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长科技:应用和商业价值的关系

商用价值和市场价值,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呈现出了一种相辅相成的作用。而灵创科技两位资深的技术创始人更是深有体会。

“对于市场来说,市场需求来寻找技术,但是的确也是有一些牛的企业,有厉害的技术,来引领市场,促进教育消费者。”灵长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EO宋京青在媒体采访中针对市场和技术之间的关系,明确的做出了解答。

而如今,正是因为前赴后继扑向市场迎合需求,最终导致了中国大多数公司的底层构架,都被国外企业扼住脖子。最明显的特点,无异于三星苹果乃至国产华为的芯片架构,为ARM所掌控,而近期的中兴事件,更是直戳当下国家软件行业的痛处。

79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近期在《光明日报》撰文指出,加快推进国产自主可控替代计划和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是建设网络强国的需要。底层构架亦然如此,就如中国曾经难以制造的航母飞机拦截绳、圆珠笔珠。它们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在于部件上最名不见经传的技术往往是一个核心技术,而核心技术无法把控,将会成为一道致命难题。

见招拆招

AI的国家战略重要性是毋庸质疑的,针对产业链上游核心技术的争夺正在逐步呈现白热化,而AI的基础在于大数据。大数据同样也为各行各业减轻了负担,但是数据“孤岛”问题的显露,却成为了公司与合作伙伴、政府与合作伙伴乃至产品与数据之间的一个绊脚石。

如何打破数据“孤岛”问题,是仅成立不到3年时间的灵长科技这个团队所做的事情。“我们原本是打算做IOT的,但是在做研发的过程中,CTO陈淼波却意外的发现了API,数据接口这个问题,也算是误打误撞才会有这样的结果吧。”宋京青在交谈中笑着谈到,“其实我们所做的事情,与手机多用接口适配器一样,多个input加上一个output,从多个不同数据库中调取,最后统一格式输出。”

灵长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TO陈淼波表示,我们做的这个事情就是统一的数据接口,不管数据怎么来的,我们是对外是一个统一的表现,不管谁来用,很方便自动化来识别这个接口,方便各方面很轻松的能拿来使用。不同的设备,不同的数据库,甚至包括一些服务,我们都可以对接,这个对接是由机器来做的,所以效率会特别高。

以XML(可扩展标记语言)为主的SOA(面向服务的架构术语)技术拥有非常庞大的技术体系。其中包括众多的国际标准规范和基于这些标准规范打造的产品,至今仍然被广泛运用在各行各业的商业IT系统,和许多互联网公司内部的系统中。但是,在移动互联网和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由于web service等技术规范过于复杂难用,因此SOA这个名词已经越来越少被提起,而被API、微服务、容器等概念所取代。陈淼波称:“我们以JSON为主的新一代SOA架构的云端应用开发管理平台。取传统SOA架构思想借鉴的长处,并随之带来特有的功能亮点。”结合JSON API接口,对数据的处理和交换会变得更加方便和高效。

基于灵长科技所做的产品,目前已实现云端IDE集成开发环境,即在页面中可以实现API编程、调试及运行,同时,根据代码自动生成应用API规范。相比传统人工手写的文档更严谨清晰,对于JSON数据里每个字段的类型定义,取值范围或者正则表达式等等都有清晰的定义,而且不会出错。这样也避免了人工手写的API文档在更新过程中因为编辑错误导致的接口联调错误问题和沟通成本,提升了大部分码农的工作效率。

宋京青表示:“灵长科技的技术有三方面:一个是国产的基础框架的中间件软件我们能填补一定的空白。第二,过去的web service服务,当从PC转到移动互联以后,碰到很多瓶颈,我们把这个瓶颈突破。第三,开发运维的自动化,让整个软件企业,能够提高效率,使开发成本一下子降下来。”

技术沉淀的体现

一个好的解决方案,能够在多方面展露,华为与软通动力联合推出的解决方案,为物联网的城市化转型带来了方向;锐亚科技首推新零售解决方案FogPOD®,对于不断更新的社会化零售商业模式以及企业对新一代IT网络系统的需求提供了可行性;360联合VMware所推出的云安全解决方案,为中国用户提供安全高效的计算环境;灵长科技面向所推出的Cloud IDE则帮助码农节省了大量的时间,也为企业降低了成本,更是打通数据与数据之间的联系,为万物互联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智能制造、智能互联物联网,更多的是企业之间, IT整合然后和各类的智能设备连起来之间的问题。现在大数据可能会讲的很多,但是大数据更需要什么,是集中起来,避免成数据孤岛。”宋京青谈到了互联时代的弊端,同时又讲到了几项案例。

以往的技术开发复杂,工作量大,客户无法掌握。而在某教育信息中心需要提供数据开放自服务平台,帮助客户把他们的优质数据开放给他们合作单位时,“我们产品只需要十多行代码就可以完成一个和SOAP接口的对接,而且不需要对现有系统做任何改造。并且客户可以使用我们的系统快速上手实现开发自服务。”陈淼波讲道。

灵长科技在解决API的数据接通问题,其拥有的核心技术,却是经过沉淀之后,才有所露面。“我是复旦大学毕业,后来去美国留学了,之后进入企业界。后来负责公司的IT,做公司的商业伙伴门户网站,很多供应商中间商统统转到了门户网站。接着我领导产品开发,我推出了多款高科技产品,累计销售额达20亿美元。后来做公司企业策划,积累了丰富技术管理经验,陈淼波的经历也有着类似的深厚IT背景。他从华中念完本科和研究生之后,先后供职在中兴英特尔,而在英特尔中,也曾做过移动系统的开发,并有其相关的专利,被宋京青和刘总赋为最牛的专利技术,其芯片用来兼容各种APP应用。之后在2016年注册了灵长科技。

灵长科技的团队岁数加起来差不多有150岁了,但他们都有一定的IT专业背景,在别的公司打工的同时,又积累了深厚的研发经验,对比某些企业高层来说,他们更像是在做本职工作,只是换了方式,以背景换取了符合现代企业的需求。毋庸置疑,在研发产品过程中,必然会比较枯燥,但对于当下不断攀升的创业公司,更难能可贵的是怎么去做一套不被人扼住脖子的技术。

重现百年的一幕

目前灵长科技的业务,遍及多个政企,同时也不断在推广自己的特点和功能,商业价值由于应用的价值,在不断的扩大,这也是灵长科技创始人所愿意看到的局面。“做一个app如果能迅速走红那是更快短平快,但是从整个国家战略来说,这种基础框架软件是非常重要的。”宋京青在谈及业务扩展时讲到了当下APP应用红极一时只是暂时现象,而谈到此处,作为技术的开发者陈淼波回答道:“在中国的市场,看上去很热闹,但实际上都是浮在表面的应用。往下面来看,就少了百分之九十,为什么别人一弄我们的芯片就歇菜了?”

事实上,中国如今的市场环境,其实早在百年之前就已上演。一方是洋务派,一面是维新派,洋务派以“师夷长技以制夷”为主要宗旨,拿取西方的技术来对抗西方。维新派则以主张变法维新,救亡图存,振兴国家。双方都有共通之处,在于如何拯救国土,然而在实施的过程中却有不符。现在来看双方的宗旨,师夷长技以制夷,其实是在承认自身的不足,而如何强大,就是用别人的技术来遏制,在当时的那个年代中,这样的做法,或有可取,但是如今的形势已与往常大不相同,在核心技术掌握在他人之手的今天,正如陈淼波所言,太危险了。而维新派主张的思想,更像是强调国人应该沉淀下来,用心学习,学习其核心技术,不被压制。

的确如此,巍巍可及已不再是对事物的一个警告,而像是摆在企业面前的一个现实,如果不愿从自身的角度去学习,去沉淀,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其实在笔者看来,核心技术的掌握,并不是没有能力,没有实力,而是不愿意去做。比如小米手机,曾几何时高调宣布自主研发的处理器,之后在自身产品应用过之后,却再无下文。相比小米,老牌的企业华为似乎更愿意沉淀下来,专心研发自身的芯片,也许构架还不属于自身,但对于华为来说,芯片的成功是一个标志,以后的华为定然也会安下心来,打下芯片构架的技术难题。

拿来主义,被人唾弃,不过能够拿下来的技术,才是真正的技术,也更应该是当下企业应有的本质。对此,每个公司所需要的是更多的人才,并且有一定背景技术的人才,当宋京青被问及灵长科技是需要有能力还是有学历的人才时,他坦然一笑的答道:“我们当然更看重能力。”一个有着各种案例的人才是各类公司所需求的,而一个人的成长不也和公司的成长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吗?需要沉淀、学习、失败、成长……这些经历是每个人乃至每个公司都应该有的一个阶段,但是对于灵长科技来说,似乎更像是一个四平八稳的老企业,所相信的是应用价值会带来商业价值。

不过灵长科技还是一个普通的创业公司,他们相信应用价值和商业价值之间相辅相成的关系,同样也和大多数创业公司一样更需要资金的注入。“我们有融资的计划,这个之后再说。”宋京青坦然的讲道。

结束语:

一个成熟公司的标志,应该不是在时刻强调着自身的融资情况和市值,更应该是稳抓稳打,沉下心来去做研发,譬如Face+++、寒武纪等。也有专研技术,不断学习的老一辈科研人员。当然也有年过半百仍然坚持站出的任正非、柳传志和侯为贵。他们的成绩值得肯定,同样也值得敬佩,只是当下的环境,不得不去做出自己的成就。这些公司和老一辈的企业家、科研人员,事实上已不再是为自己做事,更多的是去研究核心技术,来把控制权掌握手中,所以如今的企业,不如沉淀下来,不要再去用商业价值来换取应用价值,这样是本末倒置的一种做法。