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国外玩家理解中国的官阶 这款游戏这么做

2019年的“裁员潮”开场,道出了互联网整个环境的尴尬心声,不过手游行业却迎来了版号恢复的喜讯,遗憾的是,很多公司没能撑到最后……

从早期的《水果忍者》到现今端游缩影的《王者荣耀》、《和平精英》,整个手游市场的发展逐渐被规范化,但是核心“思想”始终没有改变。即相比端游,手游需要更“轻量”,利用碎片化的时间,达到任务或玩家自己的要求。但是手游厂商的生存,却因版号问题的出现,成为了压垮游戏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根据去年ChinaJoy期间发布的一份报告,2018年参与投放的游戏,从3月份的1000多款,下滑到6月份的700款左右,参与买量的公司也由400多家缩减到200多家。

版号的问题导致游戏无法加入内购功能,对于大厂而言,充足的资金加上生命周期较长的现金流游戏,足以应付相应的问题。但对于小厂来说,节流、融资、造血等一道道的难题摆在了手游厂商的面前,从而寄予希望被大厂收购,实则无耐,就只能转型做纯广告变现式极简游戏。

能够看到一些中小公司进退为难,因为2019年的手游行业,并不容易。会有出局者,可更多是希望能够重生。

出路与出海

重度游戏为腾讯和网易的持续增长提供了资金加持的重要,尤以《王者荣耀》、《阴阳师》、吃鸡等既是端游又是IP改编类型的游戏,打破了“手游更适合碎片化时间,轻度休闲”的概念。不可否认端游及IP的改变即带来了优势,同时又带来长线资金流,然而事实上仍有红利的临界点,不过好在多维度的运营方式,可以带来一定热量,以至于重度手游人气不减。

国内的手游市场,流传了一句特别广的调侃,“中国只有三家游戏公司,一家是腾讯游戏,一家是网易游戏,一家是其他。”腾讯网易两大企业,分别度过重度游戏以及轻度游戏的门槛,至今腾讯包揽了几乎国内各大游戏厂商的合作,网易则趋向于轻度游戏的市场。如今腾讯网易游戏矩阵十分健全几乎涵盖各种类型的玩法,能够从中获取一份羹的资本,只能去Get玩家的心中所想,否则在版号的限制、大厂游戏矩阵等多重因素下,难以得到手游的入场券。

创酷互动明显看到了现状,并改变了战略方式,意想不到的是,在中国元素加持下并出海的《叫我官老爷》,得到了日韩地区的欢迎,同时也美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这款游戏在AppAnnie所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移动游戏出海榜单中,海外游戏用户支出的排行里攀升到了第九位,近一半用户支出来自日韩市场,美国玩家也罕见地贡献了超过一成,被称之为新的“中国风”。

此外,Funplus和IGG也成功在海外市场摘得了第一和第三的支出排名,代表作《Guns of Glory》及《王国纪元》浓烈的欧美风,为其打下良好的基础。AppAnnie 大中华区负责人戴彬表示:“对成熟市场的投入还没有到这个市场的应得的重视程度,导致我们在这些成熟市场里面还是有可观的增长空间。而这些市场又是全球营收增长最快的市场。所以这个时候的红利已经不是人口红利,而是经济红利。这个经济红利导致它的营收指标是全球最快的增长。”

发展与市场

《叫我官老爷》的成功,令App Annie 大中华区游戏商务总监张国威有点难以相信,“让海外玩家理解中国官职并不容易,可为什么不是传统出海可以做的东西就能成功呢?”接着张国威解释道:“事实上,很多轻度游戏的出现,对于出海游戏发行商来说最大的机会在于海外玩家的品味发生了变化,比如美国前50名的中/重度游戏单次打开时间一般都在5到10分钟。而在日本,所有产品类型都要控制在10分钟以下。”

不同于重度手游,轻度手游在日本这类主机高度渗透的市场中非常适用。App Annie的报告中,日本手游所打开的时间几乎为一个平行线,张国威认为,日本手游玩家打开游戏的时间几乎是固定值,基本都为10分钟上下,让大家联想到手游活动时间大概是在午饭、课间休息、坐电车等碎片化时间。所以拿游戏玩法挑战固有的习惯,必然不会特别的合适。“我觉得选择游戏第一反应应该是市场需要什么,再去适配游戏。”张国威如是说道。

由此能够看到,网易出品的《阴阳师》虽然在日本获得了一定的成功,但也遇到了“水土不服”的问题,一方面重度过于“肝”的游戏方式,本身不适合本土化的游戏规则,另一方面,在阴阳师日服APP评价中,日本许多网友对该游戏的隐私条款表示很吃惊,并觉得要求的个人隐私信息太多了。

由此,网易衍生出了两款轻度游戏《阴阳师:妖怪屋》和《阴阳师:百闻牌》。两款游戏的玩法特点在于轻便,前者于弹球类似,后者与《炉石传说》相似,但玩家认为,除了玩法类似,事实上也有许多自主的创新。两款产品目前还处于测试阶段,日后或许也会成为日后海外市场的主力军。所以,衍生品是否会变为《阴阳师》未来流量的来源呢?

“首先不要挑战市场的固有习惯,不管多么强大的IP可以利用,最后需要呈现出来的产品仍然需要与本地市场习惯相吻合。其次IP本身的作用是随时可以把新的内容拉进来,延长生存的周期,比如《王者荣耀》。因此把一个完整的IP改轻了,并且还会持续的在里面加持新内容,那么不火就是操作失误。但是IP和玩法的呈现方式放在一起去谈,需要避免未来可能会遇见的问题,否则任何一个差池都是失误的主要原因。”

结束语:

从国内手游大厂中户口夺食并非易事,再加上用户对于单一玩法、内容无趣等问题的提升,注定在本土获利的想法难以实现。相较于本土,无论拉美、欧洲还是亚太,都有较为成熟以及新兴的市场,如何把握市场的关键,事实上就是发展的过程。所以,手游出海不是唯一的趋势,确实有效方式,比如可能会出海的《阴阳师》衍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