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初创公司的极速野蛮生长

WechatIMG50

一个日本人在新加坡成立的一家KOL营销公司,现在,他要发展中国国内市场。

“从小到大,我都想要自己创业,因为我的爷爷和外公都有自己的公司。当时在大学毕业后,我意识到自己并没有什么经验,于是就加入了MicroAd,在那段时间里我学到了很多不同的东西。作为公司东南亚地区的CEO,我当时管理着超过40人的团队,在整个过程中我学会了怎么去营运一家企业。”

一年半以前,在于2016年4月在新加坡成立AdAsia Holdings以前,十河宏辅已经为数字化广告公司MicroAd工作了6年,足迹遍布日本、越南、新加坡、菲律宾等东南亚地区。

虽然与MicroAd所提供的解决方案不同,但是十河宏辅也承认,这份持续了6年的工作,使其对广告行业的知识和市场需求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同时也让他对新兴科技的价值有了更明确的理解。最终,他将自己最初的创业项目,定位在利用AI技术进行KOL营销。

“我们一直在研发自己的人工智能匹配引擎专利技术,所以我们是一个科技公司。“十河宏辅说。

2016年8月,公司成立4个月以后,AdAsia Holdings推出了第一个市场化产品CastingAsia。

在这一个产品组合当中:CastingAsia Platform作为采用AI技术的KOL营销控制面板,利用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以及深度学习来实现对KOL的智能配对、互动、和关系管理,并具备出具报告与识别诈欺等功能。CastingAsia Marketplace作为以绩效表现为基础、且值得信赖的高效可扩充式平台,协助KOL与品牌实现紧密合作。最后,CastingAsia Engagement作为能管理KOL的一站式解决方案,为市场营销人员提供当地以及区域内的KOL营销相关专业意见,协助其顺利执行相关活动。

应该说,十河宏辅和AdAsia Holdings是创业者当中比较“幸运”的一类——当然这种幸运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对资源的积累和对商业机会的把握——在很短的时间内,AnyMind Group的KOL营销解决方案就在东南亚取得了认可。

由AnyMind Group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当年,公司就实现营业收入1290万美元,并且在2017年季度营收增长为30%。同时,公司规模也从新加坡扩展到9个国家的十个城市。

2018年1月,十河宏辅开始对高速发展的公司和业务做更进一步的规划:首先,他成立了母公司AnyMind Group,从而将AdAsia Holdings作为一个专门的广告科技公司,为广告商及出版商提供以人工智能为支撑的点对点解决方案,以满足这些公司通过在线广告及网站获利的需求,其次,将CastingAsia定位成市场营销科技公司,重点发展KOL营销。

在此基础上,作为独立的业务单元,AnyMind宣布推出TalentMind平台——同样是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筛选和分析求职者,并与公司进行配对。

“虽然AnyMind的产品在不同的领域发展,可是都是用同样的人工智能匹配引擎专利技术作为支撑的:譬如说帮助广告商和KOL实现配对,和帮助企业与人才进行配对,两者都是用人工智能的技术去给我们的客户提供解决方案。”十河宏辅说。

显而易见的一点是:技术的进步,给了一个创新企业高速成长的空间和机会,而市场前景,才是最终决定一个创业公司命运的关键。这其中,中国市场永远是一块决胜之地,尤其是对于一个企业结构和业务正在经历迅速膨胀的公司来说,一个足够有潜力的市场,也许能在很大程度上平衡掉以往发展过程中形成的泡沫。

“每个国家的媒体和KOL的市场都很不同,所以我们能够帮助中国客户去发展海外市场,同时帮助海外客户去发展他们的中国市场。” 十河宏辅透露说,目前AnyMind在大中华区又有“一个潜在的收购机会”。而这个有可能被AnyMind收购的公司,业务的重点就在大中华地区,“成功完成收购之后,大概会有20个人重点在大中华地区发展业务,这将大大加快我们在大中华地区,特别是在中国的发展。”

AnyMind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新一代创业公司:凭借另辟蹊径的方式更直接地解决行业需求,同时以一种近乎失控的速度完成自身的成长,从而迅速迈过创业最初的几年。商业规模是公平的,不会因为创业初期的顺遂就代表一帆风顺。恰恰相反,无数的创业故事告诉我们,虽说与以往相比,初创公司挑战行业权威的机会越来越大,但是只有当创业公司真正进入到平稳发展期,才是真正竞争的开始——初期的“野蛮生长”总是会在创业的第二个阶段遭遇更多的挑战:例如公司组织高速扩张与公司业绩不匹配造成的经营风险,再如技术创新和应用场景不吻合造成的产品风险……初期的“幸运”一定要经历市场的严酷考验,才能成为一个公司融入到DNA当中的成功基因。

“对我来讲,个人的成功就等于是AnyMind的成功,我希望这家企业在未来能够变得更大。虽然AnyMind是一家初创公司,可是我觉得我们也可以做得很大。“十河宏辅定义自己眼中的成功时说:他希望AnyMind能够帮助不同的客户在整个亚洲顺利发展,这是个人目标,也是企业目标,“如果AnyMind最后能够发展成像腾讯或者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的话,对我来讲,就是成功的。” 十河宏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