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挑战中寻找机会

“我此次参加CIO高峰论坛,最希望对中国CIO讲的是:虽然目前由于全球经济格局的调整引发了一些紧张气氛,作为一家美国公司,VMware可以给中国用户一个明确的承诺:无论环境如何改变,VMware都不会离开中国市场,我们哪儿都不去。” Sanjay Poonen,VMware首席运营官在今年VMware大中华区CIO高峰论坛的主旨演讲中强调,中国市场的收入和用户数量是VMware全球区域市场的前三名,而且中国市场的用户尤其具有创新意识,因此无论从何角度,VMware都将与中国的1000多名员工一起,为中国用户提供长期持续的价值。

事实上,本轮全球经济结构调整,正在给原本就已紧绷的IT市场增加更多的不确定性:新技术研发的迭代周期越来越快;用户需求的应用场景越来越灵活,如今再加上不同地域市场门槛的不断调整……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是:整个IT行业的市场调整将会更加剧烈,所有身处其中的产品和服务提供商,在未来一段时间要解决的问题会更多、更棘手。与此同时,对于那些“有备而来”的系统提供商而言,其中所蕴含的机遇也是前所未有的。

Sanjay Poonen就认为,面对当下的环境,VMware不仅拥有足够的应对经验,而且已经为这种改变做好了充分准备:“2015年,我们有一个季度的GAAP净利增长率只有4%,一位数的增长对我们来说并不是遥远的过去。VMware的增长率能够从一位数提升至两位数的关键,在于我们让VMware重新焕发出了新的活力。”Sanjay Poonen强调,对于一个以产品应用作为核心竞争力的行业,IT企业保证持续增长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从用户的需求出发,提供更符合用户业务需求的技术、产品和服务:“当时VMware主要覆盖三个领域的产品解决方案:计算、管理和终端用户计算;现在,我们至少在五大领域拥有强有力的解决方案:计算、管理、网络、存储和终端用户计算,并且拥有非常强大的云计算战略,以及像与AWS之间一样、与众多云服务供应商之间建立的合作伙伴关系。”

VMware“焕发新活力”的起点应该是2008年前后的业务结构调整。当时,作为行业中率先意识到企业多云模式应用困境的系统提供商,VMware认识到云计算市场无穷的潜力,同时也确认“混合云”应用模式将成为未来的常态。于是,从2008年开始,以技术见长的VMware开始将更多的关注投入为企业提供“混合云”解决方案,谋划将自身的技术和产品应用到更广泛的云计算市场当中去——跨云,成为VMware介入未来云计算市场的主导策略。

2012年7月23日,VMware宣布以12亿美元收购专注于SDN和网络虚拟化的创业公司Nicira。同年,VMware推出了“软件定义数据中心”(Software-Defined Data Center,简称SDDC)战略,正式宣布从服务器虚拟化厂商向数据中心虚拟化厂商进阶。

同年9月,帕特·基辛格正式担任VMware首席执行官。

2013年,经过一年的产品和方案整合,VMware正式向市场推出了NSX解决方案。此时的VMware,事实上已经将未来产品的重点,指向了针对云计算数据中心最核心的计算、存储和网络等功能,以及其之上的主要用于任务和负载均衡调度的操作系统。

再过一年,2014年3月,VMware正式发布了首个软件定义存储产品VMware Virtual SAN(vSAN)。至此,从产品逻辑上,VMware的SDDC的主要组成部门已经集结完毕:利用传统优势的vSphere(计算),以及后发的vSAN(存储)和NSX(网络);加上SDDC Manager、VMware Cloud Foundation……VMware已经利用虚拟化技术,构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云计算解决方案。而且通过SDDC,VMware事实上已经打通了企业关于云计算的三个核心要素:计算、存储、网络的全面虚拟化,从而真正意义上实现了软件定义的数据中心。

桌面虚拟化从本质上说,也是VMware的传统优势项目。“VMware的目标,在保证数据安全的前提下,基于新一代的应用平台,一方面为企业用户提供从数据中心到多云环境的跨云能力,另一方面提供从桌面设备到移动/边缘设备的跨设备能力。”Sanjay Poonen说VMware希望为企业用户建筑一栋“轮子上的房子”:可以自由在不同的网络环境、不同应用设备中随意切换,而不会带给用户任何迁移的负担。

2016年基于VMware AirWatch、Horizon推出的VMware Workspace ONE,帮助VMware实现了不同设备之间的灵活切换:通过Workspace ONE联结Windows、iOS和Android等各种终端,用户拥有了统一的数据和应用平台。

至此,VMware已经在计算、管理、网络、存储和终端用户计算等五个方面建立起来面向云端技术的能力。

与此同时,配合产品的整合和升级,在宣布与IBM公有云合作后,2017年VMworld大会上,VMware首席执行官Pat Gelsinger、戴尔科技集团创始人兼CEO Michael Dell和AWS首席执行官Andy Jassy同时亮相,宣布VMware与AWS合作的VMware Cloud on AWS正式面向市场销售,从而使得VMware的SDDC平台从本地延伸至公有云,正式落地。此后,2018年9月20日,杭州·云栖大会上,VMware与阿里云宣布达成战略合作,提供面向企业的混合云解决方案。而就在2019年上半年,VMware又宣布了与微软Azure的合作消息……至此,VMware与在公有云领域排名靠前的AWS、微软Azure、阿里云和IBM云等都保持不同程度的密切合作。

Sanjay Poonen强调说,在与公有云提供商和智能硬件提供商合作的过程中,VMware更希望自己能够像国际事务中的瑞士一样:中立、公平地与各个技术、设备提供方进行合作。

为了做到中立和公平,VMware同样也在积极营造一个更健康的技术市场环境:2017年,VMware先后发布了全新的VMware Cloud Provider计划、Pivotal Container Service(PKS)和VMware Cloud服务,分别面向合作伙伴、原生应用开发者和终端用户提供更具针对性的政策、技术和产品,从而希望能够最大程度建立更符合市场的一种响应机制。

“在计算领域,VMware在全世界已经有50多万的用户。而且我们都知道,未来更多的机会在云计算当中:VMware的云计算战略,才刚刚开始启动,所以对于VMware来说,仍然有巨大的市场前景。”在Sanjay Poonen看来,随着VMware面向云计算的产品准备就绪,传统采用虚拟技术的企业级用户向云迁移的愿望将成为未来业务增长的核心动力:“除了传统的核心计算领域,在云的空间当中,VMware还有很好的成长前景,因此VMware前方的增长空间仍然非常大。”

 

写在最后

环境的改变无法预知,更难以人为左右。而IT厂商能做的,就是在不断的改变过程中,寻找到更有利于自己的发展方法和方法,并坚持下去。

“VMware是一家高度以客户为中心的企业:我们产品的每一个性能、每一个特点,都是基于客户的需求去开发的。我们所做的很多收购,恰恰都是在客户的建议和推动下完成的。”Sanjay Poonen在采访过程中反复强调,对于客户的关注以及对技术的创新,始终是VMware发展过程中的两支核心推动力。无限接近用户、了解用户的业务需求,从来都是VMware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在VMware内部,如果我们发现正在推进的一个项目是缺乏使用场景的,我们就会果断叫停。”Sanjay Poonen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