术,才是真正有可能得以迅猛发展的技术,也才有可能真正获得商业层面的价值。从这个角度看,刘念宁看似“感性”的判断依据,才是能够带来“理性”结果的真正原因。

最新的起点

“因为在大公司都要做年度计划,我一来就想做年度计划,但是发现英伟达不做年度计划,季度计划是最长的,所有的事情节奏都很快。而我本人最不习惯的,是英伟达的企业邮件只保留45 天,因为老板说45天以上的邮件太久了,没有价值,我完全疯了。”说到自己6 年前加入英伟达时的情况,刘念宁笑着说自己那段时间每天都像是在战斗。当时的英伟达,游戏和个人用户是业务的重点,而这对于刘念宁来说都是以往没有涉猎过的领域,加上英伟达又是一种创业公司的工作氛围,与刘念宁以往大公司有明确规律、流程的按部就班方式完全不同,刘念宁只能事事亲力亲为,通过自己的努力加快融入团队,获得团队的认可,并带领团队去满足来自企业和市场不断上涨的需求。

职场从来都是一个只看重结果的战场,市场也不会原谅弱者在其中犯下的哪怕最小的错误。6 年后,2018 年底,刘念宁在一场演讲当中

谈到了身为女性该如何不断增强自身的职场竞争力,成为职场真正的千里马。她将自己的经验总结为“木兰冲锋四部曲”:看得清,接得住,跑得快,挺得住。“看得清,是要找到正确的方式和方法;接的住,要有足够的技术能力和资源,能够解决现实的问题;跑得快,是要更加认真和努力,保证工作的结果;挺得住,是遇到困难不退缩。”同时,面对机会,刘念宁的理论是“诸葛神算”: 终身学习、洞察变化、做好准备、勇于抉择。刘念宁的话获得现场一片掌声。

“AI 整个大的架构层中有最重要的三个要素: 数据、算力和算法。英伟达主要关注在算力上。就像人一样,拥有了一个核心能力,然后去平行的开发和垂直的扩展。对于英伟达来说,我们掌握了核心能力后,再根据市场的需求去做产品规划,从而保证我们的技术和产品始终具有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我觉得,这个是我们黄总很厉害的地方。”对于最近外界讨论最多的2019 年年初,英伟达以“宏观经济状况恶化,特别是在中国” 为由,下调了第四财季的收入预期的做法,刘念宁认为,这主要是在之前一段中国市场存在一定的“波段性”:中国市场对Geforce 游戏显卡的需求并非来自游戏领域,而是“挖矿”的市场需求。

“过去两个季度激增的需求不是真正的需求”,于是随着这一领域的迅速回落,自然市场收入预期就会更加接近正常水平。“这一点我们在需求旺盛时期就已经看到了,但是在AI 领域的需求还是在一路上涨。”刘念宁说。

写在最后

每个人都有多面性,在不同的场景下会有不同的面貌出现。采访刘念宁,笔者尤其感觉如此: 你甚至不能用几个词来概括你感受到的她。当你想说她是典型的台北女生时,又发现她曾经在公开发表的文章当中指名道姓地批评某些企业家

“假公益,真营销”,像极了脾气火爆的川妹子; 当你想说她与很多职场成功女性一样,干练、果断时,她说自己:“开会的时候,我是很少讲废话的,而且我对男女员工的管理,也同样严厉。” 但是你又立刻发现并不能据此就判断刘念宁是一个“强势”的女老板,因为她要求自己的团队当中,如果有人在某一段时间有状况,特别需要帮忙,那么团队中的其他人要无条件支援,“有时还会是较长的时间。”刘念宁还会常常在部门的微信群里发布一些与工作或者生活相关的文章,甚至也会专门提醒某位员工去阅读,像极了一位操持全家大小事务的母亲,或者一位满怀期待后辈迅速成长的老师。到最后,你只能说,这个爱听齐豫歌曲的刘念宁,很真实,是一个无论在任何时期,都能真实面对自己和她人的人,所以才能够在表现出自己多个不同性格的同时,不做作,不割裂,反而更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